话说某一天,楼底下来了一辆烧烤车,东北老板无照经营专卖烤鱿鱼,好吃啊,10块钱一串,喷喷香香喷喷的。一女生买了两串,站在旁边的垃圾桶前,随时准备把串鱿鱼的小木棍扔掉,什么淑女啊,矜持啊,笑不露齿啊,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啊,都不管了,吃得是满嘴流油。


5天过去了。


由于数字较大,得用计算器计算,10乘以2乘以5,靠,整整100块!全部用来买水的话,能淹死好几回呢!也巧,这一天人见人爱滴大中华华南地区相当主流滴报纸《深圳商报》以1/4版的篇幅刊登了一个广告,声称亚航机票超便宜,去泰国最低价98块钱一个人,也就是10串鱿鱼的价钱,还能找2个硬币!


心动了!那时候,是2008年4月10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接下来,介绍主人公。


女一号:也就是那位吃鱿鱼女,“猪脑”同学(JUNO,而俺又整天被她称为“猪头”,所以就叫她“猪脑”同学以遥相呼应……)。


男一号:英明神武滴俺,也就是整天被“猪脑”同学呼来喝去的“猪头”(JUTO)。


【7月1日】


虽然今晚就要飞往泰国,但猪头同学一整天都忙于工作。


虽然是晚上23:20的航班,但因为之前JUNO同学做的攻略显示必须提前2小时到机场填写各类表格,所以我们9点左右就到了宝安机场B楼候机厅。事实证明,我们错了!因为现在除了登机后空姐发的出入境卡片,其他诸如海关申报单之类都已不用填写。


值机时,发生啼笑皆非的一幕,被猪头视为耻辱:值机时,工作人员循例随口问了一句:每人是否随身携带了2000元人民币或等值货币?这时,JUNO想起攻略中讲的泰国当局对游客确有此项规定,不过一般都不会检查。然而,猪头此时无比真诚滴开始了“抢答”:没有喔,我们身上只带了几百块人民币和港币,不过我们准备到曼谷机场后在ATM机上直接取泰铢的……


工作人员明显一楞,估计是没想到会有人这么实诚:“不好意思,按照规定我不可以为你们办理登机手续!”这时,JUNO同学一边懊悔没提前叮嘱猪头此项攻略,一边面不改色心不跳滴说:“我这里有500美金!”


猪头迅速调转他的猪头:“真的啊?你什么时候有500美金的?”工作人员很客气滴又问猪头:“那您呢?”为防止猪头再次抢答,JUNO率先掌握话语权:“反正都是一起的,分一分也差不多了!”


这个过程中,一颗笨猪头不停滴在旁边连环发问:“你真的去换了500美金啊?什么时候换的啊?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啊?……”


JUNO此刻最想干的事就是找坨破抹布塞在猪头嘴里,但无奈现场环境,只能一边使劲给猪头使眼色抛媚眼,一边表现出无比耐心无比温柔滴样子解释:“就是上次我自己去中国银行兑换的啊,为了以防万一嘛……”


估计猪脑的眼色全天下人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了,工作人员笑笑并没有继续追究,很快办好了登机“纸”(众所周知,亚航的登机牌就像超市收银纸一样)。


这个过程中,猪头完全视JUNO的媚眼为无物,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继续夺命连环问JUNO:“你到底什么时候去换的钱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喔……你的保密工作做的也太好了吧……你应该告诉我的啊……”


真的很想一脚踢飞他!JUNO恨恨滴想。


PS.网上对乘坐亚航航班随身携带行李的尺寸有很多种说法,这使我们也一度惴惴不安,因为猪头同学的摄影包以体积庞大、形状夯实著称。不过,无论是深圳飞曼谷,还是曼谷回深圳,我们都顺利把摄影包扛上了飞机。


【7月2日】


凌晨3点多,顺利到达曼谷机场。已经在飞机上睡到东倒西歪、口水横流的JUNO同学此刻如同打了鸡血般兴奋。


按部就班滴过海关,取行李,并在机场ATM上成功取出20000泰铢。


按照攻略,在8号门外排队领单据打的。因为攻略上说,这里都是正规的的士,都BY METER,最稳妥最安全。事实证明,我们又错了!


领到一张小纸条后,一个很热情的大叔把我们带到他的出租车前。大家用英语打招呼、寒暄、聊天,大概开了5分钟后,我们惊奇滴发现这个车没有计价表!!!


难道是部黑车???在深圳曾被蓝牌车司机挟持过的JUNO同学只觉得汗毛“咻”的立了起来……


猪头同学不愧见多识广,迅速稳定情绪和司机开始攀谈,可是热情大叔一遇到“怎么没有计价表”之类的问题就装作听不懂,实在没办法,猪头开始和大叔直接谈价。


大叔笑容可掬:“450!”猪头笑里藏刀:“TOO MUCH!300!”大叔继续笑容可掬:“400!”猪头继续笑里藏刀:“300!”大叔无奈:“350!”想到即使坐机场大巴到KHAOSAN RD也要150B一个人,何况我们是要到KHAOSAN附近的RAMBUTTERI RD,算了算,也就多人民币10块左右,所以,成交!


凌晨4点多,终于到达我们之前预定好的Sawasdee Krungthep Inn。啥也不说了,倒头睡觉是正道!


酣是酣屁是屁滴睡到10点多,起床按照计划去大皇宫(THE GRAND PALACE)


门票300B/人。


JUNO的短裤,猪头的中裤,统统不符合进入大皇宫的服装规范,入口处小屋内填写护照号码,缴上押金200B,换得一条宽大的灰色男裤和红色围裙。


7月份是泰国雨季,几乎每天都有阵雨。在网上看惯了艳阳下的大皇宫,雨中湿漉漉的大皇宫有着独特的魅力,散发出迷人的光影效果。为此,猪头特意千里迢迢背了台哈苏,虽然入口处有标识不可以携带120相机,不过我们两个大近视都没有看见,就雄赳赳气昂昂滴扛着装有哈苏的三脚架闯了进去……


没人拦……


甚至有个工作人员看到猪头拿的器材貌似很大很不方便携带,还帮了一把忙……


好景不长,进去还没拍到两张,被里面一工作人员发现,我们俩被请了出来,哈苏被要求寄存。作为再次进入的凭证,我们手背上被盖了个硕大的印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下雨,一个老外大叔坐在地上,似乎有些郁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皇宫真是金碧辉煌,以前别人这么说,总将信将疑,现在眼见为实,不服不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门口的壁画,印象中跟大昭寺的画有得一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