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浪河谷战役--转帖

这是一篇有关美军在越南的第一次作战行动"Operation Starlite"的文章,很奇怪的是即使是美国人对这次战斗的了解也不是很多,由于"We were Soldiers"这部电影的出名,许多人,包括美国人都把德浪河谷之战当作美军在越南第一战,这无论如何是不正确的。我的意图是比较简略地向朋友们介绍一下这次战斗的,如我以前的文章一样,我尽可能地不包任何偏见地叙述这次战斗。令我深感可惜的是,我手中有关这次战斗的所有情况几乎全部是来自美军资料,原因很简单,我不懂越南文,这是非常非常可惜的,这意味着绝大多数有关越南军队的情况只能是来自美方,虽然美国人根据手头掌握的情报尽可能地“还原”越军的情况,但无疑其中有许多不准确的地方,比如我在许多地方看到美军在越共第1团的序列里列有第80营,实际上应该是第90营,这些明摆的地方的错误容易纠正,但许多细节方面,比如越军在战斗中的意图,在不同的时间里作出的反应等等等等,我们都不可能知道。作为越军和美军之间第一次大规模交锋,越南方面肯定对此出版了不少书籍,也可以肯定在这些书籍中,越南人对于美军的意图,战场中作出的反应等等方面的作出的叙述中也必然有许多不正确或不准确的地方,奈何我无法同时参考双方对这次战斗的叙述,从而能够更加客观和准确地描写这次战斗。好在在战争结束30多年后,美越双方的敌意已经逐渐消失了,我知道在民间已经有了双方老兵联谊(包括参加这次战斗的双方老兵)的行动,也许有一天,越南和美国的史家能够联手合作,写一写越南战争,这样必然会非常精彩。

1965年,当美国政府认识到即使在提供了大量的援助的情况下,南越政府面临的局面仍然每况愈下,于是美国决定直接卷入越南南北的冲突。在1965年前,美国军事力量在南越的存在主要表现在派遣在南越军队中的顾问人员和特种部队,但从65年2月起,美军的正规部队开始进入越南南部,几乎是立刻,美军与越共武装发生了交火,就这样拉开了长达10年的血腥战争的序幕。作为美军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海军陆战队从65年3月进入越南南部,到8月,陆战队的步兵部队在越南的兵力已经达到了7个步兵营和1个对空导弹营,这些部队驻扎在Danang和Chu Lai这两个基地以及其他一些次要据点中,其中驻Chu Lai的陆战队为两个营第4团1营和2营以及第3团3营,这些海军陆战队部队被统编为第3海军陆战队师,师长是Lewis Walt少将,更多的部队仍在路上,陆战队第7团1营于8月中旬抵达越南。

抵达越南不久,陆战队就开始在基地周围进行作战巡逻,在美国人到来前,这里附近基本上已经是越共武装的天下,屡次受到打击的南越军队已经基本放弃对于乡村地区的控制,陆战队的到来使得局面有了好转,从3月到8月,陆战队的巡逻区域已经达到了600平方英里,对于美军,越共至今还在采取避战的态度,虽然在这5个月里,陆战队和越共有过多次交火,但大多数情况下遇到的越军人数只有个位数。同时越共并没有放松对南越军队的袭击,在这一地区的越共武装主力越共第1团在近几个月对南越部队发动多次攻击,屡次得手,从这个现象看,越军在战斗中回避美军只是个暂时的现象,双方大规模交锋只是个时间问题。

从8月初起,美军一直在跟踪越共第1团的无线电信号,通过这个渠道以及在被打死的越共身上缴获的文件上,美军在8月中旬将越共第1团的定位于Van Tuong半岛上的几个村庄内,距离Chu Lai基地只有15英里。8月15日,南越军第2师师长亲自来到陆战队第3师师部,向Walt将军通报了一个重要情报,一个属于越共第1团的士兵叛逃,在接受讯问时,他告诉南越人越共第1团正集结于Van Tuong半岛Van Tuong村周围,并且越军正在作准备对Chu Lai发动一次大规模攻击。这里要事先说明的是按照越共事后的说法第1团当时是在实行多次对南越军队攻击后,虽然每战皆胜,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所以退到Van Tuong进行休整,他们并无对Chu Lai发动大规模攻击的计划,那个“越军即将对Chu Lai发动攻击”的说法只是那个变节者的孤证,那个变节者只是个普通士兵,很可能他是为了炫耀自己的重要性而编造出这个故事的。在整个越南战争期间,越军也从没有对Chu Lai发动过大规模攻击,以越军的兵力和装备看,也很难想象他们会如此不自量力,而去当时美军和越军已经处在战争状态下,而Chu Lai作为军事基地,在战争时也完全是合法的攻击目标,越南人也无必要对此说谎。而且陆战队在此以前也曾多次主动寻找越共主力,在一个星期前陆战队4团2营和南越军第5团就共同发动了代号“Operation Thunderbolt”的对越共的扫荡,这次行动基本上是空手而归。并非是因为得到要受到攻击的情报才决心发起攻击的。

得到这个情报的第二天,8月16日上午,Walt将军召开了一个军事会议,参加这个会议的只有正副师长,第4团团长James McClanahan上校和刚到越南的第7团团长Oscar Peatross上校以及师部的几个参谋人员,在通报了情报以后,Walt将军指出,在目前这个情况下有两个选择:一是命令部队加强戒备,准备挫败越军对Chu Lai的进攻,然后转入反攻,二是先发制人,在越军还来不及发动进攻前,率先对其攻击并消灭之。实际上没有人会选择第一个方案,这种待在原地被动地等待敌人攻击的方法完全有悖于陆战队的传统,第二个方案才是众人讨论的重点,很快获得了一致的决定,立即计划对越共第1团进行一次直升机空降和两栖登陆的联合作战行动。那么由谁具体指挥这次行动呢?经过短暂考虑,Walter将军指定刚抵达越南的第7团团长Peatross上校,一个参加过太平洋战争和朝鲜战争的老兵。

为了确保这次行动的成功,最重要的是保密和行动迅速,必须在越军查觉以前发动这次攻击,所以Walter将军反复强调,不要将这次行动通报给南越军队,即使在陆战队内部,也只通知到营一级军官。这次行动的开始时间被定为8月18日0630时,也就是说从拍板进行这次行动到战斗打响只有大约40个小时时间,而这时除了确定要打这一仗以外,指派的步兵部队,担任配合的装甲,炮兵,运输和后勤部队,运送登陆部队的船只,担任机降任务的直升机部队都还没有着落呢!陆战队只所以敢于在如此短时间内计划发动一次团级规模的攻击行动是因为1965年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是一支精兵,我读过很多美国越战老兵的回忆,在谈到那支“战前”的军队时,我总是可以感觉到那些老兵们那种发自内心的自豪,当时的陆战队完全由自愿者组成,中级以上军官大多数有至少经过一场战争的经验,他们的士官阶层中,同时参加过二战和朝鲜战争的人比比皆是,甚至一些资深的士官是参加过瓜达卡纳尔之战的老兵(顺便说一句,我曾读过几个101空降师老兵的回忆,他们也谈起65年时,他们师的一些士官参加过诺曼底空降和巴斯通之战),即使那些最资浅的士官和下士,大部分也已经服役4年,大部分官兵相处已经长达两年,官兵之间由于长期在一起服役,相互间的配合非常默契。长期以来,他们经历严格和正规的训练,使得他们成了世界上第一流的精锐部队,“每个士兵都被要求能够熟练使用连队里的任何一种武器,除此以外,每一个士官都被要求能独立指挥小部队作战,能驾驶任何一种军用车辆,能够读懂军用地图,能够通过无线电引导炮兵轰击敌方目标”。所以Walt将军相信他的陆战队按时做好战斗准备。

最先决定的是参加这次行动的部队,经过讨论,最后决定派出已经在越南3个月的第4团2营和第3团3营,此外现在在菲律宾的第7团3营将作为预备队。具体的作战计划是这样,第3团3营M连在加强了一个炮兵连后,于17日夜晚绕到Van Tuong北部的Tra Bong河畔占据阵地,他们将担当这次行动的“铁钻”的角色,而3营其他3个连将在Van Tuong东南方登陆,然后向西和向北进攻,同时第4团2营将从Chu Lai乘直升机出发在Van Tuong的西面和西南部着陆,然后向西和向北攻击,这两柄铁锤将把越军逼向北部的铁钻,将其包围消灭。

在计划有了大致轮廓后,Peatross上校带领4团2营营长Joseph Fisher中校和3团3营营长Joe Muir中校(他们全部是二战和朝鲜战争老兵)立刻搭乘一架直升机前往Van Tuong进行侦察,为了不引起越共怀疑,直升机只通过这个区域一次,尽管如此,亲眼所见加上以前空军侦察拍下的照片,使得担任第一波攻击任务的两个营长对于任务至少做到了心中有数,回来以后,他们开始了紧张地制订作战计划,为了保密,即使连长们也只是被通知做好战斗准备而没有被告知任何细节,只是等到3营上了船和2营在机场集结完毕,具体的任务在下达了下去,对于计划的修改一直进行到了部队出发前的一刻,这次行动本来的代号为"Satellites",但由于一个抄写错误,在下发时成了"Operation Starlite"。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