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六章 尊严 60节 镇江血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本书最快更新在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6996,全书已经完成,解禁也完成大半,如果喜欢的话,请点点看吧


施琅亲自率领的正面攻击遇到阻滞。

最前面的三个据点,在神州军江面上停泊着的“火凤级巡洋舰”上的炮火进行不猛烈打击,各有一千五百多人的防守部队。然而他们面对的是来自大江上的150毫米飞镖炮的覆盖射击。

整个据点上浓烟滚滚,防守的士兵们很快就放弃不自己的职责,沿着街道向后方溃退而去。

他们后面的两个据点,距离南部城墙相当近,以接受那些城头之上炮火的保护。就是最后这两个据点也最为坚强。

因为它们的火炮配备比前面三个据点的总和多不将近一倍,而且背倚城墙之上的各种武器的支援。

城头之上的火器,无论是火炮还是那些鲁密铳之类的火枪,甚至普通的弓箭也要比地面上的射击距离远得多。

当占领第一道防线之后,施琅指挥下的一个团并没有受到过多的损失,甚至阵亡的人数是零,而他面对第二道战线的时候,危险就多得多了。

当神州军的士兵从第一道战线开始向前进,就遇到了来自黄鹤山及城头处的炮击。虽然这些圆球形的开花弹,没什么创造性,然而十门红衣大炮的密集轰击,则产生了不少阻力。

不过他们最大的危险还没有开始,当他们前进至第二道防线前面那处开阔地的边缘时,他们就遭遇到了极为强烈的阻滞。

城头之上,一门门炮射击出来的炮弹种类,不但包括胜武军所用过的那种箭形散弹,而且它们还有出自陈锦脑袋的那种穿甲散弹。

这些相当粗壮,而又灌着铅的炮弹可以轻松透过普通的青砖院墙,给躲在墙后面的人进行有效杀伤。这样用来对付战车的炮弹用来对付人员,实在是一件相当轻松的事情。几乎瞬间就给正在进攻的神州军士兵造成了十数人的伤亡。

施琅这时完全寄希望于城头之上的攻击,只有那儿的攻击得手,最后这两个炮垒才能轻易得手。

而这时城头上的激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战斗之中。

一开始,吕方在舰炮的相当准确的支援射击之下,攻击的十分顺利。直到了们临近到了东边城墙与南面城墙的拐角处。

南线土城墙的两个拐角处,正是陈锦在城墙之上设立的抵抗枢纽之所在。

“佛郎机”炮的头三炮,就把攻击部队按倒在无遮无拦的城墙之上。

三门“佛郎机炮”连续不断的连环射击,一次可以发射连续九炮之多。圆椎形的炮弹在飞离炮口之后,由于阻力关系从后部的圆形木板之上射了出来。

圆椎形的炮弹在钻透空气时发出“呜呜”的声音,铅心赋予了它们相当远的射程,而良好的气动形又使它们具有相当的稳定性。

它们的对面,是趁着舰炮爆炸而腾起身子向前进攻,神州军海军陆战队士兵攻击队形。

这些士兵才刚刚直起身子,一炮多达十枚的圆椎形炮弹就到了眼前。打到青砖城墙上的,就深深的钉了进去,而击中人身的,往往可以穿透人的身份,并且还可以再向前飞出数十米之远。

饶是神州军士兵有着相当好的训练,才有中弹的士兵在发出惨叫之后,身体被惯性带着向后面飞出老远,其余人就动作飞快的向地面卧倒。

然而一个排的攻击就此被打散,三十名海军陆战队一瞬间阵亡居然达到十一人这么庞大的数字。

“迫击炮发射烟雾弹,要求舰炮对敌方据点进行密集射击……”

尽管吕方下令所采取的各种各样的方法,依然不能挡住敌军三门“佛郎机”炮近乎连续不断的射击声。

这时飞来的已不仅有穿甲的散弹,同时也飞来了更多的开花弹。

在十发舰炮与清军的九发“佛郎机”再度交火之后,神州军再度阵亡了三名士兵受伤数人,而对于墙头据点的攻击受阻。

“迫击炮上前,给我轰了它!”

吕方瞪着那个据点,眼珠子几乎都红了。藏身在工事当中的清军士兵对于轻武器的射击根本就不在乎,而迫击炮的射程又没有敌军的炮火射程远。虽然可以狙击手们对杀伤了不少清兵,然而这里显然是守军花了大本钱构筑的工事,结实非常!

一辆迫击炮向慢慢向前推进着,好不容易推进到了距敌军距离250米左右的距离,第一发进行定位试射的炮弹才刚刚射出炮口。

“轰”对面清军三炮齐鸣,迫击炮几乎瞬间就哑了。

跟在迫击炮后面的吕方几个箭步上前拉开炮车的后门,他惊讶的发现,清军的散弹轻易的击穿了战车,战车当中一个炮班的士兵居然阵亡四人,其余六人则全部受伤。

在这时他捡到了一枚穿甲弹,圆椎形的炮弹,里面露出黑乎乎的铅心,上面还挂着丝丝血肉。

“妈的,我就不信轰不掉你!”

吕方发狠的叫着,冲进炮车之中,好在迫击炮及炮弹还都完好无损。吕方身旁的近卫向前扑着,要把他自炮车当中拖出来。

“滚开!救人!”他一面大喝一声甩脱了近卫,一面亲自操纵迫击炮进行瞄准。

吕方操起一枚燃烧弹放进炮口里,“嗵……嗵……嗵……”

迫击炮连放着,三发带着哨的炮弹几乎接连着击中目标,目标炮起了大火,在正面指挥攻击的团长手一挥带着士兵们向前攻去。

而这时,对面由于第四枚燃烧弹的爆炸而恼羞成怒的清军“佛郎机”炮的炮手,对这辆复活的炮车再次三炮齐射。

正在冲锋中的士兵们的身子,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下,甚至包括第一个站起来的团长。神州军的规定就是这样不合情理,冲锋的时候,军官要向前,撤退的时候,军官要断后。

再次被猛烈击中的迫击炮车的射击停止了,同时敌军的据点也被烈焰彻底吞没,这时,巡洋舰上的再一拨炮火支援来到。终于一枚150毫米的炮弹重重落在清军的据点之上。巨大的爆炸声中,这个据点瓦解了。

而南部城墙之上,西边的各个据点,则向刚刚攻下东边距点的神州军士兵射击,黄鹤山的清军大炮也不歇气的一个劲开火以炮火进行阻止,只是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苍白无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