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山雨——1933年的抗日 不屈的抗争 冲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4/


刘参谋一行人,按照王文他们的安排,一路上吸引日军的注意力,等到日军围上来的时候,又快速撤离,继续向辽城方向前进。和县到辽城之间崎岖狭窄的山路,也使的他们装备了战马的机动性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而与之相反的是,日本人发现除了飞机还能对这支部队产生一点威胁以外,强大的战车部队在这样的地形上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所以,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刘参谋他们才能每每在日军的包围中,成功的转移,在没有遭受什么损失的情况下,就成功的到达了辽城近郊。到这里,刘参谋带队吸引日军注意力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剩下的就是按照王文他们预先制定的计划,带着手下,撤离战场,向华北方向转移了。

没想到这个让所有人都感到吃惊的命令发出以后,军人们不满的抱怨四起。

“什么?要我们撤回华北,为什么啊?”

“是啊,为什么?”

“我们好不容易才打到了这里,辽城就在眼前了,为什么就这样放弃了!”

这些天来,刘参谋按照王文事先交代的,一直没有告诉他们这次行动的真正目的只是为了吸引日本人的注意力,更没对他们说王文要他在完成任务后,把他们都带回去。面对人们的疑问,刘参谋也只是用“大当家的另有任务,所以让我们当主攻,打辽城!”这样的借口来塘塞。但是现在到了这种局面,不说出事实,是不行了。

但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军人们的愤怒彻底的爆发了。

“你狗日把我骗到这里说是要我们当主攻,打辽城,闹了半天是要领着我们逃跑啊!”

“老子不是逃兵,老子要回去打日本人!”

“你狗日的要回去就自己回去,要我们当逃兵,咱这张脸丢不起那个人!”

“兄弟们,我们回去跟日本人拼了,就算死在战场上,也比当逃兵强!”

“对,回去,和日本人拼了!”

“走,拼了!”

面对着这些军人愤恨的表情,刘参谋知道现在自己光动动嘴皮是没有人会搭理他了,拔出枪,对天开了一枪。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呆呆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刘参谋,周围一下安静下来了。

刘参谋大声的说:“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大当家的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之所以要这样做,还不是想着要要我把大家带回去,带到你们的家人身边去,难道你们连这样的苦心都不理解吗?”

一个人高声叫道:“不要我们打日本人,那我们来这里干什么,这不是看不起人吗?”

另一个声音,也高叫道:“那么多兄弟都牺牲了,难道他们就没有家人吗?为什么他们能死在战场上,却要我们当逃兵?”

“乱什么乱!”刘参谋一下子火了,所有的人一下子都被镇住了。

周围附和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甘。

刘参谋缓缓的环顾周围每一个人,表情凝重而严肃,声音显得有些消沉:“小王,你今年才19吧,我都记不住你跟着部队打了多少年的仗了?”

那个人坚定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刘参谋把目光移向另一个人:“老许,你家那三个孩子,现在跟着他姥姥过的还好吗?自从日本人占了东三省,你就呆在部队,老婆死之前都没能看一眼,这几个孩子,你多少年没见了?”

说的老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

“你呢?小张!”刘参谋对着不远处一个精神的军人问道:“日本人的枪炮声,硬是把你从新婚的洞房拖到战场上,怎么样,家里还好吗?”

小张鼓着脸,没有说话。

“还有你,小林”刘参谋越说越激动:“你九十多岁的爷爷,一个人在家里没人照顾,现在你两个哥哥都在战场上牺牲了,你们家就剩你一个了,难道你不想回去看看他老人家?”

小林想起两个战死的哥哥,和在家里无依无靠的爷爷,眼神顿时黯淡了下来。

周围的人都被这种氛围所感染,想起自己家里的情况,不少人甚至落下了眼泪。

刘参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饱含着眼泪,缓缓的说:“王师长他们,明知道这一次的行动九死一生,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安排,让我们向华北撤离,自己带着人去攻打多伦,他们这样做是在拿自己的命给我们换来一条生路啊!”

说到这,他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感情,对着所有的人,大声的咆哮道:“要是你们就这样就去和日本人拼命,对得起那些在家里等着你们回去的亲人,对得起那些为了让你们能和家人团聚而战死沙场的兄弟吗?”

听到这样的话,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良久,刘参谋才缓过神来,缓缓的对大家说:“如果你们心里对他们为你们所做的一切还有丝毫的感激的话,那就执行命令,跟我向华北转移。”说着,就想向前移动脚步,但是却被老许给拦下来了。

刘参谋威严的看着他:“怎么?刚才的话,还是听不进去?”

老许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说,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吸引日军的注意力,给王师长他们创造奇袭多伦的机会,是吧?”

刘参谋听着这样的明知故问的问题,没有回答,冷冷的看着他。

老许眯了一下眼,皱皱眉头问:“那我们的任务,现在完成了吗?”

“什么意思?”刘参谋不解的问,要知道王文当初给的命令只是要他们到达辽城后,就撤回华北,现在辽城已经就在眼前了,难道这个任务还有什么什么缺漏吗?

小张也走过来,说:“我们的任务是吸引日军的注意力,但是自从上次在老鹰嘴和日军遭遇后,这几天,我们已经有多久没有和日本人打过照面了?更奇怪的是,据我们的侦察得知,我们周围的日本军队好象都对我们失去了兴趣,放着我们不管,反而向多伦方向前进!”

‘你想说什么?”刘参谋问。

老许接着说:“我们的意思是说,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日本人肯定已经发现了我们的意图,我们做为诱饵,吸引日军注意力的做战计划,已经完全失败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王师长他们现在的处境肯定很危险,奇袭多伦的计划也很有可能就此失败,”小张接着说“既然这是我们的任务,在这种情况下,难道我们不应该做点什么吗?”

他们说的这些情况,也恰恰是刘参谋最担心的。这两天以来,无论他们怎么骚扰沿路的日军,都没有引起日军的注意,反而继续向多伦方向集结,面对这种情况,刘参谋使尽混身解数,也是感到无能为力。

刘参谋看了小张一眼:“你想怎么做?”

小张笑了笑,看了老许一眼,缓缓的对刘参谋说:“干票大的,把日本人的注意力重新吸引到我们这边来。”

刘参谋看着他们的毅然的表情,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不由的吃了一惊:“你的意思是说,既然日本人已经知道我们的目的,料定我们不会攻打辽城,那我们假戏真做,攻打辽城,这样的话……”

老许接过话头,说:“这样的话,就能隐瞒我们真正的目的,打乱日本人的部署,让他们以为我们的目标其实是辽城,趁着他们惊慌失措的时候,为王师长他们创造条件。”

刘参谋愣住了,他知道要是真的按照他们所说的那样的攻打辽城的话,确实可以达到打乱敌人部属的效果,但是如果真的用这支小部队在日军的重兵包围中去攻打辽城这样一个重兵防守的城市,其结果无一例外的都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全军覆没。

“不可以,”刘参谋断然拒绝道:“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里,只要向华北转移,就能安全的离开,要是在这种时候,我还让你们去送死,那我有什么脸去见王师长他们。”

老许听了这话沉着脸,小张脑子好,反应快,说:“谁她娘的都不是从石逢里蹦出来的,不用你说,我都知道我老婆还在家里等我呢!我也知道这样做要冒很大的风险,但是,既然王师长交给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那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总不能让我们还没有完成任务就自己跑了吧,那怎么对得起王师长他们啊!”

说完,他看了老许一眼,两个人诡异的笑了笑。小张突然回过头,大声的叫道:“大伙说,是不是啊!”大家没有说话,但无一不用坚定的眼神做了回答。

“你……”刘参谋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行了,小刘!”老许缓缓的说:“王师长这份心意,兄弟们都懂,但是眼下这种国难当头的情况下,不是我们回家抱孩子的时候,有句话不是常说:“国都快亡了,还要家干什么?你就下命令吧!”

刘参谋听了这些话,长叹一口气,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周围的人慢满的围了上来,坚定的看着他,不断的有人说:“刘参谋,你就下命令吧!”

刘参谋看着周围这些为了这个国家,甘愿抛妻弃子,舍身忘死的血性男儿,有一种激烈的感情在心中不停的冲撞,怎么也说出话来。

小张看着他,缓缓的说:“我们只是在做我们应该做的事,下命令吧!”

刘参谋愤怒的看着他,骂道:“老子要是被军法处置,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小张听了一愣,淡淡一笑,随即回答到:“要是还能从辽城活着回来,无论谁要用军法处置你,老子帮你吃枪子儿!”

说完两个男人相视一笑,笑的那么坦然,那么坚定。

“全体上马!”刘参谋大声的叫道。

他最后看了一眼,周围这些早已经是满脸疲惫,却依然坚定的面庞。这些意气风发的身影,在他的心中激起无限的感慨,对着周围的人,大叫道:“兄弟们,下辈子再见了!”

刘参谋在众人的簇拥下,举枪纵马,勇往直前,大声高喊道:“目标——辽城,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