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鹰原创]浅 析 -- 现 代 “刁 民”

浅 析 -- 现 代 “刁 民”

作者:网络人生看世界

前言:引自《羊城晚报》6月29日报道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在出席增城市公园化战略研讨会时表示,对待刁民政府要硬气,不要被刁民挟持。——谈到当下时有出现的“最牛钉子户”,龙永图认为,要平等协商但不能要价过高。他认为,有些钉子户要价过高,不光要房价还要地价,而地是国家所有的,因此政府要以人为本、以大多数人的利益为本,不能做群众的尾巴。

首先让我们了解下“刁民”的由来


翻开字典,“刁”,是狡猾的意思,从原始意义上讲,“狡猾”应该是一个中性词,不具有褒贬意义。“刁民”绝对不是愚民。它是民众中的聪明人。“刁民”,是与官员相对应的,是官员对一些难对付的民众的专用称呼。“刁民”就是对官员刁难,很难对付的一类百姓。“刁民”的称呼是官员赐予的,“刁民”的贬义也应该是官员赋予的。自古以来,官员是不大喜欢“刁民”的。“刁民”多了,工作难做,官员难当。“刁民”历来是个贬义词。它是以官府的视角来定义的,代表了大老爷的爱憎。是与官府和衙门相伴生的。从理论上讲,当1949年五星红旗升起在天安门的时候,“刁民”一词就应该废止使用了。然而却延用到了21世纪的今天....网络人生看世界认为这是我们社会的悲哀,也是我们积极提倡的文明和谐的耻辱!!!

何谓“刁民”呢?贫民老百姓维护权利就是“刁民”吗?为了自己的“生存权”,老百姓“含泪带血”的去告冤,得到的结果又是什么呢?所有的老百姓只想政府给个公道,那有心有胆去“挟持政府”?


初看到“龙大爷”竟然对我们普通群众用上了“刁民”一词,我心里一震,同时大吃一惊!(“龙大爷”现在主持博鳌亚洲论坛以后,发表的一些言论真的使人感到厌恶了!)进入新中国以来视我们广大人民群众为刁民的龙大人应该不算是第一人。但是做为领导干部而公开说群众是刁民,龙大人应该是第一人!做为一个被党和人民培养了那么多年的高级领导是怎么抛出“刁民论”的呢?是必然还是口误?“对待刁民,政府要硬气,不要被刁民挟持”。谁是刁民?是“钉子户”吗?怎样叫“硬气”?要动用枪杆子吗?我们可是社会主义人民的政府啊!


“有些钉子户要价过高,不光要房价还要地价,而地是国家所有的”。地是国家的,而国家又是谁的?何况《物权法》已经明确,建设用地使用权受法律保护,被收回时应给予补偿。“不能做群众的尾巴”,更是荒谬。为人民服务,维护人民的利益不是抽象的,而是有具体的对像的。个人的合法利益与国家利益一样受到法律保护,这是一个法律常识。这也同时是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一再强调的:“群众利益无小事,人民的利益就是我们共产党党的最高利益”但是让我们看到的是这位政府高官完全是绍兴师爷的腔调,完全是衙役和皂吏的立场!我不知其人是怎么入的党?学习过《党章》没有?言论如此让人惊讶...



我是个俗人,我这个俗人也要想吃好喝好和住好,因为我也是一个人,我没有“龙大爷”的那种觉悟,更没有那种精神。人的感觉有差异,很多人认为我们这些贫民没有过高的要求,我们只是想拥有自己的一套住房,我们的祖先世代拥有的房产,在一声改造的令下,我们就变成了贷款房奴。我们怎能想的通呢?我们本身就拥有刚刚能避风避雨的容身之地,属于自己的容身之地。忽然间我们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的是那么快,没有的是那么的令人烦恼。


反回来我们看“龙大爷”,他曾经还说过:“养老不能全靠政府”,这又让我们普通老百姓都感觉到很奇怪了,我们国家的基本国策"计划生育"其中有一个重要实行理由:就是破除养儿防老的观念,实现社会养老国家给老人提供保障!因此我们普通老百姓有理由认为,要求国家养老保障制度进一步的完善。但是“龙大爷”说养老完全不能靠政府,好象政府提供的养老保障已经完善,已经多的不能在多了。但,事实上谁又在完全的全靠政府呢?是我们普通老百姓吗?只有象“龙大爷”这样的人才能够完全靠政府,大家谁不知道?


既然我们社会有某些人在使用“刁民”这个词,那么我们老百姓就有必要赋予其新的定义,也算是反其道而用之吧。网络人生看世界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广大网民比较同意认可的解释是:“刁民”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对官员进行无休止的诉求,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那种很难缠的老百姓。注意,其根本属性仍然是老百姓,只不过是“很难缠的老百姓”罢了。既然仍然是老百姓,那就仍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那就享有公民的一切权利。做为公民,当然有权利对自己的利益进行诉求。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随时都有继续诉求的权利。所以,“无休无止的诉求”并非法律所禁止的。只不过,被官员所头痛、所讨厌罢了。(时下我们百姓利益和诉求在少部分官员的眼中,就是牢骚和放屁!)



(以下三类刁民分析引用于网络网友发言,笔者整理)现代的“刁民”都是被许多地方官员的不作为,或者乱作为给逼出来的--"罚款优先,教育靠边”!这是所有“刁民”的通性。但“刁民”分成三种类型:第一类,一般都有较高的文化素养,他们所提的利益诉求牵涉的绝非是他个人的利益,而是大家的或者集体甚至国家的利益,他们揭露政府官员胡作非为、贪污腐化。他们被看作贪官污吏的克星。这应该是“刁民”中的主流,占刁民的大多数。


还有第二类:“这是一些比较喜欢闹事的人,只要一有什么由头,他们就会趁机闹一出。不过这种人是极个别的,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刁民。他们往往寻找政策法令中的漏洞和缝隙,使自己的诉求合法化,以谋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但是这些人往往都是一些人精,他们闹事是因为有由头,是因为政策法令有漏洞、有缝隙可以让他们钻,否则他们绝对不会轻举妄动。因为他们心里也非常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使许多官员为之深恶痛绝,因此,永远不可能成为政府官员的宠儿,老是闹事,官员把自己恨得牙根痒痒的,所以他们还真不敢无事生非,一旦他们出现,那么他们大多已经认为胜券在握了。确实,他们输的时候极少。”我认为,这一类“刁民”也仍然是我们的宝贵财富。因为虽然他们喜欢钻空子,但他们的钻空子非常宝贵,对于完善法制建设、完善初级阶段的体制建设,是功不可没的。


还有最后一类:“这些人一般没有多少文化,思想境界也较低,不懂法、不知道理为何物。因此,不管他自己有理没理,他们抱定宗旨只认一点,就是自己不能吃亏。这些人,你给他讲道理肯定不行,你给他讲法律他也不明白,而且往往越是这种人脾气特别倔,爱认死理,而且性子急躁,言词粗鄙,极容易动粗,多带有暴力倾向”。由于他们认为分配不公,腐败成风.是比较普遍的现象,(笔者认为这也是时下造成社会矛盾部分激化的潜在重要因素!应当引起我们执政高层的足够认识以及重要性!!!)所以这类人是“刁民”中有待于提高认识和素质的人。虽然不算是宝贵财富,但也是宝贵财富的后备军。


笔者认为我们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存权是最大的民权,民权的缺失使底层百姓的生存权时常遭受侵害。因为为中国的百姓是最善良的百姓,在“天下姓公”的年代早已遗忘了孙中山先生提出的“选举权、罢免权、创制权和复决权等四项直接民权”。民众弃权及官场运作规则使权力监督机关充斥官僚和政客。“四项基本民权“的缺失使官员权力的来源由“官权民授变成官权官授,并进而因权钱交易而演变为官权钱授”。是权力来源的变迁才使官员敢于为了维护自己的不当私利而挑战百姓的生存权和出行权。但挑战百姓生存权则更容易引起社会秩序的恶化和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官员清廉则百姓善良,民风淳朴。官贪吏酷则民风彪悍,匪盗丛生。国泰则民安,官善则民良,官廉则民俭,官贪民无德,官腐娼妓盛,吏悍民刁蛮。当官员不择手段搜刮民财,奢侈腐败时。民间轻则无视法律,大肆制假贩假或男盗女娼,重则引起社会动荡。伴随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假冒伪劣泛滥成灾,娼妓盗匪横行,已严重影响了国民的生活,引起社会不安,我们能说这些沉渣泛滥与少数官员与富豪用权力和金钱挑战民众生存权毫无关系吗?


民是天生的,官是树起来的。天之生民,非为官也。民之立官,是以为民。可见,爱民、尊民,本应是为官的天性。当官与民有利害冲突时,自然应舍弃官家的利益,而保全民众的利益。这样才能肯定民众作为自在主体的道德资格,为民众伸张自己的权利提供了天然的合法性。这就是为什么以官利侵占民利时,少数官员因侵占人民的福祉而使官员存在的政治合法性时常遭受民众的质疑的根本所在!这同时也是教育、医疗、房改所引发百姓对政府官员行政能力及政治合法性产生质疑的根本原因!!!


“就业是民生之本,教育是民生之基,分配是民生之源,社保是民生之依!温总理说:"权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官权民授是民生之根,监督弹劾腐败官员是民生保障之盾!网络人生看世界认为对于一个法制健全的民主的社会,对于一个有充足自信心的政府,“刁民”是一种良性的存在,这就好比是“鲶鱼效应”中的那个“鲶鱼”。尤其是第一种“刁民”,是精英中的精英,是特别具有正义感并且特别有血性的精英。所以,他们是我们社会的宝贵财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