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六章血红的汉江 第三节无法攻克的阵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哨子声从山顶传了下来,距离山顶只有一百多米的美军都听得十分清楚,如果他们没有死,即使过个几十年他们也会记得那个寒冷的早晨,会记得这次战斗是他们一生中永远忘记不了的噩梦。张学义拿着哨子长长的吹了一声,熟悉哨声的战士们有一个算一个立即跑步出了掩体,所有步机枪手都从掩体里冒了出来,加上阵地外的冲锋枪手整个三个连都到齐了,一声长哨音就代表轻重火器一起开火。

各种自动半自动武器一起对着半山腰的美军开打,密集的子弹比雨点还多,美军清楚的看到黑洞洞的枪口闪着火光,他们无法看清楚枪后边的面孔,在美国人看来亚洲人都长一样。美军成排的倒下去,尸体顺着覆盖积雪山坡就滑了下去,美军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伤亡的士兵是越来越多。

山下的美军军官看着山顶激烈的战斗不由的害怕起来,他们从未见过如此难以攻打的山头,一线的美军用磁性战术没能占领这个山头,现在全线进攻之后依然拿不下这个阵地,这是美国的悲剧,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居然打不下小山头,居然连续丢失平壤汉城两座大城市,很多美军军官都对这场战争失去了信心。


“同志们,把美军打回老家去,让他们去酆都城玩,一起打,注意节约子弹。” 张学义打得兴头上从旁边的机枪手那里拿过一挺DP轻机枪,机枪刚换上六十发子弹的弹盘,他端起机枪很快找到了手感,他在打鬼子的时候屡次接收苏联轻武器,他感觉DPM机枪的握柄跟ZB26机枪一样,而早期的DP28机枪的握柄跟普通步枪一样,多加了握柄十分方便,他跳到战壕边上端机枪向美军的队列横扫一通,美军看到战壕里猛然站出个人都被吓了一跳,他们没有想到志愿军胆子这么大敢脱离了阵地,居然敢暴露到美军各种火器的杀伤区域之前,他们看到张学义手里的机枪哒哒的不停的像,六十发子弹一下打光了,美军还没看明白张学义已经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美军的无坐力炮迫击炮手和机枪手一起向张学义打了过来,等子弹炮弹密集的还击过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打着,动作敏捷的张学义早翻身跳进战壕,打个滚儿进战壕后把机枪交到其他战士手里,失去机枪的机枪手急忙把空弹盘换了下来,机枪手感觉这个营长厉害的邪乎,敌人也是枪似麦穗炮密如林,那火力投射能力太强,火力反映速度极快,可张营长身法快入闪电,比敌人的子弹还快,有一个冲锋枪手换子弹的时候看张学义抢过机枪就离开战壕,打完之后急忙闪了回来,在这个战士一走神的时候张学义动作快似猿猴的闪了过来,把他手里的冲锋枪拿走,一眨眼的功夫张学义又跳到阵地外边。

张学义感觉DP机枪太不过瘾了,才六十发子弹,他这次拿着一支装有71发子弹的冲锋枪,他看准了几个躲藏在石头后边的美军端着冲锋枪就一顿子弹扫过去,美军那能躲避开射速每分钟九百发的冲锋枪扫射,他们看到枪口闪光就被击毙,冲锋枪的枪管冒着白烟,张学义打完了立即躲进战壕。

马云和寇勋看到张学义冒险的举动都为他担心,如果这个阵地上没有他这样能当主心骨的人存在,他们两支各不隶属的部队根本无法合作战斗,也无法主动的去摧毁美军的炮兵阵地,他的安危关系到三个连队的安全,可不能让他冒险。

“警卫员,现在立即去保护张营长。” 马云和寇勋一起下命令把自己的警卫员打发走,张学义根本不在乎个人的危险,他打仗多年发现子弹炮弹打不死他,他上半身到处是伤疤,没有一处是要命的,子弹都是擦着过去,炮弹破片也从不往深了进,很容易就把伤治好。张学义在战壕里奔跑,夺过战士手里的SKS半自动步枪就打,枪法又准速度又快,他绕着环形战壕跑了一圈几乎把阵地上有的武器全用了一遍,各方向进攻的美军都退了回去,他喘着气坐到防炮洞里休息,随后两个不同连队的警卫员跟了过来,警卫员都拿着冲锋枪,像门神一样守着防炮洞的门口。

“你们俩是干嘛的,跟我呆着干嘛?” 张学义看着两个不熟悉的年轻战士,战士们回答:“我寇营长派来的,他让我保护你。”马云连里的警卫员也是这么说。张学义点点头:“哎,别跟着我了,我打仗多年是不用警卫员的,因为死了无数的警卫员,跟鬼子打了十四年的仗我不知道换了多少个警卫营,你们动作迟缓跟着我不行,倘若一发炮弹打来我闪身躲开,你们不成垫背?你们还不如找一处结实的阵地好好打鬼子,别浪费这个好身体和手里的武器,明白不,我是这里的指挥员,这个山头现在是我负责,立即给我回到战斗岗位上去。”

俩警卫员被张学义赶了回去,他拿起水壶大口的喝凉水,他心想这战斗什么时候打得完?志愿军只是依托已经控制的汉江南岸土地迟滞美军的进攻,给后边疲劳的主力部队赢得休整补充的时间,他知道上级不会下令死守这个山头,他也是利用这个有利地形多杀美国鬼子而已,后边的山地高地多的是,到处都是杀敌的好战场。

阵地表面的战斗持续到中午,疲惫的美军打起白旗,在西方军队里打白旗有一半的意思不是投降,而是友好的意思,美军不带武器拿着白旗开始收拾自己战友的尸体。


很多不明白事的志愿军战士兴奋的说,“张营长,美军投降了,他们打白旗投降了。” 张学义看了一眼,“现在不许开枪,美军打白旗是表示不继续打了,他们是要收回尸体,咱们让他们把尸体带走,看着那么多的尸体美军的战斗意识只会崩溃,对我们有很大的好处的。”

“原来是这样。”

张学义点起一支烟说:“他们要打白旗向我们走过来,只要人不多就不要开枪,他们肯定是要找我们谈判,我们就跟他们谈,让他们知道我们的打不败的。”

战士们点点头,都把这件事记了下来,时间不大美军走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步兵中士,他拿一个木头棍子上边挂着个白毛巾,另一个坦克营的营长鲍曼少校,他们没带任何武器,连武装带都没佩带,是标准的谈判打扮。

“张营长,美军派人过来了,两个不带武器的人。”

张学义从防炮洞里钻出来,站在战壕里等美军走过来,鲍曼少校无数次看过张学义的照片,还看过中情局秘密拍摄的资料片,他没想到今天可以见到这个风云人物,这可是一名曾经的陆军骑兵一级上将,一个山中的土匪出身的职业军人。

鲍曼发现张学义的头发很长,胡子也是一把,或许是因为在前线的关系,他们后勤困难所以无法理发和刮胡子,张学义最近的确没时间收拾自己,他的连鬓落腮大胡子也长出,看上去像个土匪的样子。

鲍曼知道他的很多事情,他今天能见到如此厉害的张学义也感觉十分荣幸,他知道张学义曾经在美国生活过,而且从小张学义受过良好的教育,外语都会好几门,鲍曼少校用英语很客气的说道,“张将军,很荣幸可以见到你,我早就知道你是一位很出色的指挥官,今天你的部队打死了很多美军士兵,你能允许我们带走尸体我们深表感谢,我代表步兵团感谢你,因为步兵团的指挥官负重伤所以不能亲自向你说明这些事情。”

“步兵团的上校是不是坐在吉普车里被重机枪打了?”

“你很清楚的机枪手打的很准。” 鲍曼知道志愿军缺乏重武器,火力猛威力大的武器一般都属于职位比较高的指挥员直接指挥。张学义笑着说:“我最不喜欢拿一支打不死人的手枪打空枪然后当战斗开始的信号,是我亲自操作重机枪向吉普车开火,那车太张扬了我估计里边有军官。”

“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可是你想过没有,你的部队是打不败一个加强营的,人力火力方面你拼不过我们,不如我们闪开一条路,你们举着白旗体面的走出包围圈。”

“别说了,你他妈的做春秋大梦,让我打白旗,下辈子也不会有这种事,告诉步兵营的营长,让他过来,他们有一个算一个我挨个拿枪打爆他们的脑袋,你别以为你躲在坦克里很安全,你的部队在我这栽的跟头还少么,还想让我开着你的坦克揍你不成?” 张学义把美军几句话给骂走了。

战士一看美军垂头丧气的离开阵地就知道他们的目的没达到,显然美军也不是提出无理要求,他们有坦克大炮撑腰,步兵营的营长现在也铁了心,把所有的机枪组都当成了督战队,把机枪放在半山腰之下,步枪手冲锋枪手都被机枪监视着,一但战斗打响有逃兵机枪组就清理门户,步兵也从团军需参谋那领取了所有用的上的弹药,迫击炮、无坐力炮都攒足了炮弹,他们想要点不付代价的胜利,希望以实力做依靠不战而屈人之兵,那知道志愿军把谈判代表给骂走了。等鲍曼回来以后山下炮声响成一片,炮弹再次淹没了志愿军的阵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