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六评《海上那群男子汉》

六评《海上那群男子汉》


《海上那群男子汉》我已经品论了十章了,这十章可以说故事情节是跌宕起伏,动人心魄的。接下来的第十一章<走进温哥华>、十二章<难忘伊那瓜>和十三章<钓鱼>则是作者纯粹的异国风情之旅。

在<走进温哥华>这一章节里面,作者主要描写了温哥华的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描写了作者在温哥华见到的海外华人的生活,特别提到一个华人姑娘演讲的情节,然后笔锋一转,又开始介绍在温哥华雷鸟公园所看到的景色,一根图腾柱子吸引了读者,作者开始在图腾柱下面幻想起来,幻想着这跟图腾柱过去,时间穿梭的很快,给我们描绘了一幅幅历史的画面。作者可能想抒发一下自己见到古老的图腾柱的情感,而作为读者,可惜我没有领作者这个情,可能是没有亲眼看见令人震撼的图腾柱吧,我对读者写的这一段神游挺不感冒。顺手翻了翻这段,就转到下一篇了,这也可能我太想要知道海员丰富多彩的故事了,相反,忽略了海员那博大的胸怀。

接下来的是<难忘伊那瓜>章节,这个章节同样是记录海员普通生活的一段,有趣的是作者提到到这个叫伊那瓜的岛上,要收集邮票,被告知没有本岛发行的邮票,岛上使用的是美国的钱和邮票。作者在文中也提到,“我到任何一个国家时,只要有可能我都会收集当地的邮票和硬币,像这样没有自己的邮票和钱币的国家或地区我还是头一次碰上。”看到这一段,我也心生疑窦,这个伊那瓜岛屿是哪个国家的?为什么不发行自己的邮票和钱币?要知道钱币和邮票是一个国家主权的象征之一,而这是个什么国家呢?很遗憾,作者并没有提及,我也只好猜测,可能这个叫做伊那瓜的群岛就是个小小的国家吧。

作者描述了在伊那瓜岛海边发现了此处的海水清澈透底,居然可以看到深达48米的海底!让久经海洋的作者大吃一惊,当然也然我等没见过海的人神往,看着作者描写在海里畅游的情节,恨不得也能亲临其境去看看,这里还要感谢作者,让我能从一个海员的视角去看海,在书本里接触海员眼里的海。

这三个章节让我感觉最好玩的是<钓鱼>了,从来没有钓过鱼的我,很想知道在海上是怎么钓鱼的。原来,海上海员们钓鱼就是一个鱼钩,一条鱼线!鱼钩勾上肉做诱饵,钓鱼的时候全凭手的感觉,真的很有意思呢。

作者也介绍了相关国家的规定,什么鱼可以钓、什么鱼不可以钓,也描写了作者是怎样钓鱼的。作者是这样精彩地描绘的,“我拉着线学着别人的动作上上下下地抖动着,还和别人聊着闲话,突然!线沉了,有东西在拽它!而且很快就绷紧了!我吓得大声叫着"怎么回事?咋办啊?"”原来作者当时也不会钓鱼!

接着作者描写了紧张的钓鱼过程,“旁边的老水手赶紧叫我送线,说准有大鱼咬钩了,放一会儿线收一会儿,逗得鱼累了就可以拉上来了。我按他说的送送收收,最长时200米长的线快送完了,收回来鱼好像还有劲和我逗。(这里我想应该用斗而不是逗了)我不想放弃,就耐心地逗呀逗呀!逗了40多分钟,那家伙好像累了,线一点一点地收上来了。可老水手说到这时最关键,一旦鱼出水面时一挣扎,跑了不说,线还挣断了,千万要迅速将它拉上船!”看到这里,我也很紧张,还有一份好奇,这是条什么鱼呢?多大?作者能不能钓上来?带着这些疑问,我接着往下看。“鱼浮到了水面上!老天!是一条近两米长的大鲨鱼!”呵呵,答案揭晓了,居然被作者钓上来的竟是鲨鱼!这个故事情节很刺激,让我也体味到钓鱼的乐趣。

接着作者描写了怎样把鲨鱼弄上船,大家怎么鲨鱼取肉。作者还描写了这样一个细节,“我抽出水手刀剥鱼皮,割鱼翅。水手们笑话我,那些又没肉要他干嘛?我也不解释,吧割下来的东西拿到全船最高最通风的地方晒了起来。”这也给我们读者设下悬念,作者的意图是什么呢?

随后,作者给出了答案,“过了几天,星期六的晚饭加菜喝酒,半醉的我说:瞧你们啥也不懂!就知道吃鱼肉,鲨鱼皮做刀鞘是最棒的!知道山珍海味里的鱼翅吗?就是鲨鱼翅!就那东西最值钱!”哦,让我们知道了鲨鱼皮是做上好刀鞘的原料,但我想,水手们不会不知道鱼翅就是鲨鱼翅吧?

作者喝醉后的言语告诉了水手他为什么要割鲨鱼皮和鱼翅的原因,等作者就醒了,再去寻找这两样东西的时候,早就没有了,看到这里也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多么可爱的海员啊。

作者又给我们描绘了炖鱼的场景,那是1991年在卡拉奇,作者他们钓鱿鱼的故事,钓的鱿鱼装得满满的,由于作者要休假回国,不能带这些鱼干,于是作者就一天三顿地吃鱿鱼条,拼命地吃!在这个章节里面,作者有描写自己炖鱼的情节,也是很耐看,作者一顿调料地猛放,以为做出一顿鲜美的红绕鱼大家一定喜欢,却惹得水手们笑的笑,叹气的叹气。叹气为了那般?原来,从海里钓上来的鲜鱼,将锅底抹上一层油,添上水,再加一点盐就可以了,描写的让我看了,不禁口水直流,真的很诱人。你想知道怎么描写的,还是看看《海上那群男子汉》这本书吧,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