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明末文人眼里的地狱-河南开封

别人笑我 收藏 36 1538
导读: 崇祯十四年正月(1641),李自成破洛阳。二月东攻汴。汴城守,猛攻七日不克。时河南大饥,野无所获,解围去。守军及援军粮饷不继,亦不能追。 十四年十二月杪,李率五十万众二次攻汴。城中协力死守,李于十五年正月十四南撤,守兵亦不能追。 十五年四月(1642),李三度攻汴,众号百万,先割四郊之麦,"一穗縻遗,为久困计。" 援师皆溃。李围困汴城。 "中州素称繁华,在城之民,多不积粮,即中人之家,亦无担石。十室九空,饿死者十之三。周王发粟,平粜告尽。有司续发仓谷煮赈。人众粟少,日不过清粥一瓯,而



崇祯十四年正月(1641),李自成破洛阳。二月东攻汴。汴城守,猛攻七日不克。时河南大饥,野无所获,解围去。守军及援军粮饷不继,亦不能追。


十四年十二月杪,李率五十万众二次攻汴。城中协力死守,李于十五年正月十四南撤,守兵亦不能追。


十五年四月(1642),李三度攻汴,众号百万,先割四郊之麦,"一穗縻遗,为久困计。"

援师皆溃。李围困汴城。

"中州素称繁华,在城之民,多不积粮,即中人之家,亦无担石。十室九空,饿死者十之三。周王发粟,平粜告尽。有司续发仓谷煮赈。人众粟少,日不过清粥一瓯,而大户男女皆就食灶前,老弱不能近,践踏死者日数百。仅施一月,粮尽民死。"

"汴省当承平时,立有军储预备等仓,蓄守积谷,专备凶荒及紧急军需之用,国家制度原善。十三年(1640)大饥,抚按查在藉榖八十余万石,皆百十年来所积,陈陈相因者。吏胥为奸朦借,散赈十仅二三,余尽出陈易新,罄卖之。迨贼困城,兵民无仰。"

"贼困日久,民多饿死。有司开水门予民采青,或阴听其逃。有奸民锻者孙忠私造铁箭 数百,怀之出城,为门军搜出,怀手摺一个,称贼为天兵老爷,随钉四肢于城门而死,民争剐之。"

七月十五,城兵出与李军大战,自卯至午获五百余级,牛骡三百余头,器械无数,军威大振。

"大捷之后,终是缺粮……无奈开水门,令民采青充饥,民亦乘机潜逃。"李军知城中危急,加强防截,后遂无一得出。

"围至八月,民死大半。惟郡王乡绅微有积藏,省司遂具搜粮之举。先勒捐助,民自顾命,遂肯善捐。后兵官结党,竟执令箭沿门搜索,名为搜粮,其实尽劫。……即妇人女子怀藏十升一饼,亦于怀中夺去。……"

"民粮搜绝,武弁要挟,不肖有司窥在省殷实之家,每发官银三二百两,责令银五两纳粮十石。彼时明知民间无粮,故难之。民尚抚(应为'倘无'之讹)粮以应,除原银缴回,每石有折银数百(似为十之讹)两者,有折至三百两者(即以银代派购之粮,犹纳折色)。至强卒之押索,交收之使费,苦不可言。甚有各□受夹拷之刑,丧命倾家,难以悉举。其后所拷掠者悉沉于水。"

"时至八月中,在围之人,饿死者十七矣。即有(疑脱银字)亦无粮可买。或摘树头青,或买药中饵,或刮树皮为羹,或剜草根,或揆粪中之螬,或捞河中饲鱼小虫,以及皮胶、故纸、涨棉、泎草(水泡之草)之类,无不入口以延旦夕。老稚形骸如鬼,奄奄气息尚存。"

李军欺我粮尽,绝不防御,巡抚高名衡密选精兵三千夜突袭之,"斩级三百余颗,生擒五十余名,皆城下每日骂陈者,枭首城头,民争剐啖,一刻立尽。"(开始食人)

"粮草久绝,战马无用,各军缺食,抚军下令:马听军官宰杀充饷。兵杀一马,杂以人肉,每斤卖银价至数两,一马可值千金。古谚云:'卖狗悬羊,'今见卖人悬马矣。"

"民间一粒如珠,官兵尚有余粮,皆括之大户之家。乡绅巨室觅买,但得粟而不计价,升粟卖至万钱。有珠客携珠易米,碎小者推棄于地而不视;间落一米,留意捡起。米贵于珠,果经见之。"

"粮尽之日,家家闭户,甘心待毙。白昼行人断绝,遇有僻巷孤行,多被在家强壮者拉而杀之,分肉而啖,亦无人觅。间有鸣官,亦不暇为理;虽出示禁拿,亦不胜其禁也。甚有夜间合伙入室,暗杀其人,窃肉以归。居民虑不自保,先将仆婢自杀而啖。尤不忍闻者,父食其子,天地冤惨,日月为昏。"

"粮尽矣,强兵惟以杀人为食。僻街小巷之民,皆团聚大市而居,互相为卫。不惟剜尸以炊,亦且析屋而烧。画栋雕梁,顿成破壁。人家烟绝灶冷,飞鸟远飏绝迹。……"

"官兵因粮尽,假借偷营,投贼不回;亦有将采菜难民乘无人杀死,割级报功图赏,恐家属认识相貌,复将面上加砍数刀,以变其形。天晓携级入城,献功一级。常随百人抢买,(似指作者本人)价至数两(文字欠明,似是发卖首级)。兵忍民冤,今古罕见。"

李军堵黄入汴河,九月十五开封城沉水,河北监军王燮具舟抢救出数万残民,煮粥活之。

"全河入城,一望无涯。强壮者犹能移就大城[高处],老弱者尽葬鱼腹。钟楼之上避存难民十余。有郑姓二人素业屠宰,合党数人日将孤弱难民拉杀数口,如屠猪然,解肢剖腹,立锅煮熟以卖。远处之人,架筏来买。每斤卖银数两,日得簪珥银钱数百金。彼时在楼之人虽众,莫敢劝阻,后闻兵船入城(河北之船),架筏先遁。"


城中幸存难民北渡,财物或被强兵(侯询部)搜夺,或被奸民骗上黑船,财物搜去,人推入水。其得达北岸者,倒卧荒草古庙破寺,无衣无食无药,又死十三。存者流亡近县,沦为乞丐。汴城户口百万,存活者不过十一而已。


——《白愚 汴围湿襟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