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参加过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的老兵。流淌着止不住的泪水,我写下下面的文字,向已经在特大地震灾区奋战了近一百个小时的解放军、武警、公安消防、预备役部队的兄弟们,致以深深的敬意。

一想到这个事实,我的心就颤抖:如今连以下的官兵,几乎全是在唐山地震后出生,在改革开放后逐步改善的物质条件下长大,许多人是独生子女。当惨烈的浩劫袭来,军人的天职,将他们在一夜间投进生死搏斗的最前沿。他们是灾民翘首以盼的解救者,然而不要忘记,他们也是一个个血肉之躯。

震后道路尽毁,他们万分焦灼,在极其困难的情势下,以徒步、伞降、行舟等各种方式,终于进入汶川。方抵达,立刻投入拯救生命的激战。一些香港朋友问我,在唐山地震时,军队未带大型机械,战士赤手空拳扒挖幸存者。为什么从电视上看到,这次我们有的战士依然在用双手,或是仅有简单的工具?其实这与唐山不同。这次,大型机械因道路障碍被阻隔,空军甚至用飞机空头机械设备。超出预计的重重险阻,使年轻士兵经历了唐山“生命抢夺战”的艰巨错综。此刻,救灾已进入第六天。士兵的生理和心理,正处在最严峻的关口。

他们是突击队,是大规模救灾行动中任务最重、工作最苦的一群。此后数日,他们仍将夜以继日地清理废墟,搜寻幸存者,搬运重伤员。与此同时,他们将展开移运和处置遇难同胞遗体的工作。三十二年前我亲眼见过这一幕。天气渐热,腐味弥漫,他们将整日置身难以想象的恶劣环境中。极度的疲惫,染病的危险,心理的重负,无一不在严苛地磨砺这些年轻人。他们还将冒着生命危险,时刻准备迎击可能发生的次生灾害。

密切关注救灾进程的人们,是那么自然地想到了《士兵突击》。媒体的社评引用了它“不放弃,不抛弃”的名言,我要把灾场上的士兵比作“十万许三多”。《士兵突击》是电视作品,许三多,是屏幕上的人物。然而此刻,它们成为何其贴切的象征!许三多“有意义,好好活”的生命信条,今天正在救灾战士的身上活生生展现,炽热燃烧。我要向他们致以一个老兵的敬礼,愿他们顺利度过这最艰难的时刻。

咬牙挺住,我的好兄弟!这是最困难的关头,是你们的极限时刻。经历过战争和巨灾的父兄们在望着你们,为你们默默加油。你们的同龄人在四面八方向你们投去尊敬的目光,为你们呐喊助阵。这是男子汉真正的“成人礼”,是横空飞来却无比珍贵的生命历练。

咬牙挺住,我的好兄弟!请彼此照应,相互支撑。有战友,你不会惊惧和脆弱;有团队,你就有奋然一搏的能量。

咬牙挺住,我的好兄弟,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