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笑话故事分享!!!




前天可逗了,我把眼药水弄出来后,潇说我这可是新的没开封的,我可舍不得像那些败家的孩子一样就不要了,我加重语气说:“就数你最节约了,这我早就知道了。”她说我没用过的,给你上点眼药呀,我说嘿嘿不用了。少给我找点麻烦就好,还上眼药呢。潇经常贼拉得搞笑,有天对我说你说我要打扮的漂亮点,去男店主那讲价,是不会相当占优势呢,我说那是人家恨不得倒贴白送你呢。




不听两只蜜蜂叫



早上起来总觉得自己身上还是有残留的酒气,想想就把衣服洗了,又洗个头,随便洗个脸,想吃点饼干就点牛奶喝,没想到还酸了,结果一口饼干没噎死我,哪算消化饼啊,想把我噎死了。看见了薇,我就和她吹嘘,我今天早做了许多事情,起得多早。结果她说,“你那还算早啊,我就没大睡好,五点多就起来了,洗了头洗了衣服,昨天晚上还把家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我说你做的事的确挺多的,可我时间多短啊,还是我效率高吧!她说你可得了吧,就你那叫效率,速度当然是有的,质量可是一点也没看到。我说不是吧,一大早就又埋汰我,我今天不想做事了。然后我对霞说我帮你把你那边的麻烦顺便解决了,你怎么感激我呢?她说那我就不用做事,给你唱歌好不,我说我受不了你再唱那个两只小蜜蜂了,现在不用你帮开窗户,你要是唱的话,我自己就直接开窗户跳下去了。




偏得的早餐



不过小师妹带了许多好吃的给我们,趁霞去别的屋子,我吃了几个糯米饼和丸子,嘿嘿霞的外号叫这个,她过来时就吃到了一个,她就挺气愤地说,快点说谁把那些吃了,我说我就吃了四五个吧,也没有多吃。她说你还好意思说呀,一共不到十个,你吃了四五个还叫少,我才吃了一个,眨眼就进你肚子了。我说嘿嘿,我有点饿了,再说这个也挺好吃的,里面有果酱,外面还有两层饼干,感觉不错就多吃了点吗。幸亏马上就吃中午饭了,她就没再追着我不放。




郁闷的饭后甜点



吃完饭后,我想了想,说我想吃那个粽子,嘿嘿师妹更逗,和我说粽子节是哪天来着,我说嘿嘿,不知道。不过我知道那个叫端午节,你到是挺厉害,就知道这天吃粽子,薇就说那知道这一天为了啥不,师妹说当然知道不是为了纪念屈原吗?我说可不,爱国大诗人。以后也会有日子纪念我的,我也是很爱国的。他们说你就吹吧。霞说你快吃吧,不过刚吃完饭,你就吃有点不地道,我说我不是没吃太多饭吗,不过这个我不大喜欢呢,也没糖,也不是肉的,他们说就拿咱们冲咖啡那个砂糖醮吧。然后我扒开一看是个枣,就说薇给你吃吧,我不大喜欢这个东西,全是皮,卡嗓子。她咬了一口,就在那叫,我就咬到了个核,我们听着哈哈大笑。说那么大个嘴就吃到个核也挺不容易的。我说剩下的给你吧,霞,她说好噢,后来一咬就剩下一块枣皮,我就洒了点糖在上面,结果霞上来一口,把我那个洒糖那疙瘩都给吃了,还在那学着小新的动静“好好吃呀,好好吃啊,带糖的地方真好吃呢”,我当时可真郁闷到极点了,“没你这样的吧。太过分抢了我的好吃的,你还气着人。”不过还好粽子挺大的,剩下的部分还比较多。也够我吃的了。




又不是女厕所,我怎么不能来



不一会儿,军进来了,霞就挑衅说,“嘿嘿,你咋来了呢,我们可都是女的,你来算个啥事?”军说,“都是女同胞咋的,又不是女厕所,我怎么就不能来呢。”当时霞半响没知声,我们说太不容易了,你也有没词吃瘪的时候啊。后来她缓过神来说,“不是,是我当时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句,后来一想他年纪大了,我要是当时撅他,他再出个血栓心梗啥的,就不好了,我还是积点德,做点善事吧,不是我无词以对。”我说我们都明白事后诸葛亮。她转头对军说,你说天这热,我想脱个衣服啥的,你在这多不方便!他说没事的,我不介意,我可以视而不见的。我说:“不是吧,你巴不得多看几眼的吧,还视而不见呢。




吃些化肥茁壮成长”




薇说要出去采购些东西,说起以前和军一起出去,他的电动车骑的可快了,她就拉着他的胳膊,可快了。我们说嘿嘿,不是吧,你坐车上还拉着他胳膊,胳膊挺长啊,她说不是,我骑车再拉他胳膊,我的车子也和他的车速一样快了。我们说你把话说清楚点吗,谁坐车能拉住人家的胳膊,不扶腰,抓衣服啥的。她走了后,说要给我们带点吃的上来,霞说她电话说要给我带话梅,你要点啥,我说啥你要化肥做啥,她气绿了脸和我说,我还要点饲料更好,直接喂我和你得了,我说嘿嘿,我没听清楚吗,话梅就话梅吧,还要啥饲料,那东西咱们也不觉得好吃。



我看上救生员-我相当几千只鸭子




她说你要再和我提这碴,我就去到处广告,你看上人家救生员,故意跑深水区去。交友不慎就这下场。我忙时,她说你给我测个字吧,她说就“梦”,求财,我说嘿嘿,一夕成林,当然枝繁叶茂了,求财得财了,财源滚滚来了,没准是彩票,股票啥的;你钱投没呢,她说投啥呀,上周那事情那嘛唧,我哭得哪有心思啊。这次又得休息了才能回去拿钱了。不知道鑫的什么资料拿来忘记复印了,她又有事要走,我就说一会我来给你弄吧。结果一整,就两多小时过去了,真辛苦,明天这两个家伙不在,我自己轻闲点了,有一次我没在,鑫说这屋子里怎么少了许多人似的,其实我哪有那么吵啊,他们俩要是不在屋子,那才叫少了几群人和上千只鸭子似的呢。

本文内容于 2008-7-27 15:10:03 被云霓明灭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