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行情幻灭表明中国股市走向成熟与理性(上)

一、奥运行情已经幻灭

奥运行情曾经是中国股民一直的期待与梦想。所谓奥运行情,是指A股市场基于北京奥运会对中国政治与经济的正面推动,以及政府维护奥运期间和谐局面的政策呵护,从而在奥运期间产生的一轮中级上涨行情。

如今距奥运开幕仅余半月,奥运行情却迟迟没有出现。A股市场自去年10月从沪指6124点回调,期间只有去年12月初到今年1月中旬,产生过一次回光返照式反抽,4月底政策救市产生了几天井喷,在套住象我这样一大批相信政府力量的散户后,重新走上快速回落的通道。

从A股市场的历史上看,一轮中级上涨行情,从启动向上拉升到主力实现高位派发筹码,至少需要3个月左右时间才能完成,指数上涨幅度不少于30%,龙头版块个股的上涨幅度不少于100%。显然,由于现在距奥运开幕的时间已经只有半月,仅仅就时间而言,前述定义的所谓奥运行情的梦想已经彻底幻灭!

所谓奥运行情的幻灭,并不排除由于国际油价近日出现历史上罕见的暴跌(连续4日从最高147美元一桶下跌到今晨128美元),以此为契机,A股市场很可能展开技术上的大B浪反弹,上涨时间可能持续一个半月,上升幅度约可以达成30%左右。这样的大B浪反弹,首先是市场经历长时间快速下跌后的技术要求,其次是国际油价暴跌对全球经济尤其是中国这样耗油大国经济的正面影响,与所谓奥运行情几乎毫不相干,只是时间上有些重合而已。

当然,要说这就是“奥运行情”也可以,只是这已经不是我前面定义的奥运行情,而是奥运期间股市产生的一次大B浪反弹行情,与奥运本身对中国经济和中国股市的影响毫不相干。

二、奥运行情何以幻灭

奥运行情迟迟不见踪影,舆论先是抱怨政府不救市,后在政府出手救市后套住更多散户,舆论又转而一致声讨基金等主力机构不作为。我们需要深思的是,为何政府救市不管用,基金等市场主力不作为?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政府不希望人民发家致富,也不是基金不想赚钱而喜欢亏损!之所以如此,还需要从市场自身去找原因。我认为,造成股市持续调整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与国际市场相比,全流通时代的A股价格仍然整体偏高。的确,经历此番长时间暴跌之后,A股市场上相当一批股票价格跌到合理水平,已经已经具有了较好的投资价值。但无需讳言, A股价格相比国际市场仍然整体偏高。我们用市盈率与市净率这两个主要指标来做一个比较。至上周收盘,2007年静态平均市盈率美国为15.1倍,欧洲主要股市16.7倍,香港13.4倍,俄罗斯16.1倍,印度13.7倍,巴西15.9倍,日本20.3倍,台湾16.7倍,韩国12.8倍,越南26.2倍;而A股市场平均市盈率为22.5倍,在两市A股市场1558家公司中,目前市盈率超过30倍和亏损公司有1260多家。在世界主要股票市场中,目前约有5-10%的股票跌破资产即市净率不到1倍,即使是指数最高时期,大多数亏损企业的股价低于净资产,相当一批亏损“仙股”的股价就几分钱甚至几厘钱;而目前A股市场两市1558家公司中,几乎找不到市净率低于1的股票,股价最低的为2.92元(停牌一年多的000030),即使一些净资产不到1元面值、亏损累累的公司,其股价也都在3元以上。不难看出,中国股市即使经历长时间的暴跌之后,目前的平均市盈率水平在全球主要股市中仍然是一枝独秀,只是屈居越南这样市场容量很小的国家之后。当然,每个国家和地区股市的市盈率与市净率水平并不相同,存在适当差异是十分正常的,但过分偏离全球平均水平则难以找到令人信服的理由。中国股市较高的估值水平是否合理,我将在本文第四部分加以论述。有一种十分可笑的观点,认为A股市场用人民币计价,欧美用美元或欧元计价,A股三成股票不到人民币8元,拿到欧美去上市也就不到1美元或1欧元,所以A股市场股票被严重低估、世界上最便宜,殊不知欧美上市公司的净资产与净利润同样是以欧元与美元计价的,只有市盈率与市净率这种与汇率无关的财务指标才有可比意义。

其次,中国股市逐步进入全流通时代,“大小非”减持压力十分巨大。过去中国股市原始股东的股份不能流通,市场容量小而且流通股杠杆效应极大,无论是股指还是个股价格都极容易被庄家操纵,典型的就是德隆系曾经持有当时几只大盘股95-98%的流通盘。那时的中国股市绝对是庄家的乐园。自2005年开始的股权分置改革,给中国股市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非流通股东和流通股东经协商一致,在前者向后者支付一定对价后,占市场70%以上的非流通股票逐步进入流通市场。如此一来,即使原先最大的庄家都变成了小股东。从此,股票价格的涨跌,由金融资本博弈时代走向金融资本与实业资本博弈的时代。实业家们假如只需要抛出手中一小部分股票,在不失去原有上市公司控股权的情况下,从股市套现的资金又能买到好几家同样规模的企业,这样的套现冲动有多大是不言而喻的,股票的价格逐步回归其合理价格也就成为必然。7月21日官方公开的统计数据表明,截止今年6月底,已经解禁的限售股数量占限售股总数的18%,在全部已解禁股中有29.67%的数量被“大小非”减持。这是一个十分令人震惊的统计结果!他表明,一是已经解禁的限售股仅有18%,还有82%的限售股在未来两年将解禁,解禁的大头还在后面;二是“大小非”减持的意愿强烈,实际减持规模十分巨大,近三分之一的“大小非”在解禁后选择了减持!如果银行体系进一步抽紧银根,则实业家们为缓解资金压力,从股市中套现的要求也会越来越大。至于舆论要求政府出台禁止“大小非”套现的政策,则完全是一厢情愿的幻想。这样的要求不仅违背市场经济最核心的商业信用原则,更违背股改时的法律承诺。前期出台“大小非”减持规范的意见,已经是监管机构能做的最大努力,超过这个界限就是违法--除非“大小非”们自愿放弃已经到手的流通权和流通条件。

第三,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经济步入调整周期,上市公司面临业绩下滑的风险。经济增长的周期性就象潮起潮落,这是任何人无法改变的自然规律,是经济增长受到资源供应制约的必然结果。过去7年由于美国实行宽松的金融政策,加之计算机、通讯等新技术快速成长带来的正面影响,推动全球经济经历了长达7年的持续高速增长。经济快速增长引发能源、原材料和粮食等资产价格飞涨,以去年美国次债、次贷风波暴发为转折点,全球经济步入了新一轮调整周期。虽然这轮原油价格的暴涨近日出现了理性回归的迹象,但指望国际原油价格再回到两年前60-80美元一桶的水平也不现实。由于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需求强劲,国际能源与粮食价格未来仍将保持较高的水平。这对中国、印度等人口众多、资源贫乏的发展中大国构成特别沉重的负担。中国经济增长同样逃不过周期性规律的影响。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来快速增长之后,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走出世界经济发展的低洼地带,各种深层次矛盾对经济发展的制约日前显现。中国最具国际竞争力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优势,未来将面临以下五大不利因素的冲击而优势不再。1、劳动合同法实施,造成的企业用人成本大幅上升;2、工业用地价格和建设成本暴涨,造成新建项目投资成本成倍增长;3、环保管制日益严格,造成企业投资与运营成本大幅上升;4、人民币持续快速升值,对带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大支柱产业之一的出口企业造成致命性打击(带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另两大支柱是投资与需求拉动);5、能源、原材料、粮食价格暴涨形成的恶性通货膨胀,吞噬绝大多数行业的利润。上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系列宏观经济数据,进一步印证了中国经济进入周期性调整的事实,特别是PPI高于CPI的增幅,不但表明中国下一步恶性通货膨胀的阴影挥之不去,更表明中国企业成本增长的压力无法通过产品销售价格的提升来消化,企业利润的大幅下滑甚至相当一部分企业出现亏损成为必然!

以上三大因素,才是造成中国股市持续下跌的根本原因所在。至于奥运对中国政治经济的影响,我曾经专门发表文章加以阐述,简单地说奥运对向世界展示中国的大国形象有很好的正面影响,对国家经济发展的影响则微乎其微,甚至由于奥运期间采取严格的安保管制措施,对近期经济活动产生了相当大负面影响。抛开这些基本面而指责政府不救市,机构不作为,完全是舍本逐末,无的放矢。在一个预后不佳的市道中,期望基金、保险机构逆市做多,无异于牺牲基民、国家的利益为股民抬桥,这既不公平也不现实。

奥运行情的幻灭,正说明全流通时代的中国股市正日益走向成熟,股市已经能够提前反映未来经济增长的预期。从这个意义上说,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只要中国经济继续保持又好又快的增长,挤掉大部分泡沫后的中国股市,必将迎来更加健康的发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