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站前独国政治家是如何利用出版物鼓惑战争的

地图和地形情报可以利用来支援作战任务,同样,它们也可以用来迷惑敌人,或者用来获取民众的支援,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当年,德国地缘政治学学派就擅长把那些第三帝国想征服的国家反画成是对帝国的威胁,一个个进攻箭头表示德国处在受合围的威胁之中。边界线上充满了侵略的味道。1934年出版的地图显示出大部分德国领土都处在由布满捷克边境机场起飞的轰炸机的威胁之下,他们在画波希米亚要塞地区的地形时,故意将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画成一个巨大障碍,其海拔与阿尔卑斯山一样,从而夸大了波希米亚要塞的威胁。发表在《地缘政治学杂志》上的这些地图主要是供记者、教师和外国舆论界头面人物看的,而且,这种杂志上的文章通俗易懂,以一般读者为对象,以尽量低的成本出版,并且放到报亭上出售,以便广泛发行。纳粹当权后,即任命《地缘政治学杂志》出版者库尔特·伏温克尔为德国出版家协会的头目,控制第三帝国的出版发行。正如地缘政治学理论家罗伯特·冯·舒玛赫所称,“每一幅政治地图都是一大武器”。早在1933年以前,地缘政治学的影响就已经渗透到学校的地理学之中了。随着希特勒的上台,“爱国地理学”、“防务地理学”等等成了口头禅。地图集中含有日耳曼精神的地图,波及俄国腹地,并用矛头来描绘这种政治上的扩张。当然,当今的《时代》周刊杂志在制图方面,为了强调某种政治观点,也未能摆脱有意识的偏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