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锡联回忆:珍宝岛反击早有准备!!!

zf17117 收藏 2 422
导读:1964年2月25日,中苏两国为解决边界争端开始举行谈判。 谈判中,双方在界河归属问题上出现严重分歧。 谈判一直持续到8月,因无法达成协议,只好告一段落。但是,关于珍宝岛等岛屿归属问题的争论为后来中苏冲突埋下了种子。 在1964年5月下旬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毛泽东说,战备问题是从我们同赫鲁晓夫多年的斗争中引出来的。从赫鲁晓夫大反华的趋势来看,我们要考虑到万一他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把战争强加在我们头上。因此,我们必须下大力气加强抵抗武装入侵的准备。7月10日,毛泽东在会见日本客人时批评说:“苏联占

1964年2月25日,中苏两国为解决边界争端开始举行谈判。

谈判中,双方在界河归属问题上出现严重分歧。

谈判一直持续到8月,因无法达成协议,只好告一段落。但是,关于珍宝岛等岛屿归属问题的争论为后来中苏冲突埋下了种子。

在1964年5月下旬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毛泽东说,战备问题是从我们同赫鲁晓夫多年的斗争中引出来的。从赫鲁晓夫大反华的趋势来看,我们要考虑到万一他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把战争强加在我们头上。因此,我们必须下大力气加强抵抗武装入侵的准备。7月10日,毛泽东在会见日本客人时批评说:“苏联占的地方太多了”,大约在一百年前,贝加尔湖以东的领土变成了俄国的领土,从那时起,海参崴、伯力、堪察加和其他地区,“凡是能够划过去的,他都要划。有人说,他还要把中国新疆、黑龙江划过去……我们还没有算这笔账”。

毛泽东果真要把被沙皇割占去的15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都要回来吗?未必如此。9月10日,毛泽东在同法国客人谈话时解释说,他强调旧事重提,其实只不过是“采取攻势,说些空话”,使赫鲁晓夫“紧张一下”,并没有改变边界现状的意思。

赫鲁晓夫下台后,中共中央采取一些措施,试图改善中苏关系,但未能取得成功。勃列日涅夫上台后,继续向中苏边界增兵,由赫鲁晓夫时期的10个师,增加到54个师,达100多万人。1966年1月,苏联同蒙古签订了带有军事同盟性质的《苏蒙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同时,苏方还在中苏边界多次举行有针对性的军事演习。

1967年1月,苏联在外贝加尔军区建立了针对中国的核导弹基地。1968年1月,配备有坦克和导弹的苏军开进蒙古,这些导弹能够打到兰州和包头……

当时,中苏边界纠纷主要集中在东段边界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靠中国一侧的两个小岛,即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的珍宝岛和七里沁岛的归属问题上。从1964年10月15日到1969年3月15日以前,苏联方面挑起的边境事件就达4189起之多,比1960年到1964年期间苏联方面挑起的边境事件增加了一倍半。

双方最严重的一次冲突发生在1968年1月5日。当天,苏军出动装甲车冲撞正在岛上从事生产活动的中国边民,当场撞死、轧死中国边民4人,造成中苏边界纠纷以来第一次惨重的流血事件。

事件发生后,1月24日,中共中央军委电示沈阳军区,要求加强中苏边界东段的边防警戒。中央军委还作了一些克制性的规定:如遭到苏方殴打,我方可以还手,但不要开枪;如苏方使用装甲车等向我冲撞时,我方可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并向苏方提出强烈抗议;如苏方用装甲车等继续向我冲撞并轧死轧伤我方人员时,我方可以相应地还击,如炸毁其车辆,棒击其人员等,但不准开枪射击;如苏方向我开枪,我应当场向苏方提出最强烈抗议,并鸣枪警告。当我方两次警告无效,对方打死打伤我方人员时,我边防部队可以开枪还击。但是,在采取上述自卫措施时,应做到“先礼后兵”,并且把还击行动控制在我方境内。

根据中央军委的建议,沈阳军区从值班部队中抽调了部分精干人员进入七里沁岛附近,进行反击准备。但苏方因东欧国家局势不稳而收敛了越界行为,直到乌苏里江春季开冰前,双方未发生武装冲突。

然而,1968年春夏以后,苏军飞机越过边境线进行侦察挑衅的事件却日益增多。

1968年年底,乌苏里江封冰后,珍宝岛成为双方冲突的焦点。12月27日,苏联边防军出动装甲车、卡车运载携带武器的军人登上珍宝岛,拦截上岛的中国边防巡逻队,并用棍棒殴打中国边防巡逻人员,中方人员用棍棒进行还击。在1969年1月23日的殴打中,中国边防人员有28人负伤,部分武器被抢走。从2月6日至25日,曾发生5起苏军殴打中国边防人员的事件。2月7日,还发生了苏军人员以冲锋枪向中国巡逻队方向发射6个点射的严重事件。但中国边防人员保持克制,并未开枪还击。

1969年1月25日,黑龙江省军区制定了在珍宝岛进行反对苏军干涉的方案,打算以3个连的兵力参加战斗,以一部分兵力上岛潜伏,如苏方以武力强行干涉我巡逻分队执行任务,潜伏分队视情况给予支援。2月19日,总参谋部批准了黑龙江省军区的方案。

可以肯定地说,中方对苏军的反击是经过充分准备的。经中央军委批准后,沈阳军区作了周密部署,抽调精干小分队,准备对付苏军的入侵和挑衅。黑龙江省军区决定,在靠近珍宝岛的边防站成立临时指挥所,沈阳军区还成立了虎(林)饶(河)前线指挥部。中央军委、沈阳军区强调,自卫还击要严格限制在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行动要迅速,不纠缠、不恋战,取得胜利后立即撤至有利地区。

3月2日,双方在珍宝岛发生了第一次武装冲突。当天,虎饶前线指挥部决定派出部队前往珍宝岛巡逻,并向中国一侧岸上派出2个步兵连、4个侦察排、1个无后坐力炮排和1个重机枪排,秘密掩护巡逻分队。上午8时40分,中国边防部队两个小组共30人前往珍宝岛巡逻。其中,孙玉国带领的第一巡逻小组上岛10分钟后,苏军立即从两个边防哨所派出70人,分乘2辆装甲车、1辆卡车、1辆指挥车向珍宝岛驶来,试图堵截中国巡逻队。

苏军上岛后,立即对中国边防巡逻队形成包围之势。中国巡逻队要求苏军离开珍宝岛,苏军不予理睬,继续向前进逼。此时,未被苏军发现的中国边防第二巡逻小组突然出现在眼前,并从苏军侧翼穿插过来,挡住了苏军的一支小分队。苏军发现中国军队早有准备,仓促之间向中国边防巡逻队开枪。中国巡逻队没有来得及展开,当即伤亡6人。中国边防军第二巡逻小组听到枪声后迅速还击,当场打死苏军7人。这时,正在珍宝岛中国一侧岸上隐蔽待命的中国部队,也奉命投入战斗。

战斗进行了30多分钟,于9时50分结束。据苏方的统计,苏军被打死31人。另外,中国边防军还击毁苏军装甲车1辆、指挥车1辆和卡车1辆,其余苏军人员退出珍宝岛。中国边防军阵亡17人,负伤35人,失踪1人。

珍宝岛冲突发生后,苏军在远东地区进入了临战戒备状态。此后,苏军多次派出配备有装甲车的武装部队越过乌苏里江,于3月4日、5日、7日、10日、11日、12日和14日登上珍宝岛。同时,中国边防军继续上岛巡逻,但双方没有发生冲突。

当时任沈阳军区司令员的陈锡联回忆说,这次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确实是经过中央批准,早有准备的。当时正准备开“九大”,大军区首长均已来到北京,因此,中央军委专门在京西宾馆开设了一个房间,架设了专线,由他负责直接与前线联系,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负责掌握国际方面的情报,随时向周恩来汇报,并由周恩来下最后决心。为了最初的战斗,我们准备了两三个月的时间,从三个军抽调了三个侦察连,一个连二三百人,由有作战经验的参谋人员带队,进行了专门的训练和配备,打得干脆利落。3月2日战斗结束后,“我们知道他们要来,就在江汉口大量埋了地雷。他们首先从西边来了辆坦克,我们给炸了,他们不敢走了。从正面来了30多人,炮火掩护。我们当时在岛上也没有什么人,但炮火都准备好了。在一个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岛上,苏方出动了几十辆车、几十辆坦克、装甲车,我请示总理:现在是开炮的时候了,得到总理的同意,我就让开炮。打了半个小时,珍宝岛变成一片火海,把他们的车辆都打了。他们没有再增援部队,也用炮向我们射击,我们也用炮回敬他们。”

鉴于苏军装甲车辆频繁进入珍宝岛活动,3月14日夜,中国边防军派出1个步兵班进入珍宝岛警戒,掩护工兵在乌苏里江的江汊上埋设反坦克地雷。此时,苏军向边界地区增加了一个摩托化步兵团、一个坦克营和4个大口径火炮营。3月15日一天,即发生了三次冲突。

从当天的冲突来看,双方都作了准备。苏军于凌晨4时就在边防总队长列昂诺夫的率领下悄悄地潜伏到岛上,试图给中国边防军以出其不意的打击。没成想,中国边防军比苏军准备得更充分。于是,列昂诺夫请求增援。等上报到莫斯科时,国防部长格列奇科正在印度访问,勃列日涅夫正在去匈牙利的路上,没有人敢下令增援。直到下午,勃列日涅夫才得知消息,同意派兵增援。等援兵出动时,珍宝岛战斗已经结束,列昂诺夫和一名中校在战斗中被打死。

苏军的几次进攻被打退后,加之岛上又埋设了大量地雷,也就没再登上珍宝岛。中国边防军在岛上只留了少量部队。

珍宝岛冲突后,苏联还准备对中国进行核打击,中国全国性的战备工作随之进入高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