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都督梦游记]甜月亮、小二嫂、红尘秀极

甜月亮、小二嫂、红尘秀极


甜月亮,一个甜甜的名字,一定是一个长的很甜美,一笑起来眼睛像弯弯月亮的漂亮女人。如果你要这样想,你就错了。可惜,甜月亮他不是女人,他是一个身高八尺的男人,这个叫做甜月亮的男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在铁血江湖里,他是一个使着奔雷剑的杀人如麻的人。但是,倒在他剑下的人,临死的那一霎那,竟然是很幸福的感觉,幸福得视死如归,让许多人感觉到甜月亮的神秘,奔雷剑的神秘。


据说甜月亮喜欢在月圆之夜杀人,而且,在杀人前他总要喝上点酒,不喝酒,甜月亮就感觉自己的奔雷剑法威力发挥不出来,这点,也让人感到奇怪。


现在,甜月亮正坐在水区的小酒馆里,小酒馆有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名字,小二嫂酒馆。此时,大雪纷飞,月儿正圆,在皎洁的月色里,飘洒着洁白的雪花,给这个圆月夜增添了几许浪漫。雪花飘舞,圆月高悬,今天,恰好是十五。十五!甜月亮杀人的时候!他正在喝酒!


酒,是烧刀子;菜,是一只叫花鸡。甜月亮坐在那,手里拿着鸡大腿,裂开腮帮子,大口地撕扯着。不时端起二大碗,咕噜噜就是一大口烧刀子。小酒馆里生意很冷清,只有甜月亮一个食客,店老板在扒拉着算盘,计算着一天的生意;店小二手拄着两腮在打盹,突然,店小二突然感觉很冷,打了一个激灵,惊醒起来,他就看见,店门口进来一个带着狐狸皮帽子,背着一个漆黑匣子的黑衣人站在哪里。门开着,外面的雪花飞舞着,店小二嘟囔着:“这鬼天气,开着门不冷都怪了。”


来个客人,店老板笑眯眯的眼睛亮了起来,这个风雪飘摇的夜晚,着实耽误不少生意,见客人上门,方下手中的算盘,急忙迎上前去,急忙吩咐店小二关门,并亲自迎了上去,满脸堆笑道:“客官,您坐,请问来点什么?”


那个戴着狐狸皮帽子的黑衣人,徐徐摘下了帽子,轻轻地放在桌子上,又缓缓解开背着的匣子,“当”地一声放在了脚边立着。店老板仔细一看,竟然是玄铁打制的匣子,正当店老板错愕地看着匣子的时候,匣子的主人说话了。


“二斤牛肉,一斤老白干!” 声音低沉,语气比外面的雪花还要冷。


店老板急忙叫着店小二:“小二嫂,快去替客人张罗酒菜!”这个店小二居然是老板娘!甜月亮也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店小二,呵,还真没注意,这个店小二确实是个女的,而且,细一端详,长得还挺标志,难怪这个店叫小二嫂酒馆了。


小二嫂答应一声,忙着去后厨张罗酒菜,店老板笑着对黑衣人说了声,请稍等,然后转身回到柜台后面,继续扒拉他的算盘,真不知道他一天的生意能赚多少天,甜月亮心里暗想,从我进来,他就一直在算账,现在还在算!


黑衣人冰冷的目光,此刻在盯着甜月亮在看,冰冷似刀的目光,让甜月亮感觉有点不舒服。甜月亮也在看着黑衣人,看着黑衣人的玄铁匣子。这个匣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小二嫂很快就把黑衣人要的酒菜端了上来,黑衣人先拍开酒坛子的封泥,用鼻子嗅了嗅,“恩,好酒,想不到穷山僻壤的地方还有如此美酒!”


小二嫂一旁应声答道:“客官,我们店虽然小,但酒可是方圆百里最好的!”


“恩,确实是好酒”黑衣人咕噜噜喝了一大口,抹抹嘴唇赞叹道。


小二嫂展开了笑容,道“客官,您慢用。您的匣子我帮您放在一边,别影响您喝酒。”小二嫂说罢,伸手欲搬铁匣子,小二嫂用尽了平生的气力,铁匣子却纹丝没动。黑衣人看着小二嫂,手已经压在了匣子上,冷冷地道:“还是放我的身边,离我远点我不放心。”


小二嫂讪笑了一声:“那客官您慢用,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转身悄然退回到角落里,可是一双秀目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个黑匣子。


甜月亮一斤烧刀子已经下了肚,放在桌子上的那把奔雷剑,依然在那静悄悄地躺着,不一会,剑鞘发出“咯楞楞”的声响。每一次,甜月亮动手杀人的时候,奔雷剑是能感觉道主人的杀气的。现在,杀气很浓,奔雷剑已经蠢蠢欲动了!他的目标是谁呢?


小二嫂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铁匣子,手心里已经浸出了汗珠,小二嫂擦了擦手心的汗,手里却多了一把细如牛毛的梅花针,蓄势待发,她的目标又是谁呢?


店老板的算盘还在噼里啪啦地响着,不过响着的声音蕴含着某种韵律,这时候甜月亮才发现,他的算盘也是玄铁的!铁算盘红尘秀极!江湖上做杀人买卖的高手,他的目标又是谁呢?


空气似乎凝结了,只有火盆里的柴火,霹雳巴拉作响,熊熊地燃烧着。奔雷剑还在那咯楞楞作响、小二嫂的手上又有汗珠凝聚、可是,打算盘的声音却戛然而止!难道红尘秀极出手了?


再看小酒馆里空无一人!我努力地瞪大眼睛寻找,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原来,这一切只是梦里,是都督做的一场武侠梦幻而已。


本文内容于 2008-7-27 14:38:42 被du3597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