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把诸葛亮塑造成智慧的象征。但是我觉得诸葛亮是小事聪明,大事糊涂,甚至可以说是愚蠢。

比如说他在《隆中对》中为刘备献的军事上的“钳形攻势”一计,我觉得就是一个非常错误的计策。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来看看他的计策:如果“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派一员上将带领荆州的军队从宛、洛向许都进军;刘备自己带领益州的军队从秦川向许都出击,最后达到消灭曹魏,兴复汉室的目的。诸君请想一想:这是集中优势兵力以歼灭敌人之计呢?还是分散兵力以受敌掣肘呢?从当时的情形来看,在魏、蜀、吴三国的实力对比中,蜀国的实力最弱,怎么能够把已经很弱的军队去一分为二去进攻敌人呢?更何况还有一个虎视耽耽的孙吴呢?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希特勒的德国也是两面分兵,西面对英法等资本主义国家作战,东面对苏联作战,结果导致失败。我这里绝没有同情法西斯的成分,我这是纯粹从军事的角度来分析。后来,关羽带兵进攻襄阳、樊城,威胁南郡,水淹七军,囚于禁,斩庞德,许都惊慌,华夏震惊。后来吕子明白衣渡江,关羽败走麦城,身首异处。这从荆州进击的东路大军就彻底失败了。可见,形式的变化远不是诸葛亮所能意料。这一变化,又大大的影响了他“东联东吴”的外交策略,导致后来刘备倾西川之兵报复东吴,致使东吴陆逊火烧刘备七百里连营,刘备带领残兵败将逃回白帝城,从此一蹶不振,躲在白帝城以至呜呼哀哉。这从秦川进击,攻击曹魏的任务就历史的落在了诸葛亮的身上了。

刘备把兴复汉室的任务交给了诸葛亮,诸葛亮不负重托,先后上表,六出祁山,可惜天不佑人,最后病丧五丈原。“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其后继者姜维也未能完成其遗命。后来钟会和邓艾二士争功,刘禅请降。诸葛亮未出茅庐时所献的东西夹击的“钳形攻势”也就画上了一个句号。

不是说这一个谋略不高明,只不过是这一谋略不符合刘备他们这一方的客观实际,有一点“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意味,从刘备、诸葛亮他们这一方的主观意愿来看,悲剧的以意味就更加深刻了。

想当年汉高祖刘邦盘踞汉中(今四川),也就是后来刘备诸葛亮占据的地方。他们用韩信之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从蜀中倾巢而出,和项羽决战,最后夺得天下。

衡量一个战略思想的正确与否,要看他的效率和效果,诸葛亮的“钳形攻势”的战略执行起来要受很多因素的制约,因而效率就要大打折扣,既然效率不高,效果就很难保证,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毛泽东同志总结历史上的战例,特别是历史上以弱胜强的战例,提出了“集中优势兵力,打其虚弱”的战略战术思想,以及“在运动中消灭敌人”战法,指导了红军的四次“反围剿”取得胜利,万里长征胜利到陕北,八年抗战的胜利,解放战争的胜利等等。毛泽东同志也不赞同诸葛亮分兵对敌的“钳形攻势”,所以他以诸葛亮为鉴,融入现代战争的理念,指导中国革命,夺取了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一个崭新的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