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海军的地位次于陆军,其重要性与陆军相比是微乎其微的。1935年前,优先得到满足的是陆军和空军的要求而不是海军的要求,因此,海军建设一直没有多大进展。1935年以后,建造了大批的潜艇和小型鱼雷艇,而到1941年,苏联舰队便拥有三艘战列舰(其中两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下水的)、七艘巡洋舰、五十九艘驱逐舰、二百六十九艘鱼雷艇和二百一十八艘潜艇以及大批布雷舰、扫雷舰和辅助舰。虽然苏联海军在数量上很可观,但它的装备、训练和效率都远不及德国海军。

苏联海军官兵的军衔,与其他海军强国的海军类似,但是海军政治委员都是从整个苏军中调任的,而沿用陆军政委的军衔。拥有二千五百多架飞机的海军航空兵,实际上是一支以岸上机场为基地的苏联空军的分遣单位,它的人员保持陆军军阶并穿陆军制服。海军陆战队不是苏联海军固定的组成部分,虽然大批海军官兵后来被组成那些在陆战中发挥显著作用的海军陆战旅。

1941年苏联海军下辖四个相互远离的舰队。最大的三个舰队是:以塔林(雷维尔)为基地的波罗的海红旗舰队、以塞瓦斯托波尔为基地的黑海舰队以及以符拉迪沃斯托克为基地的太平洋舰队。第四个舰队是以不冻港波利亚尔诺耶(摩尔曼斯克附近)为基地的北方舰队,它比另外三个舰队规模小得多。除了后来降为分舰队的以阿尔汉格尔斯克为基地的白海舰队外,还有属于内河的平斯克分舰队(在普里皮亚特沼泽地区和第聂伯河活动,以平斯克和基辅为基地)和多瑙河分舰队(以伊兹梅尔为基地)。

1941年6月,在戈洛夫科指挥下的北方舰队只拥有八艘驱逐舰、十五艘潜艇和不到二十艘的其他小型舰艇,另有一百多架飞机进行支援。尔后到夏季,从远东舰队又调来五艘潜艇。以阿尔汉格尔斯克为基地的,后来被置于北方舰队指挥下的白海分舰队拥有二十艘左右的鱼雷艇和扫雷舰。1941年的秋季和初冬,北方舰队在挪威北部和芬兰的沿海水域有一定的作战机动自主权,因为希特勒的战略是立足于通过芬兰领土上发起的地面进攻,占领摩尔曼斯克和切断摩尔曼斯克铁路的。有鉴于此,德军派往这个战场的空海军部队就微不足道了。北方舰队轰击了德军山地军后方的沿海地区并从海上遣送特遣队登陆。它还对德国在挪威和芬兰沿海的船只实施了几次进攻,但是那些进攻的潜艇出于作战时缺乏勇气或技巧而战果甚少。

1941年到1942年初,摩尔曼斯克和阿尔汉格尔斯克因成了进口英美援助物资的港口而显得特别重要,这种重要性一直保持到1942年复活节后日本舰队撤出印度洋时为止。南部海上航线的畅通,使开辟和发展穿过伊朗进入苏联的陆上通道有了可能。当地中海和苏伊士运河对英美船只开放时,苏联穿过伊朗的运输量又有了增加,波斯湾航线终于变得与北部海上航线同样重要了。通过太平洋进入苏联远东滨海各省的第三条海上航线,美国船只在1941年12月日本开始参战以后就不能使用了。苏联货船和悬挂苏联红旗的美国货船却继续使用太平洋上的航线,但这条运输线缓慢,特别是因为所有的补给品还必须通过铁路运输横越幅员辽阔的西伯利亚和俄罗斯中部地区。一直到1943年,符拉迪沃斯托克输入的补给品总量才超过了摩尔曼斯克和阿尔汉格尔斯克的输入总量。

可是在1941年和1942年,北部海上航线是驶向苏联的主要航线。海上运输是靠英国海军控制和护航的船队进行的。美国军舰只是某些护航队的组成部分。苏联为保护这些运输船队所作的贡献是微乎其微的,尽管按理说,北方舰队负责的作战地区要伸展到北部海上航线的西半部。苏联空军的飞机断断续续地在海湾上空活动。苏联货船没有几艘加入运输船队,虽然有些货船一直独立地航行到1942年和1943年最后转入太平洋航线时为止。早期驶往苏联的运输船队到达时,没有遭到损失或严重的破坏。

1941年深秋,该航线引起了希特勒的注意,因为他担心英国在挪威登陆。从1941年底至1942年初的冬季里,他决心切断通向苏联的北部补给线。德国空军加强了它在挪威北部的兵力,到2月中旬那里已有一百七十五架飞机。德国海军在该地区集结了水下和水面两类舰艇。1月,德国新造的“提尔皮茨”号战列舰,抵达特隆赫姆,尔后不久又增加了“舍尔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和“希佩尔海军上将”号重巡洋舰。这几艘舰只还进一步得到了轻巡洋舰以及支援的驱逐舰和潜艇的加强。从此以后,运输船队就同时遭受到德国空军和德国海军的袭击。在1942年夏季白夜期间,盟军的军舰和运输船只损失惨重。空中和潜艇的袭击所造成的破坏最为严重。

英国向莫斯科派了一个包括海军小组在内的军事代表团,在摩尔曼斯克、阿尔汉格尔斯克和黑海都驻有英国海军特遣队。这些特遣队以及护送运输船队的英国皇家海军护航队便有机会就近仔细观察苏联海军的实际情况。可是英国海军和苏联海军有着根本的差别,在寻求合作和相互了解的基础方面产生了困难,苏联军官,特别是政委,猜疑心重,有时故意设置障碍。苏联军官不懂英语,英国海军代表团则很少有人会说俄语。英国军官能够理解或容忍苏联别具一格的政治-军事制度和斯拉夫气质的恐怕为数不多。这些英国军官就苏联的态度和行为提出的抗议报给伦敦,不能经常得到英国政府或外交部应该给予的支持。结果,当然不难理解,为什么英国观察家对苏联海军评价很低,对苏联水兵因陋就简地充分利用不足的装备始终不给予足够的肯定。

照英国人的观点,苏联北方舰队的作用非常次要,因为它只有五艘驱逐舰与运输船队一起出航,而英国、美国和波兰却有二百零三艘军舰参加护航。另一方面苏联历史记载的北方舰队的活动和成就同英国海军上将迈尔斯及其参谋人员和联络官当时所作的描述相去甚远;苏联历史学家甚至说苏联海军在北极水域是与英美两国海军一起进行这场战争的,这给人的印象好像运输船队所取得的成绩,主要应归功于苏联强大的空中和海上支援。

接替麦克法兰将军率领英国军事代表团的海军上将迈尔斯后来说,苏联海军探测水下潜艇的测听装置效率很低,而且它还没有磁雷,不懂得消磁,没有雷达,不懂得扫除磁性水雷或音响水雷的方法。苏联海军人员似乎不是受到自卑感的折磨就是对他们自己的技术能力具有一种完全不适当的自信心。他们不喜欢单调的日常工作,对扫雷和护航工作很快就感到厌烦。据英国的报道,苏联一些货船船员在北极的海上运输中表现了坚韧不拔的精神,但许多执行护航任务的海军人员则不一样,他们似乎愿意留在港内而不愿意出海。据说他们的出海率很低。苏联偶尔有几艘军舰到科拉半岛海湾外迎接海上运输船队,但是苏联护航舰艇通常受领的是从科拉半岛到阿尔汉格尔斯克这一段海路的护航任务,因为英国人认为苏联军舰在近海活动为好,在这种情况下,苏联的高级军官,不论他的军阶有多高,总是被置于英国海军的指挥之下。英国对苏联海军不抱什么希望。德国潜艇埋伏在科拉半岛海湾外,结果,英美就在北俄罗斯沿海这一带损失了五分之一的舰艇;照英国的说法,尽管盟军不断迫使苏联保持该地区安全,然而苏联海军及其航空兵在摧毁敌军潜艇和轰炸机方面战果甚微。

至1943年,苏联北方舰队据说已有九艘驱逐舰、二十二艘潜艇、十六艘扫雷舰、二十艘猎潜舰、六艘鱼雷艇以及至少三百架飞机。

波罗的海红旗舰队基地,原先设在喀琅施塔得,但在1940年该主要基地向前移至塔林(雷维尔),喀琅施塔得便留作后方支援基地。较轻型的舰艇中队均被部署在芬兰湾外的李帕加(李包)、温道(温次匹尔斯)和乌斯季德温斯克(德维纳河口)。波罗的海舰队由特里布茨指挥,据说曾拥有两艘旧战列舰、两艘巡洋舰、四十艘驱逐舰、六艘鱼雷艇、一百多艘鱼雷快艇以及九十三艘潜艇。1941年6月德国海军倾其全力与英国作战,因此,只有五艘潜艇、四十艘鱼雷快艇和十艘布雷舰可供波罗的海作战之用。德国舰队原先属于古泽指挥的波罗的海司令部的编成内,但是后来又建立了C和D两个海军司令部来接管守备部队和那些已被占领的波罗的海沿海的岸防设施。同年11月,C司令部被解散,D司令部接管它的任务,成了以奥斯特兰为新番号的海战司令部;它的司令富是布尔夏迪,司令部设在塔林。西波罗的海以及后来整个波罗的海的指挥权终于都归波罗的海总司令施蒙特(后来是库梅茨)统管,其总部设在基尔。

德国空军的优势和德国海军的骁勇善战,使苏联遭到严重的伤亡。德国海军在芬兰的协助下,在横跨芬兰湾的进出口设置了雷障和钢铁栅栏网以阻止敌军进入更为开阔的波罗的海。9月和10月驻守在波罗的海岛屿上的苏军均被肃清,苏联撤出了在芬兰湾进出口处汉科和奥登肖尔姆的基地。于是喀琅施塔得和列宁格勒成了主要的海军基地,拉万岛成了前进基地。12月芬兰湾封冻,芬兰军队便越过封冻的芬兰湾进攻拉万岛上的海军基地和停泊在喀琅施塔得沿岸的军舰,舰上的水兵被迫用轻武器、铁丝网和反巡逻来进行自卫。

1942年4月,芬兰湾解冻后,苏联海军便清除了列宁格勒、喀琅施塔得,尔后到拉万前进基地这一带的水雷,并开始在设置了障碍的芬兰湾进出口以东的有限水域内进行潜艇训练。从6月起,苏联海军下定决心,突破德芬设置的障碍,结果苏联有一批潜艇突破雷障,进入了开阔的波罗的海水域。可是,由于人员训练和装备都不理想,这些潜艇的战果很小,1942年轴心国在波罗的海海上运输队中的一千七百三十八艘船只中仅有二十六艘被击沉,而德军却声称在此期间击毁了十艘苏联潜艇。英国皇家空军,特别是它的轰炸机部队的空袭,对德国在但泽湾的运输船只和潜艇训练的破坏超过了苏联波罗的海舰队所造成的破坏。

可是在1943年期间,东波罗的海的形势开始发生急剧的变化。苏联海军拥有两艘战列舰、两艘巡洋舰、十一艘驱逐舰、三十三艘潜艇、五十七艘扫雷舰、二十九艘大型鱼雷快艇、七十五艘小型鱼雷快艇;海军航空兵拥有的飞机总数从二百八十架增至八百八十架左右。增加的这些飞机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德国巡逻舰和布雷舰中有许多是由渔船改装而成的,不但缺乏武器装备而且速度又慢。它们由于空袭猛烈,白天再也不能在布了水雷和敷设了钢铁栅栏网的水域进行巡逻。苏联舰艇开始清除并突破水雷障碍。1944年苏联空军活动的增加,芬兰的投降以及苏联陆军在波罗的海各国的攻势,造成了一种迫使德国海军放弃芬兰湾和东波罗的海的局势。苏联波罗的海舰队将大部兵力留在喀琅施塔得和列宁格勒,用炮火支援陆战,而德国海军也将那些仍在服现役的重型军舰以及驱逐舰和鱼雷艇组成以蒂勒和罗格为首的近海战斗群,为那些在波罗的海国家作战的德国地面部队提供炮火支援。

在1945年冬去春来的季节里,德国仍控制着库尔兰和东普鲁士附近的波罗的海水域,而且德国那些没有军舰护航的运输船只在自己的领海航行也没受到苏联潜艇多大的干扰。这可能是因为强大的波罗的海舰队在坚冰封冻的芬兰湾内仍动弹不得,也可能是因为它无论如何都无法出海,因为大批海军官兵已调往陆军,军舰缺少人手。不论是什么原因,反正这支强大的舰队滞留在芬兰湾内出不去。可是到1945年,苏联空军在波罗的海地区的活动却令人生畏。在战争的最后八个月内,在波罗的海被潜艇击毁的德国舰船为三十三艘(十万零二千吨),而被空军投的炸弹或鱼雷击沉的商船却达五十七艘、军舰三十四艘。尽管这样,从1月到5月期间,仍有一百五十多万的德国军民经海路安全地撤出了库尔兰,东、西普鲁士和波美拉尼亚。

1941年,奥克佳布尔斯基指挥的黑海舰队的编成内,据说有一艘老式战列舰、五艘巡洋舰、十五艘驱逐舰,可能还有多达五十艘的潜艇,以及为数众多的鱼雷快艇和轻型舰艇。为对付这支令人生畏的力量,罗马尼亚最多能部署四艘驱逐舰、三艘鱼雷艇、一艘潜艇和若干艘近海舰艇。在战争初期,黑海舰队享有德国空军也无可奈何的海上优势。黑海舰队除了轰击德国和罗马尼亚在黑海沿岸的阵地和设施以外,实际上还袭击了敌人海上的运输船只。它还掩护苏军守备部队和部分居民顺利地撤出了奥德萨,而且它还从克里木半岛运走了一批部队。1942年内苏联丢失了塞瓦斯托波尔海军基地,也不能再使用诺沃罗西斯克,因此所有的舰船不得不以高加索的港口土阿扑谢、波吉和巴统为基地。德军占有了克里木半岛上的海空基地,从而也就获得了几乎是无可争辩的黑海海上优势。

德国海军将大约五百艘小型货船和小型军舰(其中包括六艘排水量约为二百五十吨的IIB型袖珍潜艇)溯易北河而上到德累斯顿,尔后经公路将它们转运到多瑙河畔的因戈尔施塔特重新下水,接着顺多瑙河而下到黑海,所完成的内陆旅程为一千五百英里。经由这条路线转运的有二十三艘扫雷艇、十六艘鱼雷快艇、五十艘登陆艇和二十六艘猎潜艇。自1943年起,轴心国海军由驻索非亚的南方海军集群司令弗里克指挥,其属下是驻黑海的海军上将基泽里茨基(1943年11月以后是布林克曼)。这一部分海军的编成内有四个主要司令部:驻在刻赤的高加索司令部,驻在雅尔塔(后来在塞瓦斯托波尔)的克里木司令部、驻在马里乌波尔(后来驻在奥德萨)的乌克兰司令部以及驻在康斯坦察的罗马尼亚训练司令部。1943年德国海军的编成内有六个潜艇分舰队、一个由十三艘鱼雷快艇组成的鱼雷快艇分舰队、两个由二十二艘扫雷艇组成的扫雷艇分舰队、一个设置障碍的分舰队、三个由猎潜艇组成的分舰队以及一些由登陆艇和护航舰组成的分舰队。罗马尼亚海军只有四艘驱逐舰、三艘鱼雷艇、三艘潜艇、三艘炮艇、三艘布雷舰、七艘浅水重炮舰以及十五艘摩托快艇。

负责与黑海舰队进行联系的英国联络官的职责之一,是提供有关轴心国运输船只动向方面的情报以及通报地中海的气象预报。他一再催促苏联指挥员对航行在乌克兰沿海的德国和罗马尼亚运输船只采取更富有进攻性的行动,但只是白费唇舌。他从苏方得到的总是千篇一律的回答,即苏联军舰没有空中掩护不能出海。这些英国海军军官的看法是黑海舰队的装备和训练都不行。至1943年,黑海舰队只有四艘巡洋舰、八艘驱逐舰、二十九艘潜艇和六十七艘鱼雷快艇,以及一支约有二百八十架飞机的海军航空兵。然而在此期间,克莱斯特已撤出库班河,而且德军第17集团军也已渡过刻赤海峡进行后撤,横渡海峡时并未遭到苏联海军的干扰。到4月份,驻在克里木半岛的轴心国部队中的大部分经由海路撤离,除了在快撤完时曾遭到空袭外,仍未遇到严重的干扰。

苏联海军缺乏胆略可能有多种原因,但决不能归于缺少航海经验或海军传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海军装备陈旧,质量低劣,而且它的指挥水平、航海技术和技术训练远不如德国海军。优秀的军舰指挥员,特别是潜艇和较小型舰艇的指挥员,既要坚定沉着又必须具备主动性和独立自主精神,因为他们要长时间独立作战。当时在苏联海军军官身上这些特点肯定不十分突出。他们通常消极被动、逃避责任。根据与他们一起工作过的英国海军军官的介绍,他们有时好像受到与他们共事的政委的制约。甚至那些次要的决定也要请示莫斯科。

在谈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海军指挥员缺乏进攻精神时,某些提供情报的德国人士认为,斯大林可能想保存他的军舰以便到战后能对英美海军的优势进行挑战。实际情况当然不是这样。比较可能的倒是,这位独裁者除了想把军需品运到摩尔曼斯克和阿尔汉格尔斯克以外,对海战毫无兴趣。苏联在1941年和1942年承担了几乎所有的陆战,因此,也可能是,即使苏联海军有能力和手段承担海战任务(其实它并没有这种能力和手段),斯大林也会认为没有理由让苏联花费力气为那些他认为拥有大量军舰和飞机的盟国的利益去肃清北极海上的德国轰炸机和潜艇。控制北极海、波罗的海和黑海海面的关键在于空军。直至1944年初苏联才在波罗的海和黑海获得决定性的空中优势。

如果斯大林肯让苏联舰队出海与德国海军交战的话,苏联舰队早就不计损失地出海作战了。但是,谁也不会相信,斯大林不想将苏联海军作为一支为陆战提供兵力的预备队。1941年6月至9月期间,就由波罗的海舰队调入组建了六个海军陆战旅(每个旅约有五千人)开赴列宁格勒作战,后来又从六个旅增加到九个旅,波罗的海红旗舰队总共为陆战输送了十三万名海军官兵。1941年10月,根据苏联国防委员会的决定,另外又组建了二十三个海军陆战旅。这样一来,海军输送给陆军的官兵总人数,便达二十九万名,远远超过仍归海军指挥的海军陆战旅的十万名海军官兵。海军这些陆战旅的人数由于伤亡而减少。其中许多旅最后仅成了徒具虚名的海军,因为他们常常是由陆军军官指挥,并从西伯利亚中部那些连海洋也从未见过的人中获得补充兵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