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与迷糊的遭遇[斑竹已阅]

越战后的五月,新兵伞降实做的季节,大概是我的第四次跳伞吧,也是我随部队跳的第三次,登机、离机一切正常,下降过程却遭到一福建的伙计的骚扰,大约在三、四百米时这伙计似乎是为了体验一把操作的感觉竟然直接朝我奔来,下面的地面指挥的嗓音都变了调的叫他拉开,这伙计……还是不管不顾的朝我奔来,呵呵、厉害啊,等我拉操纵带避他时这哥们已经第一次伞灭失效了,下面的指挥连喊代骂的咋呼时我努力的摆脱着,有常识的都知道如果摆脱不了他,我就他的是继续,缘分啊,无论我怎么跑这哥们矢志不渝的追寻着,无奈之下我俩只好交替着朝地面奋勇着,最后还是这伙计体重大时机好占了起手领先一步着陆,当时就摔得起不来了,哈哈!----我?我下来时伞开正常平安着陆一切OK【不好意思、放了一个洋屁,与时俱进嘛】

如此废话不为回忆,只为救灾的小弟兄们受到的不明之冤鸣不平,我想说的是“大家都是人,你就是他、他就是你,谁都不是神,责任与义务可以让军人牺牲一切,可作为公民的你又该如何做呢?

本文内容于 2008-7-27 14:29:19 被zhao2365192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