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是完美的,日本人也是如此。日本人最大的劣根是残忍。虽然日本人向往礼仪、学习礼仪,但是他们骨子里仍然是野蛮的,兽性十足,这个在他们的侵略战中完全暴露出来。如今日本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在对待中国时表现的咄咄逼人,不可一世。他们认为大和民族的子民为了生存,就必须千方百计击垮对手,在生存权得不到保证的社会里,倾轧同胞的能力越强,其生存的几率就越高,为了生存和保全自己,不择手段就是最好的手段。仁慈是保存自我最大的弱点,暴虐则是保全自己最大的优点。一个在丛林社会法则里生存了1000多年的民族,仓促之间要革除其野蛮暴虐的性格,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日本民族自明治维新之后形成的强大的民族凝聚力震惊了整个世界,这种以天皇、神道教和国家主义三位一体形成的国家机器,使大和民族具备了整齐划一的民族结构,形成了“人人为日本而生,人人为日本而死”的日本民族精神。日本民族“一亿玉碎”的强悍性格既使得日本人迅速实现了民族崛起,也迅速堕入了军国主义的魔障。这种无与伦比的民族力量摧毁了国民的个性,却能成就一个铁血帝国的霸业。日本的举国体制的成功,是时代的造就,却不是民族的幸事。毕竟一个以政教合一的国家机器奴化人民、压抑个性的民族,是经不起历史的考量的。

气量狭小。日本人的地理环境造就了他们心胸狭隘的个性,没有包容心,缺乏谅解,从不承认自己的不足和过错。他从不承认自己的侵略罪行就是最好的佐证。他不但不会原谅别人,连自己都不会原谅,所谓的武士道自杀精神就是那样,都不会给自己重新来过的机会。岛国环境诞生的岛国根性,使日本人中产生了一种过分强烈的自我认同感。这就使得日本人断然决然把人类分成“我们”和“他们”两类,除了日本人,就是非日本人。这是一种现代岛国部落心态。即使日本人从中国和西方引进了大量的政治经济制度、文化艺术和宗教形态,也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日本人的这种心态。

排外。日本人非常排外,在日本很少有其他国家的侨民,他很难接受他人。日本人的国粹是什么?是相扑,就是圈一块地,把别人赶出这块地就是者,他们崇尚以小搏大(因为他们很小)。为了相扑,没完没了的吃和训练,为了把别人赶出去,获得,就算自己只能活40岁也愿意。因此不管有没有能力,他都要发动侵略战争,圈一块地,然后把别人赶出去。这种内外有别的观念虽然有利于形成日本民族最纯净的单一性,催生一种强大的民族凝聚力,但这种性格发挥到了极至,也会养成孤傲、冷漠和自私的民族性格。从本质上讲,岛国根性就是一种不愿意对世界和别的国家负责的狭隘的小集团主义。 日本人的这种只能胜不能败的民族性格,使日本民族缺乏一种深刻的宏观思维,更缺乏一种以柔克刚的政治智慧。往往只知道前进,不知道后退,只知道赢利,不知道人和,只知道本集团利益,而不顾及他人的感受。

欺软怕硬。在路上你和日本人不小心碰撞了一下,如果你使劲得给他一耳光,掐着他的脖子骂到:“***,走路没长眼睛阿!?”他会对你说:“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如果你对他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小心碰到了你”,他会非常粗暴的对你说:“妈的,活的不耐烦了,给老子跪下赔礼道歉,赔偿我的损失!”这些在日本的外交政策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请记住朱熔基总理访问日本时在电视台接受日本国民提问的场景。是日本普通民众问,为什么中国老是提出让日本道歉的问题?朱总理回答,你可以想想,日本什么时候向中国人民道歉过?这就是日本人民倒打一耙的精神——为什么你总让我道歉?能提出这样的问题,潜台词很简单:暴力征服是日本民族的天性,你挨了打说明你穷弱落后,活该!道歉?等你能打赢我再说。如今韩国人也得到了日本人的真传,日本对韩国的殖民通知最大的成就就是把韩国人变成了日本人的复制品、翻版。看看两个国家对待中国的态度,竟是如此的相似。然而韩国人比日本人还蠢,他们比日本人还意淫,明明对世界一无所知,却天天以为自己是最先进的国家,可笑。

缺乏独创。由于他们的排外和狭隘,日本人缺乏创新的最核心能力,日本人没有原始创新的东西,只会学习借鉴他人的,不能够创造出真正开天辟地的东西。这几年他的经济没法发展,就是没有可以借鉴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造成的。蒸汽机、电、核动力,是日本人发明的么?铁路火车、公路汽车、天上飞机、海上机动轮船,是日本人发明的么?现代冶炼技术、电话、电脑等,是日本人发明的么?(当然,不是说日本人没有任何发明,比如活动的圆珠笔芯、各种改进型产品与技术与卡拉OK以及诸多游戏软件,都是日本人的发明。可这些都与如此生猛的经济奇迹几乎没有关系)。如果推进生产力产生质变的这些发明都不是日本人所为,那就意味着,这个民族只能从正常的周边技术规律走工业道路,从正常的内外贸易活动走商业道路。可是如果那样,会有日本国经济上的生猛奇迹么?

这就揪出大和民族的又一个劣根,掠夺性。

掠夺性。因为日本什么都没有,但是他又想活得好,因此只有掠夺,掠夺是这个民族的天性,以前的武装掠夺到现在的经济掠夺,即是最好的佐证。 日本国的战争历史告诉世界:日本国民是以战争为生存竞争主要方式的,战争是日本民族的生命;崇尚战争与征服,崇尚杀戮与掠夺,是日本民族的最高美学;离开了战争与杀戮,这个民族就会茫然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如何生活;宁可疯狂的向世界出击而惨败,躲在大海岛屿的山洞里舔着伤口回味美妙的杀戮经历,也不肯过平平淡淡的和平岁月——这就是日本民族。 日本民族对于因战争而丢失领土与死伤人口,没有丝毫的悔恨与愧疚。他们唯一的反思是“怎么没有那样打?如果那样打不就赢了?”整个二战期间,日本人不但从中国全面掠夺,而且在整个东亚、南亚全面掠夺。日本在战争期间运回本土的资源、产品、珍宝以及无数的历史文物与艺术品,是根本无法用数字计算价值的,是千亿美元还是万亿美元,估计以精细自诩的日本人自己也说不清楚。日本人可以炫耀自己。远离日本的外国人投以钦敬的目光,我们也可以理解。惟独中国人应当清醒的蔑视日本的经济奇迹。正是中华土地的资源财富人口“滋养”了日本。我们应当永远记住,没有这种战争吸血,日本只是个苍白的小瘪三! 日本国的经济资本全部是靠掠夺积累的,是世界所有国家中最为血腥邪恶的资本。然则就是这样一个邪恶血腥的资本经济,居然也被许许多多的国家与“人民”当作优秀民族的典型来论证。具有掠夺根性的民族,掠夺的原因绝不是自己没有自己匮乏,而是本能的要将全世界资源据为己有的掠夺本性。强盗富起来之后如果还要做强盗,你能说他是因为什么“匮乏”么?精明邪恶的日本民族明白,世界资源是有限的,总有一天会有普遍的资源危机。需要资源,一是战争掠夺,而是用加工品交换。等到世界资源耗到尽头的时候,日本人才会开始享用自己的存粮。那时侯,日本人将会骄横的宣布,大日本是资源储备最丰富的国家,是环境保护最好的国家,是眼光远大的优秀民族!

然则,那一天还有没有日本这个作为国家形式存在的民族?还真难说。

盲目、局限性的自我膨胀。这个可以从相扑中看出,欧洲人、美国人崇尚的运动是足球、篮球、橄榄球、棒球等等有进攻、有防守的集体运动,这些运动讲求个人的能力,也讲求集体的团结,一个球队要强大,是大家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相扑就是一个人的运动,而且很变态,不同于拳击、散打等等,追求的是人的毅力、体力、运动技巧,相扑就是使一个人的身体无限制的膨胀,然后用自己满身的脂肪把别人赶出去, 日本民族在他们的血统里就有欺软怕硬的习性,同时由于地理位置上地处岛国,在历史上远离大陆的国家一般都会由于有大海的屏障而产生优越感,但也正是因为地处岛国所以也很团结同时又深具忧患意识(他们不团结也不行,本来就呆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要是再自己人干自己人,那死光了就没人了)各个民族都有其好的一面也有其不好的一面,日本人的劣根性是相对的,我们先不说如何改变他们(除非咱能牛B到把他们全整俺们东北这噶达来劳动改造)。在白人的眼中日本人是有教养的文明人,究其根源,就是日本民族欺软怕硬,可以在白人的面前摆出奴才相,而在邻居面前穷装。这些都是他们骨子里的东西,是很难改变的。这个世界上有两件事是最难办到的。一是把别人的钱放进自己的口袋里,二是把自己的思想放进别人脑袋里。所以他们不变,而我们又想改变现状,那就只有我们变,我们变的唯一办法就是变的强大。如果有一天我们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导,小日本这帮孙子你就是没事踹它两脚,它照样管咱们叫爹。的确,人类世界是强权本质。只有自己变成强者,才能找回历史的真理与真理的历史。否则,就有人说你是红眼病。日本民族恰恰就是这样,它顽劣的品性始终认为中国不是它的对手,俄国也不是它的对手,只有美国人打败了日本,所以我高兴美国人虐待心甘情愿的奴颜婢膝,至于中国,哼哼哼……仇恨的根源竟然是“我为什么没有消灭你,你本当被消灭”!显然,这里带有一个自认优秀的工业国家竟然不能战胜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病夫国家”的恼羞成怒,也带有蛇吞象未遂而产生的遗恨。

对于日本这样一个民族,这样一个国家,我们最关心的还是其前途与命运的归宿。因为日本民族的未来与中国民族的生存利益息息相关。即或没有历史的恩怨,地缘政治也使中国与日本不可避免的形成两强对峙,且中间没有任何缓冲地带。这是世界范围内唯一的近距离的两强对峙,也是世界范围内唯一的亚文明国家与母体文明国家的仇恨对峙。

在日本人看来中国人的忍耐力很强,但同时中国人的爆发力也很强,非常记仇。日本在历史上得罪过中国,一旦中国强大,他们必然遭到中国的疯狂报复,所以必须让中国永远成为二流国家,否则日本人将死无葬身之地. 而且日本人认为,中国人是一个鱼腩民族,现在也照样值得他们蔑视,优胜劣汰,中国民族应当被日本民族征服统治。日本民族从来没有中国的强大与新生而放弃自己的吞并野心,它认为自己更强大。日本人正在千方百计的寻找灭亡中国的各种手段,包括如何使中国分裂为若干个小国,包括如何最大限度的利用台湾牵制中国,包括如何联合西方国家与地区军事强国包围孤立中国,包括如何挑拨相关国家对中国的不信任,包括限制中国高技术的进口,等等等等。所有这些以及许许多多我们还无法知道的阴暗手段,都说明了一个问题,日本没有忘记征服中国的美梦,而是自觉的将中国看成它最大的威胁,非彻底占领统治而后快。

国人应该从中日友好的迷梦中醒来了,中日之间毕有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