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英国《泰晤士报》网站7月25日报道,玛丽·马(音)昨晚11点10分加入购买最后一轮北京奥运会门票的队伍。她希望能为自己七岁的女儿买到两张跳水比赛的票。但她对眼前的一幕感到有些沮丧。在她前面绵延排起一条史上最长的长龙。队伍中有数万人,其长度已超出人的视野。


马女士与队伍起点有两三公里的距离。这条巨型长龙印证了,奥运会在从最穷困的农民到最阔绰的富人的所有中国民众中间引发了浓厚兴趣和民族自豪感。


与此前几届奥运会相比,即便最没有名气的北京奥运会赛事门票都被一抢而空。奥组委官方网站今年5月开始发售第三阶段的138万张门票。开售一小时内,官网的点击量便达到2700万次。这批门票两天内售罄。


现在离奥运会开幕式仍有两周时间。但北京警方已拘留了60名票贩子。这些票贩子以高出票价100倍的价格出售门票。一男子试图把四张价格为50元人民币的中美奥运会篮球赛门票卖到每张5000元。


对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来说,今天开始的奥运门票销售是他们能有幸目睹被视为该国重大时刻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他们在尽力抓住这次机会。


这些人中有只身一人前来排队的,有与家人一起来的,也有组团前来的。他们带来了帐篷、遮阳伞、竹席、瓶装水、炸鸡和西瓜。灯光下,有的人在打牌,有的人在打麻将。就连上厕所也要排起令人生畏的长队。


英国《卫报》7月24日报道,作为一场耐力赛,这对很多运动员都是种挑战:他们不仅要忍受12个小时的酷热,还要与一大群对手竞争。


北京的一万多名体育迷展示了奥运有多热:他们整夜都在外面“安营扎寨”,就是为了抢购第二天早晨9点发售的奥运门票。而队伍随着时间的流逝还在变长。


警戒线里站满了排队的人,有商业头脑的当地人在长长的队伍旁边卖起啤酒、饮料和盒饭。


密苏里大学的学生马特·洛思罗普说:“我们觉得提前13个小时来这儿已经很了不得了,现在才知道,我们该提前两天就过来。”他和几个同学都打消了排队的念头,在路边吃起饭来。“现在我们只是在闲逛,感受一下热情和气氛就很好了。”


然而,随着队伍逐渐壮大,人们的火气也越来越大。烦躁的北京人围着警察,问怎么才能避免被人插队。重庆的退休商人袁贤富(音)也是体育迷,他一个月前就来到北京,希望能买到奥运门票。他说:“他们其实可以给我们号,这样明天再来就行了。


法新社7月25日报道,23岁的雷鹏(音)走开的时候,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他在人行道上睡了两个晚上,终于从千军万马中胜出。


这个学工程的安徽小伙子几乎站在一条超长队伍的最前面,结果成功买到了热门赛事的两张门票———男子110米栏决赛。小雷说:“很难,但很值。”他从23日中午就开始排队了。


人们对门票的需求非常大。在国家体育场附近的一个主要售票点,有一万多人从昨天就开始排队了。到了今天早上,当局调来大批警员维持秩序,因为排队的人暴增至四五万。


这些数字是一名公安分局官员提供的,而且这只是这一个售票点的情况。在北京及协办城市的其他场馆周围还有别的售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