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裸泳岛何必扯上“与世界接轨”

灭日战魂 收藏 0 24
导读:近日,性学家潘海教授发博,力挺在国内设立裸泳岛,并提出最适宜的地点为珠海的庙湾岛。他称,“这样,社会主义中国在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就有了一个可与世界接轨的裸体活动场所”。(7月25日《新快报》) 性学家方刚提出要在中国设立裸泳海滩,性学家潘海发博力挺,他们将设立裸体活动场所进行到底的精神,让人敬佩。只是,比方刚的观念,裸泳“是一种环保主义的体现”, 潘教授多了一些战略眼光,认为这属于“高端服务业”,是一个富有特色的旅游合作项目。 性学家对裸泳感兴趣,倒也没什么。谁对裸泳都可以感兴趣,也可以不感

近日,性学家潘海教授发博,力挺在国内设立裸泳岛,并提出最适宜的地点为珠海的庙湾岛。他称,“这样,社会主义中国在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就有了一个可与世界接轨的裸体活动场所”。(7月25日《新快报》)


性学家方刚提出要在中国设立裸泳海滩,性学家潘海发博力挺,他们将设立裸体活动场所进行到底的精神,让人敬佩。只是,比方刚的观念,裸泳“是一种环保主义的体现”, 潘教授多了一些战略眼光,认为这属于“高端服务业”,是一个富有特色的旅游合作项目。


性学家对裸泳感兴趣,倒也没什么。谁对裸泳都可以感兴趣,也可以不感兴趣。但说这事情“与世界接轨”,实际上是东拉西扯,硬给裸泳加上好听的词,不过是中医的“汤头歌诀”。


裸泳“与世界接轨”,“轨”在哪里?不错,全世界许多国家都有公开的裸体浴场,对我们还是大胆的梦想,但裸泳基本上属于自然原始境界。而裸体运动,在许多国家参与者都是自觉自愿的,没有任何经济动机。如果以此牟取利润 ,无疑与裸泳者的初衷相悖。另一方面,裸体主义已经成为一股潮流,但欧洲最早的裸体村之一黎凡特,游客数量下降,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演变成记录裸体主义运动的博物馆。


其实,所谓“与世界接轨”,是牵强附会地强加上的理由,是跟在人家屁股后头跑。人家早就“富有特色”了,我们还能把裸体活动场所“特色”到哪儿去,“高端”到什么程度?而且,即便设立裸泳岛,裸泳就是裸泳,总不能说,说英语和说汉语的谁裸泳裸得好,能比出个高低来。而该“接轨”多了,到什么时候,也轮不上裸泳“与世界接轨”。


裸泳谈不上“与世界接轨”。由此,笔者想到哈尔滨自发形成的“光腚岛”,二十多年过去了,裸泳还在,他们可比性学家前卫多了,也没想得那么深奥,裸泳是“与世界接轨”。而不论在哪儿,人类这个“肉体组织”,都表现为双重关系:一方面是自然关系,另一方面是社会关系。可以说,裸泳本身是自然的,若真拿着“当大事”对待,回归大自然多了杂念,目的性太强,反而破坏了裸泳者的雅兴。而人们可以理解裸泳,但给裸泳找出的理由越多,也越容易变味走样,让人不喜欢这玩意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