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生涯之靶场惊魂

1960wjb 收藏 6 94
导读:[color=#0033FF][/color] 88年我在四十军118师高炮团司令部任上尉作训参谋。 那年秋天,部队经铁路输送到了东北大连海边靶场,进行每年一度的火炮实弹射击。从铁路输送到开进靶场,从临战训练到各营连实弹射击,最后考核打分,基本上都按照我一手制定的各种方案实施的。嘿嘿,我是不是很牛? 实弹射击第三天,我在指挥所闲的手发痒,和团长说想下去看看。团长爽快的同意了,我去了最远的一营。一营长岳伟光是我北京炮兵学院的校友,三连长老姜是我在郑州高炮学院一个队的同学,他们见到我十分高兴,那意

88年我在四十军118师高炮团司令部任上尉作训参谋。

那年秋天,部队经铁路输送到了东北大连海边靶场,进行每年一度的火炮实弹射击。从铁路输送到开进靶场,从临战训练到各营连实弹射击,最后考核打分,基本上都按照我一手制定的各种方案实施的。嘿嘿,我是不是很牛?

实弹射击第三天,我在指挥所闲的手发痒,和团长说想下去看看。团长爽快的同意了,我去了最远的一营。一营长岳伟光是我北京炮兵学院的校友,三连长老姜是我在郑州高炮学院一个队的同学,他们见到我十分高兴,那意味着他们不用担心自己部队的考核成绩了,因为我可以直接亲自在实弹射击中给他们打分。我也没什么废话,和老姜到了他的三连。

老姜是哈尔滨人,一张典型的鞋拔子脸,铜铃眼大嗓门,是个能带兵的人。连队的9门57高射炮在海边按战斗队形展开,长长的炮管威严的指向蓝天。“方位西南,发现敌机,距离五千”,配合我们打靶的空军兄弟懒洋洋地飞过来了,飞机屁股后面长长的钢丝拖着摇摇晃晃的布标靶,“目标临近,三千米”,“长点射,放”。老姜一声令下,全连火炮齐唰唰的打向靶标,火红的弹迹交织在拖靶周围。我放下望远镜,点着了他递到嘴边的香烟,“一起去玩玩?”,我可是高射炮校的优等生,估计老姜实弹打炮的机会也不多。



来到炮位前,我当仁不让的坐上了二炮手的位置,手把方向机,脚掌虚踩击发器,老姜只好去摆弄高低机了。“来个单炮射击”,老姜也很兴奋。我俩此举未经请示,可是违反纪律的,话说回来,在自家这一亩三分地上谁敢管哪,一个参谋一个连长就这样上了炮了。

“发现敌机”,“就定位”,“长点射,准备射击”,随着我一连串口令,全班弟兄一阵忙活,一个弹夹四发炮弹上膛,“好”,听到全班如狼似虎的一声断喝,我知道可以开始了。“目标临近,三千,两千.....”我双手轻轻摇动方向机,屏住呼吸用瞄准镜里的十字线慢慢套住拖靶,“放”,我右脚不失时机地踩下机发器,“咣、咣、咣”,火炮剧烈的抖动着,耳朵嗡嗡直叫,“坏了,怎么只有三声?”难道传说中的哑弹被我遇到啦?“炮后集合,离开二十米”我大声吼道,战士们还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火炮由于连续发射,炮膛内温度极高,如果有炮弹留在里面,很容易发生炸膛事故,造成炮毁人亡,最要命的是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响。pd“滚下去”我这个已经不能算是口令了,起身下炮,老姜那一张大黑脸都快变白了。看着退到安全距离外的战士,“是哑弹,我不会错,还记得在军校时教官教过我们的吗?”我点了一只烟后对老姜说道,他点点头,我狠狠地抽了一口香烟,抬脚向炮位走去。“这是我的地盘,我来”,老姜一把拉住我,几个不知死活的战士弄明白了也想往上窜,“站住,我和你们连长去”,我对老姜笑了笑(应该笑的很难看):“兄弟,小心点,我在你身后”。老姜在炮连摸爬滚打多年,他的军事技术我心里有数,看着他打开炮栓,用铲弹钣小心翼翼的取出了那颗炮弹。我双手接过该死的哑弹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炮弹头和弹壳连接处已经被退弹勾纵向划出了一公分宽十公分长裂口,里面花花绿绿的发射火药都看得十分清楚。“好险哪,这样了竟然都没有炸,”看来上天是要留着我继续祸害人间了。“上报吗?”老姜有些不肯定,“报个屁,埋了,下封口令。”我恶狠狠地说,咱还真的丢不起这个人。这炮不能用了,继续你连下面的射击科目......

我离开了三连,一屁股坐在海滩的沙地上,阵阵海风吹过,后背冰凉凉的,不知何时,冷汗渗透了我的军装......

我的老姜兄弟,你现在去了哪里?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