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西大征战起因


成吉思汗在中都(今北京)附近停留期间,中亚大国花剌子模沙(国王) 阿拉乌定•摩诃末(穆罕默德)派遣以巴哈•阿丁•吉剌为首的使节晋见成吉思汗,其目的是为了了解蒙古征服金国后的真实情况。成吉思汗盛情款待了使团成员,并表示:朕为东方的统治者,沙就成为西方的统治者吧。我们双方保持和平友好的关系,要让商人自由通行(阿奇尔译小林高四郎《成吉思汗》)。1216年,成吉思汗派使者和商队回访花剌子模国(居今黑海东、威海西,锡尔河南)。1218年春,花剌子模沙在布哈拉接见了蒙古使者,同意成吉思汗的提议,双方缔结了和平通商协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花剌子模疆域(图中阴影部分)。花剌子模与大蒙古国签订了和平通商的协定,这本是件可喜的事,可谁知这来之不易的友谊被一个小人的贪婪轻易地毁灭了。蒙古人,花剌子模人,无数的生命就因那一个人的贪念而凋零。


可是事后不久,双方就发生了两起伤害友好关系的事件。第一件是边界纠纷和武装冲突。速别额台消灭以忽都为首的篾儿奇惕残余势力,正待胜利回师时,遭到花剌子模沙的追击,一直追到谦谦州(今叶尼塞河)。速别额台前去劝说花剌子模沙,希望双方不要交锋。但花剌子模沙不听其劝告,仍然袭击蒙古军,挑起武装冲突。在冲突中,花剌子模沙险些被俘,幸被札兰丁护救脱险。此后,当哲别受命消灭西辽时,花剌子模又抢先占领了直到讹答剌(在锡尔河上游)为止的原属西辽的领地,挑起了两国间的边界纠纷。


再就是1218年蒙古大商队被害事件。成吉思汗根据蒙古和花剌子模两国达成的通商协议,派出由450人组成的大商队,用500峰骆驼驮着金、银、丝绸、驼毛织品、海狸皮、貂皮等贵重商品,带着成吉思汗给花剌子模沙的信前往花剌子模。成吉思汗在信中写道:吾人应使常行的和荒废的道路平安开放,因之商人们可以安全地和无约束地来往(志费尼《世界征服者史》)。商队行至锡尔河上游的讹答剌城后,因守将亦纳勒出黑(号海儿汗)贪财,将商队扣留,并派人报摩诃末说,商队中有成吉思汗的密探。摩诃末在没有弄清事情真相的情况下,便下令处决商队成员,并没收其全部财物。亦纳勒出黑遵照摩诃末的命令,杀害蒙古商队成员,其中只有一人从牢里逃出,得以幸免,向成吉思汗报告了商队被害经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蒙古远征军与花剌子模军的激战。海尔汗的卑劣,摩诃末苏丹的纵容,这一切激怒了成吉思汗。牧人们决定报复,用最畅快的方式守护蒙古的尊严。于是,无数无辜的人受到牵连,一个国家将遭受灭顶之灾。


成吉思汗发誓要为死者报仇。但他还是希望双方能够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于是,派以巴合剌(西域人)为首的3名使者前往花剌子模索取肇事者。使者向摩诃末国王转达了成吉思汗的原话:君前与我约,保不虐待此国任何商人。今遽违约,枉为一国之主。若讹答剌虐杀商人之事,果非君命,则请以守将付我,听我惩罚,否则即备战(《多桑蒙古史》)。摩诃末对此置若罔闻,不仅杀害了巴合剌,而且将两名副使的胡子剃光赶回。这些不足取的作法是产生事端,引起恶感及仇报、猛袭的原因",使和平安宁遭到破坏(志费尼《世界征服者史》下册)。


蒙古使臣被害后,成吉思汗觉察到两国关系已无法用和平方式解决,决定亲率大军向花剌子模问罪,令其弟斡赤斤留守蒙古。1219年六月,蒙古大军从克鲁伦河畔出发,越阿尔泰山至也儿的石河(额尔齐斯河)畔度夏。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托雷及大将速不台(一写速别额台)、哲别、大断事官失吉忽图忽等随行。畏吾儿、阿力麻里、合剌鲁皆出兵,惟西夏拒绝出兵。总计兵力10至15万,成吉思汗对外号称60大军(魏源《蒙兀儿史记》)。1219年秋,经别失八里、不剌(今新疆博罗市),通过铁木儿忏察(亦称松关,今名果子沟)至阿力麻里,西行渡伊犁河,经海押立向花剌子模挺进。当时,铁木儿忏察是非常难行的隘口。1222年丘处机去西域见成吉思汗时也通过该隘口,他的随徒李志常在《长春真人西游记》里写道:千岩万壑攒深溪,溪边乱石当道卧,古今不许通轮蹄。蒙古大军通过时,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理石开道,并且砍木修桥,共修筑48座。桥的宽度,可容两辆车并行。

二、占领河中大战役:撒马尔罕和乌尔根奇攻城记


蒙古大军到达花剌子模边堡讹答剌城后,兵分四路:察合台、窝阔台率师围攻讹答剌;术赤率师征毡的、养吉干诸城;塔孩率5000骑兵征战忽毡(今纳巴德)等城;成吉思汗与托雷取中路,渡锡尔河,向西南横渡红沙漠直逼布哈拉城。1220年三月,术赤等三路军马全部占领了锡尔河两岸的城市,成吉思汗的中路军也占领了***教的文化中心布哈拉城,完全切断了花剌子模新都撒马尔罕(今乌兹别克斯坦主要城市)和旧都乌尔根奇(今土库曼尼亚城市,汉籍曾写为兀龙格赤)之间的交通。1220年五月,蒙古四路大军在撒马尔罕城下会师,合围撒马尔罕。经过6天的苦战,才得以攻克撒马尔罕城。当时撒马尔罕城守军约11万。城破之前,花剌子模沙已从城内逃跑,成吉思汗遂命耶律阿海留守城内,哲别、速不台率3万骑兵追击阿拉乌定•摩诃末;窝阔台率术赤、察合台进攻兀龙格赤;成吉思汗和托雷向阿富汗推进,进攻巴里黑(今阿富汗马札里沙夫西)、塔里寒(今阿富汗塔利甘)等地。


1220年七月,窝阔台率领的5万兵马攻打乌尔根奇。城内守将是忽马尔,统帅着11万大军,日夜坚守。该城防卫工事十分坚固。蒙古军在城周围安营扎寨,一面遣使召谕居民投降,一面忙于做攻城前的准备。待攻城的器械齐备后,蒙古军立即向城内发动了全面进攻。于当日破城,进入街区后,士兵到处烧杀,由于居民的顽强抵抗,蒙古军不得不转入巷战。袭击阿姆河桥的3000蒙古兵,无一生存。经过7天的激烈战斗,才占领了全城。根据志费尼《世界征服者史》记载,乌尔根奇的11万守军,全部阵亡。工匠和妇女、儿童被当作俘虏,运送到蒙古。乌尔根奇(兀龙格赤)的失守,使河中地区全部被蒙古军占领。

三、追击札兰丁


札兰丁是摩诃末的长子,阿拉乌定•摩诃末临终前将王位继承权交付于他。札兰丁遵循其父旨意,在乌尔根奇继位,但受到部分大臣的反对,并图谋害他。所以,在蒙古军围攻乌尔根奇之前,他已逃往巴里黑、塔里寒一带,最后跑到哥疾宁(今阿富汗加兹尼),筹集几万大军,准备抵抗蒙古军队的来犯。


成吉思汗和托雷率军南下,先后攻占了那黑沙、忒耳迷(今乌兹别克斯坦的卡儿施、贴尔美兹)和巴里黑。托雷带领一支由万人组成的精锐部队,由巴里黑出发,向呼罗珊诸州(今阿姆河以南,兴都库什山脉以北地区;呼罗珊分巴里黑、马鲁、也里、你沙不儿4个城区)进军。成吉思汗转向塔里寒。由于塔里寒城堡军民的英勇抵抗,使蒙古军久攻不克,直到托雷率大军增援,塔里寒才被占领。


成吉思汗得知札兰丁消灭贴格出千人先锋队的消息后,遂派失吉忽图率3万骑前去攻打札兰丁。双方在八鲁湾川(今阿富汗查里卡东北)激战,蒙古军战败,损失过半。于是成吉思汗亲自率军火速迎击札兰丁。在途经古儿疾汪(今阿富汗境内)、范延时,遭到当地人民的顽强抵抗。在攻占范延的战斗中,察合台的长子木图干中流矢阵亡。成吉思汗为了报仇,将范延城内的居民全部杀戮,并把该城取名为卯危八里(意为歹城)。当成吉思汗率军来到哥疾宁城时,札兰丁已于15天前离开该城,向申河(今印度河)方向逃遁,企图在北印度建立据点,继续抵抗蒙古军,以收复失地。


成吉思汗命窝阔台镇守哥疾宁,亲率大军追击札兰丁。于1221年十月,两军在申河北岸相遇,经过激战,札兰丁的六七万大军全部覆没,札兰丁纵马入河,游至对岸,仅剩4000余名跟随者逃往印度。1221年冬,成吉思汗在不牙迦图儿驻营,休整部队。第二年春,到白沙瓦(今巴基斯坦北部)取原路返回。巴剌率领的蒙古军继续追击札兰丁余部,一路未见其踪迹,再加上时值炎夏,难以适应北印度的气候条件,就于1223年撤回,在巴鲁安与成吉思汗会师。九月,成吉思汗渡阿姆河,在撒马尔罕城东下营,十月下诏班师。1224年到也儿的石河(额尔齐斯河)驻夏,翌年二月回到土拉河行宫。


成吉思汗占领花剌子模国后,命长子术赤镇守,并在各城设置达鲁花赤(督官)。乌尔根奇城的牙老瓦赤、马里忽惕(属忽鲁木石氏)父子二人向成吉思汗提出了管理城邑的办法,得到允准,遂派马思忽惕同达鲁花赤共同管理布哈拉、撒马尔罕、乌尔根奇等中亚城市,派牙老瓦赤管理中都(今北京)。


达鲁花赤是代表成吉思汗意志的军政、民政和司法官吏,以《札撒》为根本,结合当地统治惯例行施其统治权。马思忽惕遵照成吉思汗的旨令,尊重当地居民的风俗习惯,尤其对***教徒施行宽容政策。经过20余年的治理,到13世纪60年代,中亚的州县社会经济已恢复繁荣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