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状”也拘留,告状岂有门

陕西定边县道路运输管理所的职工要向上级部门反映单位存在的诸多问题,从事打印工作的女职工赵晓玲打印了一份由全体职工联名写给县委、县政府的信,却因此被当地公安机关拘留。(济南日报7月24日)


俗话说,家丑都不可外扬,何况,一个有头有面的单位呢?不过,单位不是家,凡事得“家长同意”。再则,有几个领导会同意家里人“揭自己的短,反自己的水”?除非脑子进水,更多的怕是软硬兼施“做工作”制止上访、刁难上访。显然,“领导同意”说,只是上访路上一道人为设置的障碍和关卡。


不过,经领导同意上访的也有例外,那就是只要是反映单位和领导“功绩”的,领导才会通情达理,才会网开一面。反映“诸多问题”,明摆着要领导丢当挂相,和领导过不去,领导同意才怪。


更多的问题还在于,当下有几份上访材料不是打印的?打印上访材料又有几个通过领导同意的?上访路上到底有多坎坷?如果“写状”的都拘留,告状的岂不要杀头做牢?百姓告状还有门没有?这究竟依的是国法还是“家法”?同为打印上访材料,为什么,有人平安无事?有人要吃官司?公平正义何在?


从公民言论自由方面看,书写打印上访材料,这是言论自由的正常体现和程序。更何况,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是《国务院信访条例》明文规定的合法渠道。并无打印上访材料须“领导同意”这一限制性条件。


既然,打印上访材料是合理合法的,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打击报复信访人。这是法律“同意”的定规。除非是直接扰乱政府或企业正常工作的作为行为。否则,凭什么处以打印者行政拘留10日之罪?于法于理无据,唯一的解释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栗智曾说,群众上访,80%以上有道理或有一定的实际困难,无理取闹的只占一小部分。这个说法应该是比较客观比较公正的。为此,上上下下、层层级级,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开展“大接访”的要义也正在于此。遗憾的是,有人反其道而行之,以领导同意来打压信访、干扰信访,显然是不得人心的,更是违法的。


民意不可欺,民意不可违。翁安事件给我们的教训是深刻的,我们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但凡上访,宜疏不宜堵,宜快不宜拖,方为上上策。拘留上访材料打印者,这与某地警方冲击省人大捉拿上访者手法如出一辙,既与事无补,更是无法无天。


百姓利益无小事!正当的上访无须领导同意与否,如果说要过同意关的话,先问问法律同意好不好?民意同意好不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