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一部 第四十七章 伤情离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风向标又转,赞成撤藩的人居多了,只是康熙奇怪的是怎么赞成撤藩的大多是汉人大臣,而不赞成撤藩居多的是满人大臣?如果不都是些皇亲国戚、亲王重臣还真怀疑他们是不是与三藩一伙的呢!

“唉!”索额图长叹一声,道:“既然大家知道三藩势力这么大,又做了那么多不法之事,为何还这样去逼他们呢?难道你们真的不怕他们反吗?”

明珠苦道:“索大人!不是我等逼他们,而是朝廷根本承受不了了,以其这样拖死,还不如早做决断,以免越拖越久三藩势越大处理越麻烦!”

索额图反问:“朝廷不是在慢慢削弱三藩势力吗?顺治十七年,平西王将绿营及投诚兵从六万人减至二万四千人;康熙六年,平西王交出了总管云贵两省事务;康熙十二年,平南王尚可喜疏请归老辽东,慢慢地削弱他们总比逼反他们要好吧!”

明珠讥讽:“平西王裁减兵员,可剩下的都是精兵强将;他交出的云贵两省事务,不一样由他的手下管着;平南王归老辽东,可他的儿子尚之信还镇驻着广东呢!”

索额图道:“平西王都已是入土之人了,为何大家就不能再耐心等几年呢?三藩都有子嗣宿卫京城,我们又怕什么呢?且三藩之后多不如父,到时朝廷一诏令下,他们敢不从?”

副都御史姚文然不同意道:“朝廷一味地迁就,只是姑息养奸,致国家财政崩溃,律法崩析,君权王威扫地,百怨沸天,天下动荡,何异于战争?”

索额图深吸一口,目光从每一个大臣脸上扫过,才慢慢转对康熙,深鞠一躬,再回转身道:“撤藩,我们准备好了吗?”

此一句犹若惊雷,敲在每一个人的心坎上,康熙脸色苍白,双手不由自主紧抓龙椅手扶。撤藩是建立在三藩不反,或反也是朝廷必胜的基础上的,可朝廷一定能战胜三藩吗?

殿堂上陷入死一般的沉静,康熙雄才伟略,可他毕竟年轻,掌朝不久,根基不深,各项准备工作也未到位,像现在这样有一半的大臣反对的话他是不敢撤藩的。

奢华的日子过久了,都害怕战争了,我爱新觉罗子孙入关时的那种血气、锐气、霸气都丢了,康熙怔神发呆,本想通过几次廷议统一大家的思想好一致对外,没想到索额图嘴巴这么厉害,反动摇了大家的信心。

他丝毫不怀疑索额图的忠诚,也知道索额图与额驸府关系交好,收受过额驸府不少的贿赂,可索额图擒拿鳌拜居功之伟,用家族与生命效忠着皇室,他的忠诚度是毋庸置疑的。

正是因为这种忠诚可靠才让他的话值得三思,难道真的用时间去削藩吗?可谁又能保证吴三桂在死之前不谋反呢?三藩向朝廷提出更高的要求怎么办?康熙越想越头痛,浑身的衣都湿了。

“启禀万岁爷!额驸吴应熊求见!”一个太监进来跪报。

他来干什么?康熙惊疑,众大臣各有心思,却同认为吴世子真会选时候!

“让他进来!”康熙准了。

“宣额驸吴应熊进殿!”一声接着一声传下去。

齐良的到来打破了朝堂上的寂静,他跪拜在地上叩头道:“臣吴应熊,恭见吾皇万岁!”他很紧张,与电视里放的廷议场面差不多,皇帝高高在上,文武大臣两边站。

“起来吧!”康熙起手,“不知额驸进殿有何禀奏?”

齐良不敢看左右,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低头恭敬道:“臣吴应熊代父奏本,请辞撤藩!”

这又若一记惊雷在朝堂上炸开,众朝臣没人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康熙震惊得无以复加,接着便是喜形于色道:“快快把本拿上来!”

小黄门慌慌张张跑下去拿奏折,又高高兴兴递给康熙,康熙打开一看,上面果然是疏请撤藩,落有平西王吴三桂的名字,盖有平西王府章印。

“准奏!”康熙龙颜大悦。

一切问题迎刃而解,臣工们欢呼雀跃,明珠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索额图甚感宽慰,一些老臣更是热泪盈眶,伏地谢天谢地谢君上。

“平西王劳苦功高,一心为公,忠于朝廷,朕要重重赏他,说吧!平西王爷有什么要求都提出来!”康熙笑容满面。

齐良跪下道:“启禀圣上,父王不敢有任何要求,只是撤藩兹体甚大,许多将士、家眷需要安置,请朝廷给予政策上与财政方面的支持。”

康熙道:“这是当然!朝廷会派专人负责撤藩事务,一定让三藩王爷满意,让将士们满意,让眷属们满意!”

齐良又道:“父王年事已高,思犊之心甚深,渴祈天伦,想见见儿孙们。”

康熙爽快道:“这有何难?让世璠去云南就是!”

“万岁……”康熙嘴快,明珠想阻挡已来不及。

“谢主龙恩!”齐良飞快伏地谢恩。

康熙怔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可金口已开,岂能反悔?只是心中暗暗懊恼。

这事前后矛盾,平西王既已请辞撤藩又何必再让王孙去云南?他撤藩返转京城后不是可以天天与儿孙们在一起了吗?

去个小孙子怕什么?不是还有儿子在吗?康熙瞧一眼吴世子,倒也不在乎,既然人家表现出了诚心,这点大度还是要有的嘛!

众臣虽觉有不妥,可毕竟平西王上奏请撤藩了,朝廷已掌握了主动权,便都未再说什么。

清晨,呈祥山庄门外弥漫着离别之情,齐良与建宁公主在送别吴世璠与吴世霖。

吴世璠与吴世霖跪在地上,重重磕三下响头,情真意切道:“阿玛!额娘!多保重!”

吴世璠与吴世霖虽不是齐良真正的儿子,但见这种伤情离别的场面还是不免感染,鼻酸道:“去吧!路上多小心!”

建宁公主凄叫一声:“我儿啊!”抱着吴世璠与吴世霖的头痛哭。

在场的人别过脸不忍看这离别的场面,有的还偷偷擦掉眼角的泪珠。

“世子!时辰不早了!”唐道木过来提醒。

齐良白一眼,又没有谁规定时间,有什么时辰早不早的?还不是自己想早点回云南!但还是走过去,拍拍母子三人道:“是时候了,该起程了!”

三人不为所动,还是抱头痛哭,齐良轻轻摇摇头,唐道木却在一旁焦虑地望着天上的太阳,他担心有变啊!

“世子!要起……”唐道木不识时务地又过来催促。

齐良恨恨道:“多等一会儿,会死啊?”

唐道木怔然,悻悻退下再也不说话。齐良冷着脸过去,沉声道:“好了!别哭了,要起程了!”

建宁公主依依不舍放开吴世璠与吴世霖,吴世璠与吴世霖三步一回头地走向马车,他们刚踏上马车,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齐良疑惑地皱眉,唐道木却暗叫一声:“不好!”

17k文学网已更新至第三部第一百章,欢迎阅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