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曾经血洗湖南导致江西移民填湘乡

明洪武十七年(1384),因湘乡大兵之后人烟稀少、田亩荒芜,明太祖下令江西移民充实湘乡,仅豫章罗氏先后从江西移至湘乡就有四十一支。第一批少数约在明洪武晚年(约1390年前后),大批多在宜德(1426)之后,最晚一批到了清朝初年(约1650年前后)。原湘乡县(今辖湘乡市、双峰县、娄底市娄星区、涟源市部分)除金石大湖刘姓等少数几个姓氏为世传土著族外,其他各姓大多来自江西的移民。

湘乡为何大量从江西移民?其历史背景是:

湖南为两广、云贵门户,湘乡地处该门户中的长(沙)宝(庆)战略要冲,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起兵攻克广州后,率军50万进军长安。途中曾屯驻湘乡中里,与镇守潭州5万官军在湘乡地域反复冲杀,至今双峰还保留有“黄巢山”之地名。宋末德佑元年(1275),湘乡人刘荣叔起义,聚众在境内与元军长期混战。随后,湘乡的历史大浩劫,要数元末明初朱元璋的“规粮为饷”。

元朝至元三十一年(1294),湘乡堂甲湾(今属湘乡市潭市镇大坪村)出了一位名叫易华的人。其祖易炎正为延佑七年(1320)进士,家财殷富。易华仗义疏财,济困扶危。元治平元年(1351),值徐寿辉红巾军起义于湖广蕲州,派陈友谅往南发动,易华在湘乡首义响应,湖南、江西地区始归入徐寿辉新建的天完国,为时十年。徐死国废,陈友凉自立为汉王,改元大义,易华附之,被受封为湖广参政。

大义三年(1362),出身于郭子兴红巾军的吴国公朱元璋与陈友谅争夺天下,两军争战鄱阳湖,陈败退九江,中箭身亡,其子陈理继位。次年,陈理困于武昌,被迫投降。元至正二十五年(1365),朱元璋自立为吴王,易华所拥有的湘乡、醴陵州等地方势力,亦随附于朱元璋,仍授湖广参政。

为应付连年征战,朱元璋命降将阳从政搜刮田赋,“规粮为饷”。元代湘乡州征粮定额为3.6万石,阳从政报告朱元璋,从陈友谅父子往年的《粮册》中发现,湘乡有过两次助粮,各为10.8万石。朱元璋恼怒第二次所助陈理粮饷支撑其坚守武昌达半年之久,使自己久攻不下。因此,他不顾民穷财尽,命湘乡州每年按10.8万石这个数目作秋粮总额,永远照纳。

易华挺身而出,与阳从政抗争。阳不听,以“不从者杀”相威胁。易华抗言:“父老苦友谅苛法久矣!旧额屈于伪命,安有真主为民除暴,而有是不仁之言乎?”因反复争辩,被阳从政诬之为“逆君蟊贼,不思引咎,无理取闹”。为抗拒吴王,易华率7个儿子改名换姓,绕道江西各地联系后,返回湘乡,在中里荷叶黄牛峰聚众结寨自保。某夜,椎牛飨士,与48寨首领歃血誓师,以73岁高龄据鞍指挥,往来参战,抗暴队伍悉听令行。各地农民亦纷纷反抗“规粮为饷”,闻易华起义,率众依附,长、岳、衡、宝、永道各地同时响应。

朱元璋害怕易华此举动摇全局,又极其恼怒湖南曾是支援与他争夺天下的政敌陈友谅父子部卒军粮的坚强后盾,于是派徐达领军,溯长江西上,攻战易华。入洞庭后,所过之处,残杀无辜,横尸遍野。这就是历史上的“朱洪武血洗湖南”之说。由于始祸之处为湘乡,而集矢又在易华一人,故湘乡农民更是大劫难逃。易华不忍百姓惨遭杀害,在其常踞地湘潭州乌石寨扬言已“投水死”,令部下丢盔弃甲于途。部队似没有主师,象吃了败仗样一路逃溃。讨伐军进寨,寨虚无人,认为问题已经解决,始班师归去。

明洪武元年(1368),朱元璋在金陵登基,颁行《大明律》,规定对谋反大逆的起义者,不分首从,一律凌迟处死;对逃亡山泽的农民,不听“追唤”,为首者处“绞”,抗拒者全体“处斩”,凡讲过不满话者,也要处以死罪。当闻悉易华并没有真的投水死,大怒,立即复遣重兵包围,搜查湘乡,纵火焚烧寨房。湘乡和湘乡邻近州、县老百姓均受其株连,即使逃亡山泽劫后余生者亦有家不得归,有田不能种,民不聊生,怨声载道,纷纷扶老携幼,相继逃往云南、贵州定居,致使湘乡良田荒芜,十室九空,人丁锐减,路断行人。

劫难中的易华,当时其实潜伏在上麓寨的险峰上。他派人纵火焚山,并放出消息说他已投火自尽。其实,他在焚山前已先下山潜入敌帐中,刺杀了监军王爷和阳从政二人,匿其尸于大坪山中。复潜往袁州,一直活到洪武十年(1377)83岁才去世。湘潭乌石寨建有神庙。

古湘乡县城,从“日中为市”起至今有近3000年历史,据《后汉书》载:湘乡以“民至万户为州”。一个拥有横100公里、直120公里面积的湘乡州,经上千年的繁衍,彼时其人丁数额应已超过100万,至少也已具数10万之众。由于几经浩劫,明洪武二年(1384),湘乡全境人口陡降为7.097万人,虽不断移民,但移民人数远不及外逃人数之多。至嘉靖年间(1522~1566) ,湘乡人口再降为5.108万人。到万历十年(1582),总人口仅有4.5701万人。到清康熙年间(1770)进行人口普查,全境计赋人丁仅6000来人。

清顺治八年(1654),湘乡知县南起风奏请朝廷减免朱元璋对湘乡施加的重赋。两年后,湘乡纳粮由每年10.08073石,经过280年后,到顺治帝时才核减为6.7303石。又经过60年,到康熙五十三年(1714),清廷再次确定湘乡自后按8132丁计算赋税,50年内不加减,对人口繁衍实行奖励政策,这才使湘乡人口得到了发展。到乾隆年间,再次确定湘乡赋税为5.9638石。到嘉庆二十年(1815),湘乡全境已有9.169万户,58.3105万人。再过56年,到同治十年(1871),全县人口达108.3252万人。

湖南本是罗氏的发源地,罗子国遗民自被楚王从湖北枝江衮胁到湖南平江、岳阳等地后,特别是经历了秦王朝到汉王朝这两个历史时期的发展,罗氏后裔已扩展到湘阴、浏阳、长沙、湘潭及常德、湘乡、醴陵等广大地域。在两千来年的历史长河中,其后裔应该是枝繁叶茂,原有支系早应遍及湘中、湘南等地。而如今在湖南找豫章罗氏易,寻凌甫公世系、长沙郡世系等古代宗支难,其原因又在哪里呢?很简单,这与朱元璋几次“血洗湖南”有关。湘乡被血洗后,其历史土著居民劫后余生者,仅湘乡金石镇尚保留有刘姓等三几个姓氏人丁,这就是最强有力的说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