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记·狰狞岁月 第六卷 汉中之战 第一百二十七节 严峻形势

gazelle 收藏 4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内容简介] “怎么,系师不欢迎么?” 姚远稳稳地坐下,端起杯子,轻轻呷了一口酒。 以主帅为人质,换取敌方的信任,这个策略可真是匪夷所思。但无论结果如何,就凭姚远这个胆略,已经足令人肃然起敬了。 张鲁改容相敬道:“姚将军胆识过人,本师五体投地!” 正要就合作细节展开商谈,忽听得堂外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5.html


“怎么,系师不欢迎么?”

姚远稳稳地坐下,端起杯子,轻轻呷了一口酒。

以主帅为人质,换取敌方的信任,这个策略可真是匪夷所思。但无论结果如何,就凭姚远这个胆略,已经足令人肃然起敬了。

张鲁改容相敬道:“姚将军胆识过人,本师五体投地!”

正要就合作细节展开商谈,忽听得堂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员身着戎装的将军走了进来,正要说话,看到有生人在场,张了张嘴又合上了。

张鲁马上热情地介绍道:“姚将军,这位是杨昂,杨祭酒。快快见过讨逆将军。”他冲杨昂招手道。

阎圃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对于张鲁的直肠子,他已经当面或背后告诫过多少次了,但张鲁就是改不过来。杨昂由成固返回南郑本是最高机密,当着外人――而且极有可能是敌人的面,怎么能泄露?

但张鲁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仍是热情地为双方作着介绍。与阎圃不同,姚远是打心里喜欢张鲁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他礼貌地站起身来,与杨昂互相施礼。据史书记载,杨昂虽是张鲁手下第一干将,却妒贤忌能,害了不少贤才,马超就是被他排挤走的。但从相貌上看来,这人却是一脸的正气,浓眉大眼,身材魁梧,丝毫不是那种尖嘴猴腮的小人样。

彼此寒暄了几句,杨昂坐在了张鲁身边,他明显有心思,说话心不在焉,忍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附在张鲁耳边低语了几句。

姚远留心观察张鲁表情,知道他心里藏不住事儿。果然,只见他脸色忽冷忽热,转瞬间变了好几变,同时拿眼向姚远这边瞟了几瞟。

姚远知道,这事儿肯定与自己有关,而且,看样子并不是什么好事。

张鲁又转过头去和坐在另一边的阎圃低声说了两句,站起身来,笑容可掬地对姚远道:“本师还有点急事需要处置,请姚将军先至后室休息,南郑卑陋,招待不周,还望将军多多包涵。”

这是要送客了。张鲁虽是极力装出没事的样子,但是在姚远看来,那笑容像是硬生生从脸上挤出来的,带着点皮笑肉不笑的味道。还是缺乏锻练啊。讨逆将军姚远心里想。

小若亦步亦趋地跟在姚远身边,对请她离开的鬼卒怒目而视,双方对峙半晌,还是阎圃出来打圆场道:“姚将军是师君请来的贵客,不得无礼!”

他又对姚远道:“将军您看,是不是请贵朴另居一室?我们另有专门仆从侍侯。”

姚远笑道:“这孩子侍侯我多年,已经习惯了我的脾性,还是让他和我共处一室吧。”心里面忍不住很不高尚地想:和美女同居是件多么让人憧憬的事啊。

小若的脸一红,心里狠骂姚远是个猪头:谁侍侯你多年了?才认识几天?这家伙比我还会撒谎。

张鲁呵呵一笑:“就这样吧,姚将军请随意,像在自己家一样才好。”

说完拱了拱手,以示送客。

就这样,讨逆将军姚远被软禁起来了。

待姚远出去,张鲁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招手命令一旁的鬼卒:“快把老二叫来。”他口中的老二,就是自己的弟弟张卫,现在与杨昂并掌汉中军权。

不一会儿,长相颇似张鲁的张卫走了进来,看他衣衫不整的样子,不定是在哪个姘头那儿鬼混来着。虽是一母同胞,但张鲁一直拿自己的这个兄弟没办法,他不但争勇斗狠,而且还整日里花天酒地。要不是看当初在吞并张修的战争中的功劳,早就让他回家养着去了。当初,张修与张鲁共据汉中,双方势力相当,都有吞并对方之心,是张卫趁张修不备,率一军突入中军,将他刺死了在床上。张鲁这才趋势全据了汉中。

“兄长深夜叫我来,有什么事?”张卫一边系衣带,一边大大咧咧地坐在姚远的位置,顺手还端起酒来一饮而尽。

张鲁看看自己的几位心腹都坐下了,才开口道:“今日杨祭酒在城外整兵的时候,抓到一个曹军的探子,带着曹公亲笔书信,信中之意,想劝降于我。”

他把信递给了张卫,等他看完,又道:“谁知左将军手下讨逆将军姚远又亲来此处,也有劝降之意。请几位来,也是帮我拿个主意。”于是把姚远来了以后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张卫把信往案上一摔:“降个鸟!兵来将当,水来士掩。待我领兵先把刘备那几个兵灭了,再把曹操打回许昌!”

“老二,不许胡说!”

张鲁喝道,把目光转向了杨昂。

杨昂忙躬身道:“小徒以为,不如降了曹公。曹公雄才大略、礼贤下士,三分天下乃有其二。如降曹公,必待主公以厚。强如降刘左将军。左将军只得一州之地,尚未稳定,旦夕为人所并,至时师君未免再受其辱。”

这一段话直说到了张鲁心里,特别是“再受其辱”这四个字,是张鲁最担心的。

阎圃一直没说话,听到这里,却再也沉不住气了:“杨祭酒之言,某却不敢苟同。长远来看,归顺曹公当然是上上之策。然眼下姚远、张飞、黄忠三路齐攻汉中,大军压境,危若累卵。只怕等不得曹公来,汉中就已落入左将军手了。归顺曹公岂不是成了一句空话么?”

张卫一边喝酒,一边点头赞同:“阎先生说得对!这仗还是要打,不打他们不知道我汉中的厉害!”

见张鲁不语,杨昂又道:“不如这样,我们将姚远捆送至曹公军前,为曹公送上一份大礼,请他速速进入汉中,抵挡左将军三路兵马。如此,则左将军想攻打我则会有顾虑,而在我引领之下,曹公入汉中也会势如破竹。岂不是两全齐美?”

三个人张大嘴巴看着杨昂,说不出话来。不知是被他的愚蠢惊呆了还是被他的大胆吓呆了,也许两者兼而有之。

但是,住在后院里的姚远却似乎一点也没察觉到,自己正命悬一线。

他正在和一身仆从打扮的小若调情。

“小若,你大名叫什么?”姚远笑嘻嘻地问。

自打一进这个房间,小若就作出一种随时保卫自己贞节的姿态。

“你问这个干嘛?”小若具有很高的革命警惕性,她用手指着姚远警告道:“你可别有什么坏念头啊,小心我把你打成猪头。”

“不就是问个名字吗?至于紧张成这样。”姚远懒懒地靠在床上,抬了抬脚:“快过来给我脱鞋,打洗脚水,没当过仆人啊。”

小若正要发火,想了想,又忍住了,出门打了一盆热水,“当”地一声放在床边:“自己洗吧,我还从来没侍候过人。”

姚远跳下床来,也不说话,自己开始洗漱起来,一边拾掇,一边嘴里还哼着小曲,仔细一听,原来却是那天小若教训毛揸时自编的小曲。

小若“扑哧”一声乐了,忙又用手掩住嘴,偷眼看了一下姚远,露出了一丝女孩的娇羞。

“小若啊,有件事……”

“叫我大名,李若芙!”小若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

“李若芙,李若芙。这名字真好,好听。”姚远故意多叫了几遍,气得小若翻白眼。

“好了,不闹了。你带的玉兔还在吗?”

听到这话,小若吓了一跳,光想着防范姚远了,藏在怀里的那只雪白的鸽子不知道是不是被闷死了?她正想伸手拿出来,一看姚远贼兮兮的眼睛,忙转过身去,并威胁道:“不许偷看,不然就把你的眼挖出来!”

要不怎么说是天下第一鸽呢,这玉兔就是训练有素。在小若怀里老老实实地呆了半天,一拿出来,仍是那么精神。两只红宝石般的小眼滴溜溜乱转。

姚远从怀中拿出来一封早就写好的密信,仔细地绑在玉兔的腿上,吩咐小若到门外看风,然后悄悄地推开窗户,把玉兔放了出去。在漆黑的夜色中,那玉兔就像一道银色的闪电,刷地一下刺向天空,转瞬间不见了。

小若俺上门,退进房来,见姚远坐在案前深思,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粗声粗气地说:“小家伙,不用害怕,有俺老李在,没有过不去的坎。”

姚远被她的滑稽相逗乐了。笑了没两下,又严肃地问她:“李若芙小姐,对于当前的严峻形势,你是真不知还是装不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