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共因腐败而亡党

兵痞池国秀 收藏 22 10146
导读: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外与中共在纲领、口号及内部关系最密切的要数缅共,该党在1989年却突然覆没,其教训很值得目前加大反腐力度的中共反思。 模仿中国革命模式的缅甸共产党在十五年前已经瓦解。对缅共的前车之覆,中国应该作为自己反腐败的后车之鉴。 缅共模仿"文革"背靠中国 英国殖民统治时,德钦丹东等读过马列著作的知识分子,于1939年发起成立了缅甸共产党,日本入侵后建立反法西斯人民同盟,战争后期建立起两万人的武装。1948年缅甸从英国统治下独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外与中共在纲领、口号及内部关系最密切的要数缅共,该党在1989年却突然覆没,其教训很值得目前加大反腐力度的中共反思。

模仿中国革命模式的缅甸共产党在十五年前已经瓦解。对缅共的前车之覆,中国应该作为自己反腐败的后车之鉴。

缅共模仿"文革"背靠中国

英国殖民统治时,德钦丹东等读过马列著作的知识分子,于1939年发起成立了缅甸共产党,日本入侵后建立反法西斯人民同盟,战争后期建立起两万人的武装。1948年缅甸从英国统治下独立,缅共曾放弃武装走和平议会道路却不成功。1949年中国革命的胜利使缅共看到了榜样,主席德钦丹东提出要"面向东方,学习毛泽东思想"。一些缅共领导跑到中国求援,而当时中共从"世界革命"观念出发,秘密为其培训过军事干部。

1967年,缅共模仿中国"文革",结果投奔根据地的仰光学生几乎被杀光,内地伊洛瓦底江、勃固山的根据地丢尽,德钦丹东在转移途中也被警卫员从背后枪杀。七十年代前期中国的"文革"降温,缅共剩余力量退到靠边界东北山区,德钦巴登顶由中国回去接任主席,主要依靠以汉族、佤族为主的地方武装。

由于缅共根据地背靠中国,有不太好惹的背景,加上缅甸境内还有几十股其他民族割据武装,奈温的政府军很少向东北地区进攻,双方形成了十几年战略对峙。在这段相对平静期,过去狂热极"左"却以朴素著称的缅共领导走上另一个极端,在经商贩毒中逐渐腐败。

缅共允许贩毒,不可收拾

缅共中央退到贫瘠的东北山区时,当地"人民军"和脱产干部约有两三万人,根据地百姓粮食自给尚且不足,百年来都是靠种植和贩卖鸦片弥补生计,自然难以供养。缅共领导人多年间习惯于住茅屋、穿草鞋,身无私物。对当地传统的鸦片贸易,缅共起初严禁任何干部战士参与。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中国对外政策调整,对缅援助逐渐减少,至七十年代末全部停止。缅共内一些人提出利用当地鸦片贸易解决经费来源,在中国深受传统教育的德钦巴登顶主席对此坚决反对,认为影响既坏又会腐蚀队伍。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出现了"党政军民学,一齐来经商"的情况,一直以华为师的许多缅共干部提出要"创收",德钦巴登顶主席最后也只好妥协。

七十年代末缅共开始进行秘密的"特货"贸易,中央还做出严格规定,只限指定的"五一小组"经营,得钱全部归公,不许向中国贩运,也不准在"解放区"内销。外销方式是将老百姓种植的大量鸦片提炼成"黄砒",以秘密渠道向泰缅边境输送。

缅共做鸦片生意作为中央主要经费来源后,四个军区乃至一些游击队看到毒品的巨额利润,也经营此道,获利后则留为单位小金库或入私囊。经商后造成"枪、钱"结合,更变成中央无法控制的一个个"独立王国"。八十年代中期以后,缅共"人民军"各部都各显神通赚钱,少量作战也是为了保护贩运通道或打击争利者。一些单位由贩黄砒发展为直接卖鸦片甚至设厂加工海洛因,自1986年起有人还向中国境内运毒,缅共中央的禁令在拜金主义冲击下完全失效。

追逐私利,导致瓦解

缅共内部出现了不同的利益集团,更加剧了宗派和小集团斗争

一旦做起生意后,正如中国俗语说的"生意场上无父子",缅共内部便因利益分配不均加剧了民族矛盾。

八十年代后期,缅共"人民军"的主力已是彭家声(祖籍四川)的"果敢指挥部"部队,鲍友祥(原籍云南佤族)指挥的中部军区是第二大力量。他们长期感到"大缅族主义"压制排挤其他民族干部,对中央严重不满。

当时缅甸新政府同彭家声谈判,要他将缅共中央一网打尽,便承认果敢地区"自治"。彭家声毕竟受过毛泽东、周恩来接见和当面教诲,对党还有些感情,不想伤害过去的领导,却决定同无法再革命的缅共分家。

1989年3月11日,彭家声首先以不流血的兵变脱离缅共。中央主席德钦巴登顶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认定此举"是一次精心的策划,有缅甸政府背景的,有组织、有目的、有预谋的反革命叛乱",却已无力镇压。4月11日,出身云南临沧地区生产队会计的佤族县长赵尼来和鲍友祥也起兵包围了缅共中央所在地邦桑,扣押了德钦巴登顶及其他中央领导人,随后将他们送入云南境内的孟连县。

缅共面对下属大都叛离归顺政府,又成立了由主席德钦巴登顶、政治局委员吴觉敏、耶博吞、钦貌基和北方分局书记吴丹组成的临时中央。之后,由于失去栖身之地,只好解散。

兴于艰苦斗争,亡于经商腐化

缅共兴起于民族解放和阶级斗争,却亡于极"左"的内部斗争及腐败。先由内部狂热的极"左"自残造成理想破灭,接着又是腐败滋长导致组织崩溃。

缅共留给中共的是一些宝贵的反面教材。要跳出这种由盛至衰的周期率,不仅要靠实行民主,更要靠社会结构的改造。

当人们站在云南边境,望着对面那片仍然长满罂粟花的土地,也应对本国发展道路引起更多的联想。


2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