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证:上古时代汉邦祖先对少数民族祖先的凶残杀戮和远古时期的人口谜团

张磊2008 收藏 30 5733
导读:一,上古时代汉邦祖先对少数民族祖先的凶残杀戮 中古时期,炎黄两大部落(华夏族)联手打败东夷,苗蛮两族,为六七千年来神州大地仅汉民族(到汉代后包括了少数的其他民族在内的华夏族)一枝独秀奠定了基础,此点毋庸置疑,炎黄两帝时代创造了今天各民族的基本格局!但是在炎黄两帝时代之前的那个上古时代,各民族的格局和民族的融合只有靠推理来判断。 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再参照一般常理,在上古时代,黄河中下游集聚的部落不应该只是炎黄两帝的祖先的两个部落,应该有上百个势力相当的部落存在,炎黄两帝的祖先的部落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两支部落

一,上古时代汉邦祖先对少数民族祖先的凶残杀戮

中古时期,炎黄两大部落(华夏族)联手打败东夷,苗蛮两族,为六七千年来神州大地仅汉民族(到汉代后包括了少数的其他民族在内的华夏族)一枝独秀奠定了基础,此点毋庸置疑,炎黄两帝时代创造了今天各民族的基本格局!但是在炎黄两帝时代之前的那个上古时代,各民族的格局和民族的融合只有靠推理来判断。

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再参照一般常理,在上古时代,黄河中下游集聚的部落不应该只是炎黄两帝的祖先的两个部落,应该有上百个势力相当的部落存在,炎黄两帝的祖先的部落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两支部落。那么,为什么后来到了炎黄两帝的时代黄河中下游的主人翁只有炎帝,皇帝的两个部落?其他的部落呢?是被融合?还是被灭绝?还是被撵出?

此话需从头一步一步的说起。

我的老家在云南.麒麟.东山镇,这基本上完完全全是一个汉人居住的镇子,少数民族人数占总人口百分之一都达不到。但是这里各村的地名甚是奇怪,就拿我老家的那个村来说,全是姓张的汉族,没有一个少数民族,可是名字却叫“撒基格”。周围的村子大体也如此,名字也相当奇怪,尽是“格尼”“布起”“模隆”“依色”“得嘎”...在我们镇,百分之八十的村名都如此,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些村名都不属于汉人命名的方法。可是,为什么汉人居住的地方没有用汉人传统的方式命名呢?是不是在很远的时代,这些村落是少数民族的,被汉人征伐占领,在征伐占领的过程中,因为习惯了这些名字,被后来的汉族一直沿用着?

抱着这个疑问,我向村里面一些老人请教,得出来的结论令我大吃一惊。这些地方原来确实属于少数民族的,至于后来为什么变成汉族的地盘却与征伐抢掠无关,完全是少数民族的自动让出!少数民族为什么要主动出让地盘?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会心甘情愿让出赖以生存的家园呢?

家谱上记载,朱元璋登基后,王姓得罪朱元璋,我老祖宗也被牵连,离开世代居住的南京柳树湾张家村,发配充军。到后来洪武13年明军征伐大理,随军来到云南后作为兵民定居于云南陆良。第二代子女因分家产不欢,导致我们现在这个村老祖宗又背井离乡,来到麒麟.东山撒基格村自谋生路。来到这个村的时候,有五户彝家人,向这五户彝家人商量在此地安家,这五户彝家人没有表示反对也没有表示欢迎,我的老祖宗便达起了草棚,开垦荒地。过了几个月之后,那五户彝家人不知道为何缘故就搬走了,从那时起撒基格村完全成为汉人张姓的村落。其他那些取着类似村名的村子,历史大多数也一样,都是原来生活着彝族,汉族来后,他们就自动搬走了。到底是什么原因使这些彝人无条件让出土地?我请教的一位老人告诉我,不是那些彝家人嫌弃汉人,不愿意和汉族居住在一起,而是他们害怕汉族人,和汉族人呆在一起会感觉到恐惧。老人还说,不止彝族怕我们,像壮族,布依族都怕我们。我问老人,为什么他们会怕我们呢?老人答不上来,只说,他们就是怕,一直都怕,见到汉人就躲起来,追都追不回来!对于少数民族怕汉族这一点我深信不疑,我不止听过他这样说过,好多我们这里的人都说过,包括我的父母也这样对我说过。大多不了解少数民族的人都认为少数民族凶残野蛮,反而到认为少数民族是危险分子。其实这是一种误解,确实有一些地方的少数民族凶狠野蛮,欺压汉族,但是那是有些开化地方的少数民族,他们熟知汉人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故敢为所欲为,不知天高地厚。其实在大山深处的纯正的少数民族都比较害怕汉族。那是什么原因导致少数民族对汉人会这般的恐惧呢?

羌族的一首民歌里面道出了一点端倪来,那首歌翻译成汉语是这样的:“我们祖先生活在一条大河旁边的平原上,幸福平安。但是有一天,邪恶之神指示了黄色的魔鬼们,砍了我们祖先的头颅,抢了我们的土地,使我们背井离乡,记住他们,记住他们,黄色的魔鬼”。这首歌道出了所有的事情原委,歌里的大河很可能就是黄河,平原有可能就是华北平原,黄色的魔鬼有可能就是我们汉人。很显然,他们也是中原地区得到原住居民,因为汉人对他们的战争,迫使他们离开了中原的土地。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战争呢?有史以来,羌人的老本营就不在中原地区,那么,这场战争只有发生在史前。炎黄两帝时代,中原已经是华夏族的天下,所以只可能发生在炎黄两帝时代之前,即所谓的上古时代。

这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上古黄河流域的几百支部落只剩下了强大的炎黄两支,上古时代,几百支部落都很弱小,势力相当,华夏族祖先部落也只是其中普通的一支,因为出现了一些比别部族首领英明的首领,农耕,畜牧有了较大的发展,人口因为粮食的增多,迅速膨胀。人口一多,势力也就强大起来,把其他的部落远远的甩在后面。人多了自然需要更多的土地耕种,放牧。这样,只有靠侵略别部族的领地来达到发展的目的。于是,战争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屠杀开始了,在这区间,有融合,也有灭族,更有出逃。出逃出来的部落发展成为了今天这些少数民族。而屠杀的残忍程度超过了我们的想象,少数民族通过民歌或者是一代又一代的口述,流传下来,经过的嘴一多,说记录的那次屠杀就不在是人的屠杀,而是魔鬼的屠杀。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少数民族这么害怕汉人,原来在他们心中,汉人是魔鬼的化身,是灾难的源泉。

到底当年屠杀的场景是什么样?以至于这种阴影过了几千年还未消失。这种惨烈超过了今天我们的想象力!但它确实存在过。






二,远古时期的人口谜团

还是必须扯回去我老家的那个村。

云南大部分地方属于喀斯特地貌,唯独昆明坝子,曲靖坝子(麒麟和陆良)例外。坝子是个什么意思,也就是四川盆地的一个缩影,也就是周围是山,中间是平原。村子都是依山而建的,耕地自然就是山围绕着的平原。

平原里面的土地肥沃,从解放直到今日,人口剧增了十多个倍,可耕地还是局限于原来平原地方的耕地,也没有出现过人多地少养不活人的地步。

在我老家后背的那个山,山上全部是树,听老人说现在的树是大跃进大炼钢铁后栽上去的,原来的树都被砍了当燃料炼钢铁了。我问起原来没有砍树之前,那些树和今天比较,原来的树大还是今天的树大。老人说比都没法子比,现在的树一个人就抱过来了,原来的树要三四个人才围的过来,都说不清那些树长了几百年了。疑点就在于此,村子自从第一个老祖搬到这里后,下面的后代就没有做过木材生意的,就算做,也做不了多少,交通不方便,而且古时候云南四川大部分重镇周围全部是森林,没有必要去远处买。而且都是一般的松树,在古代,不值钱。这样的话也就是说后山上的森林至少存在了八百年之久。八百年之前呢?鸟无人烟,全是彝族居住着,不会通商,也需求不大,所以,应该从古至今就应该一直都是森林。可是我发现这些森林的土地有特别奇特的地方,按其他上的情况来说,山坡应该是一个连续向上的坡。而这里的坡是一台一台上去的,非常平整规规则,如果把树木全部砍了的话,那就是标准的梯田。这种地形不可能是天然形成的,完全可以肯定是人工开挖的。可是这山从古至今一直都是森林,谁会去开挖?

如果是很久远之前的人开挖了作为耕地的话,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今天的人口这么多,山下的平原的土地都没有用完,何必在山上开挖梯田呢。会农耕的人都知道,梯田的产量远没有平原土地产量高。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些人去开挖梯田呢?

会不会是远古的时候,还有一种文明存在,人口很多,比今天的人口密度都大很多,人们不得已,才在这里的山上开挖梯田以补充耕地的不足?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