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7/


在一路奔驰了1小时左右,终于来到了富源县的境内。对于这里的山山水水黄芸是再熟悉不过的,因为她在这里下乡了好几年。也就是在这里她认识了张秀玲,也就是丁梦的生母。这里有她青春的记忆,这里是她度过青春的最好的时光。坐在车上,看着道路两旁的一些景致,记忆又被拉回了很多年前。。。。


“黄阿姨,该怎么走呢?”在车开到了一个路口的时候柳淳飞问道。


“哦,往右边的岔道。”黄芸被柳淳飞的说话,把自己从往事的记忆里惊醒。


“小伙子,你从这条路一直开下去,在往左转就到大宁乡了。过了大宁乡还有10多公里才能到普堂村。”黄芸对柳淳飞说道。


估计又开了大约40多分钟,终于来到了普堂村的村路口。看了下表已经是下午的5点多了。天色微微的淡了下来,由于村口的路实在是太烂了,柳淳飞把车停在路口和黄芸直接走路进去。实在是太多年没有回来了,黄芸已经不记得张秀玲是住在什么位置了,她接连的问了好几个村民。在村民的指点下,两个人终于来到了张秀玲的家。


这是一间用石灰砖垒砌的房子,外墙没有粉刷,房顶是瓦片搭建的。在农村来说,这是在普通不过的建筑了。房顶上的烟囱有烟缓缓的冒出,似乎是有人在做饭。黄芸快步的走过去,柳淳飞紧紧的跟在后面。


“秀玲,秀玲在家吗?”黄芸在院子里大声的喊道。


不一会,从房子里走出一位年龄大约在60岁左右,面色很憔悴的农村妇女。她攒着发,肤色比较黑。可能是长时间的下地劳作有关系,她的背有些驼。她上下的打量着柳淳飞和黄芸。


“你们是?”她很纳闷的问道。


“你不记得我了?秀玲。我是黄芸啊。”黄芸有些激动的回答道。


“黄芸?。。。。哦。。。。我想起来了。老姐姐啊,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了啊。”张秀玲显然也很意外。


“我们进去说吧,你在做饭吧。我们都20多年没见了啊,我可真的好想你呢。”黄芸一边走进屋子一边对张秀玲说道。


“是啊,是啊,你看我,都糊涂了。来,快进来啊。”张秀玲笑着打招呼。


进了房屋的黄芸和张秀玲就攀谈起来,毕竟2个人都20多年没有见面了。柳淳飞则是在一旁打量着张秀玲。这个女人很瘦,面色枯黄。听黄阿姨说她也就是50多一点的岁数,但多年的风吹日晒使她看上去显得很老的样子,但仔细的看着她,仍然是会找到张秀玲年轻时候的美丽的。丁梦和她长的极像,一样的大眼睛,一样的瓜子脸。只是张秀玲的这双眼睛似乎没有多少的灵气了。或许是被多年的艰苦生活一点点的磨灭了吧。柳淳飞可以肯定的告诉自己,这一定是丁梦的生母。


“秀玲啊,这么多年,你过的怎样啊。我们好多年都没有见面了。”黄芸对张秀玲说道。


“老姐姐啊,我过得不容易啊,好不容易把两个孩子拉扯大了。闺女在县里的小学教书,儿子到外地打工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了。”张秀玲说道。


“你老伴呢?怎么没看见他呢?”黄芸奇怪的问道。


“唉。。。。那个死鬼啊。早就撇下我们母子走了。早在20年前就死了。”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张秀玲还是很伤心的说道。


“怎么回事啊?”黄芸继续的问道。


“那年大队里要修路,就是现在村口的哪条路。那个死鬼字山上炸石头,有个炸药没响,那个死鬼去查看的时候,才响的。那个死鬼当场就给炸死了。那个惨啊,都不能看了。唉。。。。”张秀玲悲伤的说道,都过去了这么多年,张秀玲在现在说起的时候依然是那么的悲伤。似乎在此刻的对话又把她带入了那段痛苦的记忆中。


“唉,秀玲,你也太不容易了啊,那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是自己过的,怎么没想再找个老伴呢?”黄芸说道。


“找啥找啊,自己又带了两个孩子。别人也看不上啊。就这么一直过来了。”张秀玲在回答的时候似乎心里有着很多的委屈,柳淳飞知道,她含辛茹苦的拉扯着两个孩子,真的是很不容易,不知道受了多少苦,遭受了多大的难,才熬到今天的。


“秀玲啊,你也不容易啊。唉。。。。”两位老妇聊着聊着彼此的眼睛都红了,是那段悲伤的往事刺痛了她们,是曾经的艰苦岁月把她们带回了过去的记忆里。柳淳飞就那么默默的听着,通过这样的对话,他已经知道当年张秀玲在抛弃丁梦的时候,是一件多么迫不得已的事情。原本对张秀玲有点仇视的柳淳飞,现在已经对眼前这个苍老的,命运坎坷的老妇深深的同情。这个老妇独自抚养这一对儿女,直至他们长大成人。可是,怎么唯独对丁梦就那样呢?为什么一定要抛弃丁梦呢。正在柳淳飞想着这件事的时候。张秀玲又说话了:


“老姐姐,这位小伙子是?。。。。”


“秀玲啊,来了这么久了,都忘记和你说了。这个年轻人有事情找到了我,我又带他来找到了你。”黄芸说道。


“找我?”张秀玲很奇怪的问道。


“是啊,秀玲。你还记得25年前吗?”黄芸问道。


张秀玲的身体微微一颤,点点头。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她这么多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件事情,要不是当年的生活困难,她也不会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这件事情一直的压在她的心头,就像是梦魇,一直在她的心头徘徊,永远也挥之不去的噩梦。今天又听到黄芸提到这件事情,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深深的自责。


“大姐,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了。怎么了?”张秀玲很紧张的问道。


“是啊,是很严重的事情。秀玲,还是让这位小伙子和你说吧。”黄芸说道。


张秀玲紧张看着柳淳飞,柳淳飞似乎能感觉到她的心跳。顿了顿,柳淳飞说道:


“张阿姨,是这样的,我叫柳淳飞。在25年前,有对夫妇抱养了个小女婴。在25年后,那个女婴长大成人,而我,就是当年那个女婴的未婚夫。”


张秀玲的眼圈已经红了,她不敢直视柳淳飞的眼睛,低声的说道:


“她,她好吗?”


“是的,张阿姨,我就是为这事来找您的。我知道您当年是因为家里的条件太差,生活太苦,才把女婴送人的,我也知道,这么多年来,您一直都对这个女婴牵肠挂肚的。刚才听到您和黄阿姨的对话,知道您是一位善良的女人。相信您一定是可以挽救丁梦的。”柳淳飞说道。


“丁梦?挽救?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秀玲问道。


“张阿姨,那个女婴就是现在的丁梦,她的养父母对她很好,就和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柳淳飞继续的说道:


“主要是丁梦现在得了白血病,她现在继续可供配对的骨髓移植,要不她的生命就有危险了。然而这种配对的移植是要从直系亲属寻找的。现在知道丁梦还有个姐姐和哥哥,现在成功的几率就更大了,就是说,丁梦的生命可以得到挽救了。阿姨!”


“小伙子,你说的什么病,我不懂。你说闺女的病要我们来救,那一定没问题。当年我都已经对不起她了,现在,我一定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弥补。你说吧,小伙子,我们什么时候去医院。”张秀玲回答道。


“最好是我们现在就走,晚上在市区住。明天一早就可以到医院检查。因为梦梦的病实在是不能再耽误了。”柳淳飞回答道。


“好的,我稍微收拾下,马上就走。”张秀玲回屋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和柳淳飞还有黄芸一起开车来到了县上。因为柳淳飞要张秀玲一起接上她的大女儿一起回市区,这样在明天的造血干细胞检查机会能会大些。在车上的时候,张秀玲和她的大女儿讲了关于丁梦的事情,她的大女儿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还有了妹妹,而且还得了这么可怕的疾病。她不断的埋怨妈妈不应该把妹妹送走,再怎样也是自己的骨肉。再怎样的穷都要抚养自己的子女。此时的张秀玲已经泣不成声了。


柳淳飞的心情也是很沉重,一路上也没有说什么话。他只是快速的开车,希望能早点到达市区,早点的到丁梦的身边,因为今天他已经离开丁梦一整天了。也不知道丁梦的病情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新的变化。想着,想着,柳淳飞加大了油门。车子一路咆哮的开回了市区。


来到了市区,先把黄芸送回了家。然后在安排张秀玲母女先在宾馆里住下来。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柳淳飞便匆匆的赶回了医院。当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9点多了。柳淳飞快步的跑到了501房间,推开门之后看见丁梦的父母,他们一直都围坐在丁梦的身边。似乎丁梦已经睡着了,柳淳飞轻轻的走到床边对丁妈妈说道:


“阿姨,我们出去谈下。”说完,柳淳飞向丁爸爸使了个眼色,丁爸爸也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出了房间的柳淳飞高兴的对丁妈妈说道:


“阿姨,找到了,找到了。我找到梦梦的生母了。尤其让人高兴的是,梦梦还有一位哥哥和一位姐姐。看样子梦梦这次一定有救了。”


“是吗?那太好了。淳飞,小梦今天的身体又出现了反复。现在很不稳定,唉。。。。就等早点可以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了,只有这样,才可以挽救小梦的生命了。”丁妈妈对柳淳飞说道。


“阿姨,您先别着急,明天一早张阿姨她们就来了。我们就可以进行分子学检测了。假如检测相符的就将进入移植阶段了,所以说,阿姨,您不要着急了。一切等明天吧。您和叔叔先回去吧,都一天了。晚上我在这里就可以了。您和叔叔回去休息吧。一切都看明天的了。”柳淳飞感觉很有信心的对丁妈妈说道。


听到柳淳飞这样的说,丁妈妈的心稍稍宽慰了点。他们两夫妇也确实太累了,所以回到病房叫了丁梦的爸爸,两个人先就回去了。临走的时候又和柳淳飞交待了几句,又答应明天一大早就回过来的。在送走了丁梦的父母之后,柳淳飞静静的坐在丁梦的床边,在想着明天将要发生的一切。


明天就要进行分子检测了,如果相符就可以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这样就可以彻底的治愈丁梦的白血病了,想道这里,柳淳飞很兴奋。因为这么多天的辛劳毕竟没有白费,因为确实太高兴了,他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或许是他是太过于高兴,也是是丁梦睡的不是很沉。在笑声中丁梦醒了过来。


“怎么了,淳飞?”丁梦似乎感到很奇怪,因为自从她生病后就没有见过柳淳飞笑过。


“你醒了啊,梦梦,吵到你了。我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个笑话。”柳淳飞不敢告诉丁梦明天要进行的造血干细胞分子学检测,他怕明天再有什么意外出现。


“呵呵,淳飞。和我说说啊,让我也高兴一下。”丁梦似乎也很感兴趣。


“好了,梦梦,现在已经很晚了。你需要休息了,等你以后你病好了,我每天给你说个笑话。”柳淳飞笑着说道。


“那好吧,淳飞,你也早点休息吧,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一定很累吧。公司那边还好吗?”因为柳淳飞在走的时候和丁梦说是公司的事情,所以,丁梦这样问道。


“公司还好了,一点小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已经没什么事了。休息吧,梦梦。明天还要配合治疗啊。乖哈。”柳淳飞痛爱的亲了下丁梦的额头。


看着丁梦熟睡了,柳淳飞也休息了,因为今天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累了。。。。


第二天的一早,柳淳飞开车去宾馆接到了张秀玲母女来到了医院。在楼梯口的时候见到了丁梦的养父母。在经过柳淳飞的互相介绍后,张秀玲做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动作,她给丁梦的养父母跪下了!这也似乎是这个朴实的农村妇女唯一能做的事了。


“大姐,大哥,谢谢你们这么多年对丫头的照顾。我什么都不能说了,我有罪啊!”


“妹子,咱先不说这个,救人要紧啊,快跟着淳飞去吧。”丁妈妈扶起了张秀玲说道。


来到了王主任的办公室,柳淳飞把张秀玲母女简单的向王主任做了介绍。让王主任尽快的安排造血干细胞分子学检测。由于抽取造血干细胞是一定要和捐赠者说明的,所以王主任一边安排检测的工作,一边又和张秀玲母女又一次的做了说明:


“这个过程呢,首先从捐献者抽取的5毫升左右的血液送往血液中心细胞实验室进行分子学检测,得到捐献者的人体白细胞抗原(HLA)数据,然后管理中心再将捐献者的HLA和病人的HLA在电脑中进行配型检测,如果有相符的就将进入实质捐献阶段。当然,既然你们是病人的直系亲属,咱们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直接就可以出结果的。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造血干细胞移植本身也可以说是一种器官移植,不过它不是大的组织,大的器官,也是人体的细胞,人体的本身的免疫功能,都有一个认自己,排别人的东西,自己体内的东西都可以和平共处,不是自己身体里面的东西都要千方百计的排斥出去。机体有两个屏障:一个是个体发育屏障,一个是免疫屏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屏障,最重要的理由就是生物的多样性,人和人不同。具体到造血干细胞移植,除了同卵双胎外,其他的都存在着差别,只不过差别有大有小而已。也就是说,造血干细胞的移植也会有排斥反应的。”


“但是骨髓移植是造血干细胞移植,造血干细胞移植是经大剂量放化疗或其他免疫抑制预处理,清除受体体内的肿瘤细胞、异常克隆细胞,阻断发病机制,然后把自体或异体造血干细胞移植给受体,使受体重建正常造血和免疫,从而达到治疗目的的一种治疗手段。成功接受骨髓移植后,患者的生命可以得到延续,这也是白血病患者最后的一步治疗了。”


一口气的听完王主任介绍的这些非常专业的术语,张秀玲有点发懵。最后还是柳淳飞对张秀玲说:


“阿姨,这些都没有什么的,最主要的是,我们现在就要去进行分子学检测,如果有相符条件的就可以挽救梦梦了。”


听完柳淳飞这样说,张秀玲就明白了,她催促着女儿快步的走向检测室。到检测室里医生给张秀玲母女抽了血液,就开始做分子学检测了。由于这需要时间的等待结果,3个人在医院的长椅上坐着,就在这个时候,张秀玲突然提出了要看一看丁梦的要求。面对张秀玲的这样的要求,柳淳飞显得很为难。因为现在丁梦正在接受治疗,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世,柳淳飞担心丁梦会有什么变故,如果不让张秀玲去看丁梦,是不是又显得太不近人情了。正在柳淳飞左右为难的时候,张秀玲的大女儿似乎看出了这一点。她对柳淳飞说:


“柳先生,我母亲的意思是就看看丁梦,不是要做什么的。你看可不可以?”


“是啊,小伙子,我只是看看她,什么都不说。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自己对不起她。我也没脸见她,但是,我这心啊。。。。。呜呜呜。”张秀玲抽泣的说道。


“好吧,我安排你们见她下,但我还要和阿姨商量下。但是你们什么都不要说,就说是我的远方亲戚,今天正好来省城,就顺道来看看。你要是答应,我就带你们去。”柳淳飞说道。


“好啊,好啊,我们什么都不说。”张秀玲答应道。


柳淳飞给丁梦的养父母去了电话,和他们说了这件事。他们也同意了,但是要求和柳淳飞的一样,就是不要乱说什么话。


来到501病房,柳淳飞给丁梦介绍说是自己的远方亲戚,今天路过这里,知道她住院就过来看看。在病房的简单的几句对话,由于看到丁梦的病状,看到了丁梦虚弱的体征,张秀玲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了。柳淳飞连忙找借口把张秀玲母女给送出了门。在走廊上,柳淳飞看到伤心流泪的张秀玲,他也不忍再说什么。只是让她的女儿好好的看好母亲,不要再让她去见丁梦了。张秀玲的女儿也十分懂得这点,为了不让丁梦再受刺激,她答应柳淳飞不会再让母亲去见丁梦。


柳淳飞刚回到病房,丁梦就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柳淳飞说是那个亲戚看到丁梦现在的身体状况就很难过,说那个亲戚忍不住才会那样的。丁梦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就那样的一直呆坐着。柳淳飞不住的安慰丁梦,并且不断的鼓励着丁梦。过了好久,丁梦终于说话了:


“淳飞,我是不是快要死了。你和我说实话。你是我的最爱,我不希望你骗我。”


“没有了,梦梦,你又乱想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刚才我问过王主任了,王主任说了,那个配对的造血干细胞已经有着落了,所以,你千万别乱想啊。”柳淳飞安慰着丁梦说道。


“是吗?淳飞,你不要骗我啊。”丁梦有点惊喜。


“怎么会呢?梦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等你好了,我们就结婚,再陪你去旅游啊。”柳淳飞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对丁梦说道。


“嗯,淳飞,你放心,我一定积极的配合医生治疗,我一定要康复,早点出院。还有,还有。。。。”丁梦似乎不太想说出口,脸颊已经绯红。


“还有什么?还有嫁给我,是吧。”柳淳飞故意的坏笑的说道。


“你,讨厌了啊。咳。咳。咳。”可能是由于过度的开心,丁梦咳嗽了几声。


柳淳飞轻轻的拍着丁梦的背,在耳边对她说:


“梦梦,我爱你。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我们一定会幸福的,相信我。”


丁梦看着柳淳飞真诚的眼神,她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病痛对她的折磨仿佛都消失无踪,她轻轻的靠在柳淳飞的胸口,想象着自己病愈出院的那一刻早日的到来,自己就可以和柳淳飞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上午10点左右的时候,检测的结果出来了,出人意料的是,张秀玲和她女儿的造血干细胞分子学检测和丁梦的都不配对。这意味着丁梦将不能从她们的身上抽取到造血干细胞。


听到这个消息,柳淳飞的心情简直是跌落了谷底。他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但是,现在的她需要的就是冷静,冷静。稍微的缓和下了情绪,他记起了张秀玲还有个儿子。于是柳淳飞请张秀玲把儿子叫回来,再做最后一次的检测。但张秀玲似乎却不是很愿意,或许是上午的时候她听了王主任的介绍,感觉会有后遗症,所以,她不是很情愿。张秀玲是个农村妇女,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她的脑海里根深蒂固。何况,她就这么一个儿子,所以,她是及其的不愿意,柳淳飞的肺都要气炸了,现在是张秀玲的亲生女儿面临生命的危险,然而做为生母的张秀玲却在考虑毫无意义的事情,但是他强压下怒火,耐心的跟张秀玲解释着关于造血干细胞提取的一些常识。但张秀玲还是不太情愿,最后,柳淳飞把她叫到了检测室,让专业的医生和她解释:


“这位阿姨,造血干细胞的抽取是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的,就和献血一样的,很简单。”医生和他说道。但又怕张秀玲有顾虑,所以又从专业的角度继续的给她解释:


“人们以前常说的骨髓移植、骨髓捐献到今天已经不准确也不科学,由于我们医学技术的高发展,也就是说我们真正采集、我们捐献的实际是造血干细胞。在我们人身体哪些部位生产和存储造血干细胞呢?一般来说,有三个部位,生产和储存的大部分在骨髓里,所以我们叫做骨髓造血干细胞。还有一部分在外周血,也就是在血管里面有少量的造血干细胞。第三就是人们所知道,当妈妈生完小孩之后,在脐带里有大量、丰富的造血干细胞。反过来说造血干细胞都在哪些部位,有骨髓的造血干细胞,有外周血的造血干细胞,有脐带学的造血干细胞,现在我们提倡用外周血的造血干细胞来进行采集。那么骨髓的造血干细胞采集和外周血的造血干细胞采集有什么不同呢?如果说是骨髓移植用骨髓的造血干细胞,供者要进行全麻,或者在他的骨上凿几个洞。用外周血造血干细胞则是先打三、四天的外周血动员剂,将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动员入血,然后用采血的方法来采集,这样的方法供者没有什么痛苦。”


“首先让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大量释放到血液中去,这个过程称为“动员”。然后,通过血细胞分离机分离获得大量造血干细胞用于移植,这种方法称为“外周血造血干细胞移植”。这样现在捐赠骨髓已不再抽取骨髓,而只是“献血”了。而且,由于技术的进步,现在运用造血干细胞“动员”技术,只需采集分离约50至200毫升外周血即可得到足够数量的造血干细胞。采集足够数量的造血干细胞后,血液可回输到捐献者体内。”


“现在很多人对于造血干细胞捐献不了解,认为捐献出去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影响。其实,通过对全球已实施移植的供者的身体状况进行监测,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对身体有影响的个例。正常人骨髓总量约为3000克,移植时只需10克,相当于采集干细胞10毫升。在采集时,从一处静脉引出血,通过仪器把需要的细胞提取出来用于移植,不需要的成分再“送”回供者的体内。采集过程中,供者只需躺在床上约4个小时,整个过程只需一个星期。由于造血干细胞具有自我复制功能,捐赠造血干细胞后人体将在短时间内恢复原有的造血细胞数量。所以,人不会感到任何不适,对供者很安全。造血干细胞的供给者通常只要请半天假就能完成整个手术,不用作任何额外的休息和调养。”


听了医生解释这么多,张秀玲也知道病没有什么危险。再加之她对丁梦有着很深的愧疚感,所以她终于同意叫儿子回来。柳淳飞的意思是叫张秀玲的儿子马上坐飞机回来,这样比较快,因为丁梦的病情实在是不能耽误了。所以,在要了她儿子的银行卡号后,柳淳飞向卡上打了5000元钱。让在外地打工的张秀玲的儿子订机票马上飞回来。从打工地飞回这个城市大概要2个多小时。在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张秀玲的儿子从机场的出口走了出来。张秀玲的女儿和柳淳飞一起去的机场,在接到自己的弟弟后,柳淳飞飞快的开着车直奔3院。


到了3院,马上就安排医生给他做了造血干细胞分子学检测,在这次的等待中,柳淳飞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他不停的在走廊走着。手心里也充满了汗水。因为柳淳飞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他心里很清楚,这次检测的成功与否,对丁梦来说意味着什么。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紧张的让人透不过气。柳淳飞都已经能很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就这样,在紧张的气氛中过了很长时间,柳淳飞也记得具体是多久了。终于,检测室的门打开了,医生拿着检测单走了出来,柳淳飞并没有走过去,他就那样站着看着医生,他想知道结果又怕知道结果,就在他相互矛盾的时候,医生走了过来。


“柳先生,这次的检测结果终于是一致的。患者可以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了。”医生向柳淳飞说道。此时的柳淳飞瘫倒在旁边的座位上,他拿着检测报告心情激动的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我的梦梦有救了!天啊!这真的是奇迹!柳淳飞在心里想道。稍微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他来到了王主任的办公室,当王主任告诉他说,明天就可以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的这句话时,柳淳飞笑了,这是他在丁梦患入院以来第一次笑,也是他第一次感到宽慰。想想丁梦这么坎坷的命运,这么离奇的身世,似乎是自己的命运也和丁梦连到了一起。也可能是自己对爱的执着真诚感动了上天,给了丁梦一次重生的机会。柳淳飞感到很累,他真的很累。自从丁梦入院后,他每天只睡几个小时,人也明显消瘦了很多。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终于可以挽救丁梦的生命,可以继续他们的牵手之约。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丁梦!柳淳飞以最快的速度跑到501室。


“梦梦。。。。梦梦,我们明天就可以进行造血干细胞的移植了!你的病马上就要好了,以后再也不用受这种苦了!”柳淳飞很激动的对丁梦说道。他跑到丁梦的床前,紧紧的抱着丁梦,泪水再也抑制不住,两行情泪从柳淳飞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