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十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桑克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八点了。他要盘算的第一件事就是今天应该怎样开始。昨天晚上二叔桑淮已经给韩琛的人打了电话了,不知道今天会有什么行动。桑克己洗漱完了之后便想着给桑淮打电话,他刚拿起话筒,又放了下来。桑克己暗附:按理说,二叔此次陪同前来,应该也是有一定目的的,他也要给父亲一个交代,那既然是这样,倒不如让他觉得我是无所谓,让他来想办法,我也好多些时间琢磨父亲的真正意图。

果然,一个小时之后,桑淮的电话打过来了。

“起来了吧?”

桑克己:“嗯,刚起。”

桑淮:“一起下去吃东西吧。”

桑克己:“好,等我几分钟。”

十分钟后,两人下到宾馆的早茶厅。

待上完点心后,两人扯起淡来。

“这里的幻境,挺不错的喔。”桑克己环视了一下,“比内地的很多地方都好。”

桑淮心道,你倒是悠闲。看你到时候怎么交代。嘴上却笑道:“嗯,不错。”

桑克己:“这边吃的东西可真是杂,什么都有,也亏得他们什么都能拿来做菜。若是叫外国人来看,定说我们残忍之至,什么动物都吃。”

“哪里需要什么外国人,就是你那个亲妹妹,也得骂得你无地自容。”桑淮笑道。

“是了,”桑克己似乎又进入了某种状态,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上次我和克身出去吃狗肉,给这丫头带了几块回来,直把我们骂得…”桑克己想了好久才想出一个词来,“狗血淋头!说什么‘狗是人类最亲密的朋友,你们这样做连禽兽都不如’。哈哈哈,把她俩亲哥哥比作禽兽了。敢情我们有时候还真比不上些小动物。”

“呵呵,国外呆久了,受那写什么动物保护组织的蛊惑多了,就这样了。”桑淮和道。

“这丫头,我还没和她算呢…”桑克己怀念道,“现在又有将近一年多没联系了,也不知道长什么样了,有男朋友了没有…”

桑淮:“小凡去年回来过一次吧?你好像不在,我也是听你爸爸说的。”

桑克己:“是吧。后来我把她电话弄丢了。克身也没有她的号码。这一年多来都是在外面跑得多,唉,…”桑克己有些伤感道:“连我也不敢相信居然这么久没和她联系了…”

桑淮:“呵呵,会有机会的。这一趟完了,我估计小丫头也该回来了,到时候你们三兄妹可以好好聊聊了。”

“但愿是吧。”桑克己玩弄着筷署。“这个也挺不错的,总觉得这边的东西都比我们那里的精致些。”

桑淮:“管理问题吧。HK人尽得西方管理学的精髓。你看我们内地的就不行了。北京那边的还好些。其他一些省会城市的服务,真是不行。”

桑克己:“是给人那么一种感觉。”

桑淮:“这和东西方的理念有关。西方人比较务实,喜欢用细节来征服客人。而东方则喜欢用自己这一套来让别人接受。不过这些年来,随着西方管理概念的引入,我们的观念也开始转变了。”

桑克己:“不管怎么说,差距还是有的。”

桑淮;“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东方人做买卖,总是比不过西方人吗?”

桑克己:“嗯?也不尽然吧?我们中国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

桑淮黠笑道:“我说的不是那个…”

“哦…”桑克己明白桑淮指的是什么了。“我们现在做得也不错吧?”

“呵呵呵,”桑淮摆着手,之后又认真道:“还是有差距的。”

桑克己笑笑:“二叔有什么想法?”

“有一个制度问题在里面吧。”桑淮半严肃道,“西方是用制度管理人,而我们东方,习惯用情去感化人。你说是不是?”

“国情问题吧。也许最终也还是要借鉴西方那一套,但终归要有一个过程吧…”桑克己想了想。

“人是趋利而行的生物,尤其是做我们这一行的。江湖义气,虽然能够作为一个道德约束,但是到了个人重大决定的时候,它能起的作用,非常非常小。百里一害,不辞其害,没有一个制度的约束,光靠舆论道德,是最不成大事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总是做不过欧洲人、美洲人的原因。”

“嗯…”桑克己若有所思,“我倒是没想过这么多…”

“你是做大事的,以后要调大担子,这些东西,不可不看明白来。做人,要知时而进,不可拘泥形式传统,否则,只有把自己陷入规矩的泥潭之中。”桑淮半是教训地说。

“不过,”桑克己本来想说,父亲从小教导什么事情都要循序渐进,不可逾越规矩,但一想到现在是桑淮在授道,便改口说:“总还是得有一些传统才好的。毕竟,一种文化,需要靠传统来维系,光有制度,我觉得还是欠缺了一点。”

“是啊,但要分清孰轻孰重啊…”

桑淮正要继续,一名服务生恰好走过来问要不要换碟。“哦,谢谢,不用了…”服务生转而问桑克己,也是同样的答复。给这么一打断,桑淮也不好再继续。但桑克己倒还想继续,便说:“叔叔说得极是。我还要多搞一些理论才好。”

“嗯…”桑淮缓下来,没了兴致,却又开始想别的事情了。

桑克己也看出来了,他猜测是吃饭早餐之后安排同HK人见面的事情,所以也不作声。叔侄两人就慢慢地吃着东西,也不说话。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桑克己见桑淮也吃得差不多了,再不把行程定下来难道还上去睡觉不成?便打定主意不作声。

“和你去庙街逛逛吧。”桑淮突然发话。

桑克己:“哦?那里有什么好看的?”

桑淮:“去看看HK的风土人情嘛。”

“也行。”桑克己心道,人是你联系的,你都不急,我急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