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十四

woshi3suo 收藏 1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URL] 韩琛好不容易把女儿哄睡着了,赶紧悄悄地退出来。不料还未出房门,大哥大突然响起来。他急忙掏出来,先暂时用衣服捂住,再伸手进去摸接听键,样子好不滑稽。待退出房间,关上门之后,韩琛才把大哥大拿出来,“哪个!” “喂,琛哥。我潘文啊。”原来是广州的生意合作伙伴。 “什么事!”韩琛走进自己房间,把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什么事?”二十米开外,有两人喊道。

不好,又是他们的人。李克义心道。他余光看到摔倒的持钢刀者正要起身,便一咬牙,捏紧匕首,朝前方两人冲去。两人见李克义来势汹汹,都不敢大意,也掏出随身携带的刀具来。一人使的是仿藏弯刀,另一人使的是普通短刀。他们一前一后、一左一右都半弓着身子,既不慌忙也不乱动。李克义知道遇上老将,但前冲惯力已经刹不住,他冲向左侧一人,那人急退两步,右边持短刀者小绕半圈,移到李克义右边,两人顿时把他合起来。李克义急旋半圈,改攻击目标为持短刀者。持短刀者先向李克义门面刺出一刀,李克义向上一挡,身子已经贴上那人,持弯刀的男子挥刀横砍过来,被李克义匕首格住,正要向上挥割,却慢了半拍,只觉手上一辣,弯刀掉了下来。短刀男子趁这一瞬推开李克义扎刀过去,却又被反手推开,仅仅划破了表皮而已。这时刚才被踢倒的钢刀男子也冲上来,对着李克义左肩就是一刀。但他似乎不是老手,这一刀只砍进了肉里而不是镶到骨头里,李克义右手反过去搭在钢刀男子的手上,一个下压、再一搅。钢刀男子便被制住,李克义忍着左肩的疼痛,把匕首抵钢刀男子脖子上,将他硬拉起来挡在自己身前。持弯刀的男子看到同伴受挟,只得全神贯注凝住对手,虽不敢乱动,但也没有放弃的意思,看来是等援兵。李克义也情知相持下去必然坏事,所以匕首慢慢下滑,缓缓插入被挟者的左肩并往下拉,同时喘着粗气,准备最后一击。

受挟者忍不住疼痛软了下来,跪在地上,李克义也跟着低下腰来。弯刀男子心一急,便试探性地向前挥了一刀,本是想吓唬对手。不料李克义早有预谋,突然飞身过去直刺他胸膛,他急忙反手回刀,但李克义早已准备了受伤的左手护住腰间,瞬间向右拨开了刀尖,只有刀背打在李克义身上,自己却被李克义贴上了身。

李克义倚在那人身上,感觉他已不能反抗,便抽出匕首来,趔趔趄趄地往外走。他走到巷口,摸了摸肩头的刀伤,疼得不得了。左右看了一下,幸好人不多。他把外衣脱下,折起来,把渗学的那一面朝下,批在肩上,稳住了步伐走上街去。还没过街对面,李克义便听到上街方向传来了警车的笛声,而且越来越近。他赶紧打起精神,往下街跑。刚跑出不到二十米,前面又出现了一群混混模样的家伙,个个都来势汹汹的样子。李克义情知是刚才刺伤的那伙人的援兵到了。他原地杵了一下,四下看了看一条主街都是一些比较大的商铺,但都是比较独立的,不像大的商场有回旋的余地。李克义在犹豫中转过身去,但已经晚了。前面那群人中一名男子见他动作神态怪异,便起疑心。加之古惑仔一向是横惯了的人,没什么禁忌,开口便喝道:“前面那个人,站住!”

若是在平时,李克义根本不会被喝住,但眼下他身后有那么多的麻烦事,自己身上有有伤,一旦被揭穿不适当场被扑街,也会被随后的警察弄进差馆。一想到这层,李克义一挪脚步,撒开了就往回跑。那群人更加疑心,马上便紧追起来,嘴里还大声呼喝。

遇此状况,李克义身上纵有再重的伤痛也暂时被神经系统抛到脑后了。他冲进了主街的右面的一条分巷,没命地跑。后面的人也穷追不舍。但始终拉开二十多米的距离。李克义通过分巷又来到另一条主街,幸得这一区经常来,知道哪里有适合摆脱的地势。他边跑便思考着要往哪里去。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刚才那条街的街尾是曲巷,利于逃脱。但是又怕遇到往下的警车,但身后的呼喊声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他顺着主街往下跑,往左一窜,闪进一条分巷,来又回到了刚才出来的那条主街。往前奔了四、五十米便拐进了黑乎乎的曲巷。

身后的那群人自然也紧追了进去。只见进到里面,发现一眼看不到巷尾,这里的建筑以老式房子居多,参差不齐。又都较平常的房屋低矮,普通人徒手爬上二、三楼根本不是问题;而且只要随便往里面一条把门关上,任谁也找不到。最重要的是现在已是深夜,大多住户都已经熄灯了,月亮又照不到这巷子里来。又因是老巷,所以基本没有什么路灯。他们一行趔趄过弯弯曲曲的泥道,穿出了巷子,到了另一条主街,却发现要追的人不见了。他们骂骂咧咧地四散开来到处寻找,有四、五个人上了主街四下招人探问,还有的还回到巷子里又看了一遍,都没有结果。商量了十多分钟,又打了数通电话之后,他们只得悻悻地离开了这里。

此时李克义正藏身于一栋旧楼二层的水泥镂空阳台上,他既不敢进屋,恐惊醒住户;又不敢乱动,怕发出声响,只得,籍着黑暗的保护蜷在阳台,静待那群混混离去。

待再也听不到声响,李克义还疑是他们使诈要自己出来自投罗网,所以扔趴在阳台上一动不动。过了一个多小时,身上的刀伤实在疼得不得了,他才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又观察了半天,才慢慢爬下楼去。

==========

睡着了?桑克己习惯性地抬起手来看表,藉着夜光表的莹绿,发现已经凌晨了。他摸了摸腰间的皮带扣,觉得不舒服,给解了下来。桑克己走到茶几旁拿起一个晚上喝过的杯子,没水了。他走到橱柜前,拿出一瓶矿泉水,但一看标签,二十五港币,又放了回去。只能是烧水喝了,桑克己觉得这主要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性价比的问题。钱…

嗯?“钱?”桑克己不禁念出了口。他拿着电子壶立在那里,似乎想起了什么。原来到HK来之前,桑麟给了他十几个账号,里面具体有多少钱也还不清楚。但肯定非同一般,因为按照惯例,桑克己出去办事,领的卡里面每张最少也有个几百万。桑克己把电子壶放回去,来到卧室的私人保险柜前,三两下就拨弄好密码,打开了保险门,拿出自己从家里带来的硬皮箱。他翻开夹层,从里面取出一沓各式各样的信用卡来。他数了一下,一共有十五张,加上他身上的两张,那这次桑麟一共给了他十七张卡。那得是多少钱啊?桑克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他楞了一下,又把卡整理好放回夹层,关上保险柜。弄好了之后,他坐到落地玻璃前的单座皮沙发上,沉思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