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1.html


1


常言道:“清明断雪,谷雨断霜”。

1940年的4月,饱经日本侵略军铁蹄蹂躏的鄂北山区军民,以极其艰苦的战斗迎来了一个新的春天!

府澴河堤岸的柳林,像农家少女那长长的发辫,几乎垂落到碧绿、清澈的河水中。山野、农田、草岗无处不是青葱、翠绿。

这是一个阴天早晨,不论是谁,走在这样柳林下充满潮湿清新气息的泥路上,都会发自内心,吐露出这般真情:春天确实已经来到了人间。

柳树枝条在阵风中摇曳,戎装整肃的饶平泰迈着雄健的步伐正沿着府澴河堤岸行走。这个浓眉大个,四方脸,眼睛很有神,皮肤黝黑的新四军孝感第四游击大队长,此时此刻想得最多的问题就是即将接手的四十多名从各游击队调来的队员,是不是个个都是如狮似虎的猛士,身怀绝技的精英?

突然间,他站住,他被停歇在树稍头上正在唱着婉转动听的歌的画眉所深深吸引。儿时用弹弓射伤一只正在唱歌的画眉遭老师批评的旧事,不觉间腾升在胸中,至今他还有些懊恼。他站在树下片刻,听牠在唱歌,忽然心中有一种强烈的爱的冲动,我身为抗日游击大队长,为什么不能让这美妙的画眉的歌,唱遍这燃烧的广袤的神州大地?他顿觉得有千斤重的铅块压在心头,一种新的心理压力让他迈步沉重。我如何指挥一支新的游击大队去向日本侵略军讨还血债,征回本来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固有的国土?一阵风吹来,柳条儿在万般飘摆……他轻轻拨开飘摆在额边的柳条往不远处眺望,有一片密林和几栋白色的屋舍映入眼帘,煞时心中一亮。他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又抹去额头上的汗珠,抖擞精神加快步伐朝前走去。

龙岗山凹,可说是大、小悟山区通向平原的一道天然屏障,也是必经之地。崎岖的山路两旁陡崖峭立,地形十分险要。新四军战士大刀——张东华,镖手——李小丰和几位战友谈笑间正要穿过凹口。

前面凹口旁突然出现一个里程碑。上刻:此去青龙岗五里。

肖子文兴奋地喊道:“此去青龙岗五里地。同志们,快到目的地啰!”

“嗬——”众一阵欢叫。

大刀张手舞足蹈地从背上猛地拔出大刀,“呼呼”的左右晃动了几下,高举着大刀向前急冲几步,“咣噹”一声,大刀砍在石碑上,火星四溅。

“如果这是鬼子的脑袋,那这一刀该多痛快呀!”大刀张叹道。

镖手李小丰受到感染,飞快地摸出两支红缨镖,迅速地闪动了几下,连发掷出,正中四米开外的一棵大树。

“击中要害处,我这箭镖可在十米开外让对方毙命。到那时候,恐怕轮不到你大刀张出手了!”李小丰搓了搓手,得意地说。

众人一阵笑后,继续前进。

大家都很兴奋,长途跋涉之辛全消。

大个子肖子文的腿特别长,走起路来呼呼有风。他边走边说:“听说,我们的新大队长的枪打得特别准。小丰,那手枪比起你的镖来,威力那就更胜一筹!”

“肖大个,还听到些什么?”大刀张紧追几步赶上来问。

肖子文把大刀张的肩膀一拍说:“跟你一样,据说,还是个习武之人,十八般武艺样样都来得一下子。”

“那他的大刀耍得如何?”大刀张追问道。

“有人夸张地说,他常常不用刀,他的手就是双刀!”肖子文打了一个比喻。

“这倒很特别!我巴不得一下子就到了青龙岗,去会一会我们这位铁臂双刀的大队长!”大刀张带有几分疑惑和兴奋情绪说。

李小丰追上来接着问:“哎,肖大个!你还有什么小道消息呀?”

“我还听到一点:说是这次呀,师部抽调了女兵来参加我们即将组建的游击大队。你们说,我们这几个人当中谁最有与女兵结缘的福份呀?”大个子肖子文眨眨眼睛,神秘地说道。

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彼此瞄着对方。

“我看小丰这张白白绉绉的脸蛋也许会讨女兵的喜欢!”大刀张突然说。

一路上一直没开腔的彭水生,忽然向前冲上一步,死死瞅着李小丰,然后模拟着领导的腔调打趣道:“嗯,我批准了!”

这俏皮话惹得大家一阵傻笑。他们越走越快,如旋风一般。

在另一偏僻山路上,新四军女战士柳青背着简易的背包正朝前走,汪梅被落在后面,两人相隔有一小段路程。柳青身材苗条,一脸秀气,透着文静而优雅。

汪梅用力呼喊:“青姐,你不管我啦?”声音清新甜美,好似白灵鸟在歌唱。

柳青停下来望着阴沉的天空,有些着急:“小梅!快点走哇!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

汪梅小跑。那样子挺美的,圆圆的脸上堆着少女那灿烂的微笑。

汪梅跑到柳青身边,坐在一块石头上,满脸透着桃花红,她边喘气边问:“青姐,我们大队长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很凶呀?”

“我也不认识,你问我,我问谁呀?”柳青的声音轻而细,就像那山涧的细流,又似丝竹之弦,柔而美。她关心地递过一条白毛巾给汪梅。

汪梅接过毛巾,边擦脸边说:“听说这个游击大队长很凶呀!说他简直就像古代的包公,铁面无私!”

“那你这小姐脾气更得改一改。”柳青用手指头轻轻戳了一下汪梅的额头。

汪梅把毛巾还给柳青,嘴角一翘,倔强地说:“改什么改,谁让我生来就是小姐呢?”

柳青用手又捅了一下身边的汪梅,打趣道:“汪梅小姐,走累了,是不是要我这个‘大哥’背你过河嘛?”

这最后一句是湖北民歌《龙船调》中的一段优美的歌词,形容男女青年相亲相爱的场面。

“好呀!连你这个青姐也欺负我?”当过文艺兵的汪梅伸手去揪柳青。

两人一前一后地跑在山路上,传出一阵少女那青春欢快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