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四川一女子自称多次遭到女儿干爹强奸后怀孕,由于当事双方调解无望,该女子生子作为证据将施暴人告上法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女子遭女儿干爹数次强奸 生儿作证告上法庭


天府早报7月25日报道 20日,蒲江大兴镇炉坪村村民由仕芬抱着自己几个月大的小儿子来到干亲家羊锦家谈判,陪同她前往的还有丈夫干祝安,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鉴定谁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自己现在的丈夫?还是曾经关系不错的干亲家?由于双方私了的“协议”没有兑现,由仕芬到当地派出所报案,但没有被立案。昨(24)日,蒲江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尽快调查,还事情一个真相。


意想不到


干亲家数次强暴她


事情的缘起还得从去年7月6日中午说起,由仕芬昨日描述:那天中午,大女儿的干爹羊锦突然来到家,而自己的丈夫此时正在成都打工,羊锦强行与自己发生了性关系,而她因一个人在家,无力反抗。“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侵犯我。”昨日下午,蒲江大兴镇炉坪村村民由仕芬抱着自己几个月大的小儿子泣不成声,她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但不得不相信,自己怀里的小儿子的父亲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自己大女儿的干爹。


1999年的时候,同村的羊锦主动找上门来,说是要认她女儿为干女儿,至此,两家成了常来常往的干亲家。“总共实施了几次强暴,第一次是在中午。”由仕芬回忆,第一次时间发生在去年7月6日中午12时左右,自己一个人在家,无力反抗,事后还遭到威胁,所以,当时没有报案。


调解无望


他们决定生儿作证


“女儿给我来电话,说妈妈身体不舒服。”干祝安昨日下午蹲在自己家的院坝里,神情默然。据他介绍,他是从女儿的电话中,察觉事情不对,才回家。“我晓得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干祝安回家后,妻子才把事情经过倾诉给了丈夫,火冒三丈的丈夫找到了羊锦,还有当地的村干部,希望解决事情。双方曾达成了私了的协议,羊支付6500元的费用,包括手术费和营养费、名誉损失费等。


可过不了几天,他们家突然来了乡上的干部,说他们“超生”。再加上双方私了的办法没有执行,他们请人写好报案材料到当地的成佳派出所进行报案,可由于时间已久,找不到犯罪证据,没有被立案。


一气之下,夫妻商量好,采取外出打工的办法,一定要将小孩生下来,因为这是最好的证据。


★记者调查


干亲家不见人影 小孩至今无法入户


今年3月,春节后,由仕芬夫妇回到了家,并于当月中旬生下了小儿子,事情才逐渐在全村传开。“我们都晓得这个事情。”邻居老李笑了笑,他们以前都是干亲家,这个事情扯不清楚啊,至于小儿子到底是谁的,现在无法判定。


为了找到羊锦求证,记者来到其在村委会附近开的“××技术服务中心”,根据村民介绍,羊之前在这里进行饲料的配送,但这段时间一直不见人影。


其中一名村民给记者讲述了一件之前由仕芬夫妇没有多谈的事情:本月20日,两个家庭的亲戚坐在一起进行谈判,因为小孩已经几个月了,现在还无法入户,就在这次谈判中,双方大打出手,羊锦的妻子受伤,现在蒲江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由于双方闹僵,现在问题的解决仍然没有实质性进展。


★各方说法


干亲家老婆:


已离婚,不想说他们了


由于无法联系到羊锦,记者来到蒲江人民医院住院部,找到了羊锦的“老婆”羊彬,却得知,他们夫妻早在春节时,就因为牵涉到由仕芬的纠纷离婚了,现在,已经不能再称呼她为羊锦的“老婆”。


羊彬介绍,本月20日,她在两家人的谈判中,遭了误伤,自己早已不应该再受到伤害。“他和由仕芬以前就有勾搭,我不想说他们了。”羊彬介绍的情况,让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干亲家父亲:


他们打人,儿子就跑了


随后,记者找到了羊锦的父亲羊强,儿子“失踪”后,他代理了儿子的饲料配送工作。“他们还找人打我儿子,所以他跑了。”已经年近61岁的老父亲,非常无奈。


警方:将再次调查,还原真相


“因为,不好找证据,所以当时公安机关没有立案。”炉坪村支书刘书记介绍,之前,村上和乡上已经出面协调解决过此事,但双方没有谈妥。


根据由仕芬家提供的资料显示,公章为“蒲江县公安局”的一份不予立案通知书显示,“该案无犯罪事实。”落款的时间为2007年10月31日。


昨日下午,蒲江县公安局政工科长吴永红了解到情况后表示,将尽快协调相关部门调查此事,把事情的原委逐一调查清楚,还事情一个真相。(因涉及个人隐私,文中除吴永红外,其余均为化名)(早报记者何文宗摄影华小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