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六章.腾龙噬日 324.国运之战(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从倭人的第2攻击梯队覆灭之后我军的太平洋联合舰队就一直在接收飞机降落,由于原来的7艘航母中两艘巡洋舰改造的航母已经完全失去战斗力,而且还有孙膑号航母的甲板受到倭人的自杀性攻击,所以能够接收舰载机降落的就只有4艘大型航母,本身航母的飞机降落就比起飞有难度,所以南华的舰队现在所有做的不是去追击敌人而是转向向东迎风接收降落的航空兵,这些可都是南华的宝贝。

第2攻击梯队的报告已经传回来了,现在已经能够确认击沉倭人包括两艘鹰级重型航母在内的8艘航母,一艘鬼丸级战列舰,5艘天城级巡洋舰和近10艘驱逐舰,4艘补给舰,另外两艘逃逸的航母也失去了战斗能力,倭人一艘鬼丸级战列舰重伤、一艘轻伤,大正号战列舰中等程度损害,倭人舰载机部队除了那100来架新型零式战斗机的飞行员、导航员、投弹手外可以说全军覆没。

南华三艘航母失去战斗力,战沉两艘獠牙级战列舰、两艘后羿级巡洋舰,战沉7艘驱逐舰和6艘护卫舰,另外还有两艘补给舰沉没,其他军舰都没有什么损伤可以继续执行战斗任务,而南华的飞机损失数量也不过百来架,在170多名飞行员中有30多人被成功搜救,阵亡人数应该在4000人以内,这和倭人几乎肯定超过数万人的损失比起来就相当微小了。

可以说无论从战略上、战术上还是损失对比上讲这绝对是一次辉煌的胜利,从此在海军质量上更剩一筹的南华海军和倭人海军力量的对比中将不再处于劣势,而且先进的南华海军在多数时候应该可以抢得战场先机。

尽管这次胜利的意义重大,但是高翔这个时候却没有心情去兴奋也没有时间去过多的遐想未来。

高翔此时捏着手里的汗在獠牙号上细细地观看着飞行员的降落,4艘航母一个需要在两小时的时间让680多架飞机降落,这就是说没艘航母每分钟至少需要降落一以上架飞机,而且在降落过程中南华的飞机是分批次的,换句话说就是降落的飞机在时间上有两个高峰期。

高翔每次看见旁边孙武号上的信号旗,随着海风稍稍有偏动就将双手捏紧了一些,降落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侧风了。

而且由于JH-2这种几乎相当于中型轰炸机的存在让降落显得更加紧张得多,JH-2每次降落都需要在舰船尾部挂上满满的四条拦阻锁,如果在下降的时候飞行员没有能够挂上拦阻锁的话JH-2就肯定要冲出航母试图重新降落,但这对于显得有些笨重的JH-2轰炸机来说绝对是一次死亡考验。

航母上的空勤人员每次降落之后又要重新将拦阻锁挂上,这对南华的舰载机飞行员绝对是一个考验,而且为了减少地勤人员的工作量每一个飞行员都要最大可能地挂上1条拦阻锁降落,这样还能让战机直接停在飞行甲板比较前的位置迅速让开跑道。

但就算是这样算算时间也必然要有不少的飞机肯定要在降落之前消耗完所有的燃料。

此时最先降落的战斗机航空大队的飞行员很多人都站在了甲板上,他们最开始是看热闹来的,但在张傲天的强烈要求下地勤人员准许了飞行员帮忙引导飞机降落,这样一来飞机降落速度快了很多。

无奈在JH-2降落之后又不得不采用非常危险的两条跑道轮流降落,而这中间的间隔就只有30秒,也就是说比较短斜向跑道降落一架鹈鹕俯冲轰炸机之后30秒就在直跑道降落一架JH-1轰炸机,在一条跑道有飞机降落的时候另外一条跑道挂拦阻锁。

这对空勤来说也都是飞行管理的事情,只要计划精细并且工作认真不出现错误、有条不紊一些还是能办到,可空勤人员也决不轻松,他们需要间隔性地安排三艘不能降落飞机航母载机的降落,还要仔细想想怎么在机库摆下如今已经数量参差不齐的各型飞机,这一切都必须迅速计划并立刻行动起来。

说空勤人员安排和规划有难度,但怎么也比不上飞行员,最要命的就是飞机降落的整个过程了,舰载机降落前需要先绕着航母以螺旋航线减速飞行,在这样的环行航线依次进入,而每次飞机都要在环行航线照计划的时间和航线飞行,这对于久经训练又大部分经历两次战场考验的南华飞行远来说并不算太难。但现在问题是同时有两种飞机照着两条航线飞行,而且还需要精准地掌握时间和飞行路线,更要准确地观察地面指挥的指令。这绝对是飞行技术和心理素质的顶级考验。

另外一个巨大的难点就在于侧风,两条交叉的跑道同时降落飞机就意味着一定有一条跑道降落的飞机要承受侧风,这又是飞行技术的高难度考验。

当然这种侧风还是由机翼比较短小的鹈鹕俯冲轰炸机去承受显得科学一些,尽管这是一个相比较下比较好的选择,可这又有了一个非常困难的技术动作,本身鹈鹕俯冲轰炸机机翼小自身减速不好,偏偏斜向短跑道上只有只有3条拦阻锁,而且拦阻锁的间距比长跑道小,这样的降落难度就不用想了。最终事故还是不能避免,一直到近两个小时小时后所有飞机降落,有3架鹈鹕俯冲轰炸机由于没有挂上拦阻锁坠毁了,其中5名飞行人员成功从弹射椅获救,只有一个飞行员由于前风突然加强将飞机吹偏向右侧,他害怕飞机撞上李牧号的舰桥,所以努力地将飞机向左拉了回来,最后飞机向前失速,在好不容易努力拉起操纵杆飞机水平飞行之后发现自己飞到了另外一艘航母白起号的左舷,眼看拉升就必然撞上白起号。

在这生死攸关的最后时刻,他欺骗身后的投弹手说一起弹射逃生,结果在投弹手弹射逃生后他义无返顾地压下操纵杆将飞机坠毁在李牧号左舷30多米的海里,尽管飞机最后还是撞上了李牧号但已经完全失去速度的飞机仅仅是擦掉了李牧号侧面防鱼雷装甲的一些油漆,但飞行员却壮烈殉国了。

在大部分的时候高翔宁愿李牧号受到一些损伤也不愿意损失这样技术高超又有极高战术和战略素养的飞行员。

这个飞行员他很清楚,一旦航母受损后果难测,因为两艘巡洋舰改装的航母的结果已经基本上本确定了,那就是必须弃舰。

中华民族一直以来都不象其他古老文明一样有过强大的教权国家时期,中国人也从来没有去彻底相信什么“死后赴极乐世界”、“受到天堂的召唤或者地狱的制裁”,每一个中国人都在心底很清楚,死就是终结。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对死后的灵魂存在几乎没有什么幻想和寄托的民族,往往在国家危难的时候选择的自身的终结以换取国家的生存。

“杀身成仁”、“舍身取义”、“身死则国存,身存则国灭”、“死有重于泰山”.....

每一次这样的终结都被中国人赋予了特殊的含义,因此总有那么中华民族的儿女为了国家和民族情愿走向自我的终结。

“问问他们的舰长那个飞行员叫什么?我想知道!”

高翔的话有说不出的沉重,原本他还希望能够追击倭人的舰队,但是现在看起来是肯定得不偿失了,双方舰队已经想背航行了一个两个多小时相距应该有300多海里,等南华的飞机赶到再寻找目标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而且再让飞机起飞去攻击得人,从灌油到装弹放出侦察机到侦察机发现敌人指引轰炸机攻击准备时间至少需要1个小时。

倭人会直直的向西北方向跑吗?

可能会,但就是知道倭人会向西北跑南华的太平洋联合舰队却肯定不敢追,只要敌人和潜艇部队联系好引南华舰队到潜艇的伏击区域那简直是要命的。

所以20世纪以来各国海军在作为战胜方对待海战中失败方逃窜部队的时候都是采取穷寇莫追的态度。

更何况在高翔率领联合舰队等待拦截舰队的时候南华的雷达发现了倭人的水上侦察机,尽管高翔很清楚,倭人在南华舰队的顶上有一艘飞艇,除非天气转坏,否则南华的舰队已经无所遁行,此时倭人派遣侦察机出现在南华舰队的附近显然有特殊的目的,或者仅仅是吓唬一下试图追击的南华太平洋联合舰队。

而实际上高翔知道有倭人的侦察机之后,他确实打消了最后一点让太平洋联合舰队追击倭人舰队的念头,因为水上飞机的存在至少说明倭人在这附近有放飞机升空的能力,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已经在海军上取得战略性扭转的南华没有必要为了两艘重伤的航母去将自己放到危险地带,而且倭人在帕劳群岛的联合舰队此时说不定已经在全速向南华的联合舰队赶来。

还有一个最为重要不能追击的原因,就是倭人的甲舰群了,南华如果花时间去追倭人穷寇就必然难以逃脱这个舰群的攻击,在这个时候和倭人另外一个舰群决战显然不是好办法。

而且高翔还因为这个问题发了大火,他要求两艘由巡洋舰改装的航母立刻弃舰自沉,但是两艘航母上的官兵认为他们可以为舰队主力将倭人的联合舰队吸引开,以方便太平洋联合舰队离开并休整。

拿5000多名官兵做诱饵还是参加过两次海上航母大会战的熟手,任何人只要稍稍一比较就知道两艘旧航母和这些官兵比起来谁更重要了。

“告诉他们,如果一个小时内不弃舰导致之后舰队有什么损失他们就是罪人!弃舰!这是命令!”

最终在高翔的要求下南华舰队开始拼命地向东撤退,而事实证明这十分明智尽管倭人增援而来的南云舰队距离这次海战的交战地点有近千海里,但是倭人舰队在南方,而南华的最终撤退方向却正是南方。

于是在一场后世被南华称为雅蒲海战、倭人称为南马里亚纳海战的空前规模的航母大战终结之后,又开始了一次生死时速的追击。

由于害怕潜艇的伏击南云忠一不敢直接向南华太平洋联合舰队追去,在追击中多次变更航线。

而南华方面却一直在倭人飞艇的监视下摸不到倭人联合舰队的位置和来袭方向,考验再次来临了,对于南华来说回到军港就是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