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海世纪大乌龙——千岛湖事件

千岛湖事件已经过去整整十四个年头了,人们甚至已经淡忘这个曾经轰动两岸的重大刑事案件。

我们很多人不知道,我们的淡忘的不单是事件本身,还有这个事件所引发的更大的波澜、更深远的意义,以及这些它们的成因。

大陆普通百姓,似乎没有意识到,千岛湖事件发生的1994年3月底,是一个两岸关系显著的分水岭。而在台湾岛内却是普遍这样认为,是一个近乎公认的客观事实。

所有向善的趋势至此戛然而止,走向其反面。台湾的台独势力昼夜间急剧膨胀,并在岛内令人遗憾地取得了广泛的民意支持;两岸几代人构建的和平交流之门渐渐关闭;统一的曙光乍现的90年代初,至此一瞬间变得毫无希望。李登辉本人更是从这一天起,一改往日两岸交流的热衷者的面目,骤然成为一个台独教父。

这起手段极其残忍的致32人死亡的重大刑事案件的经过大家都很熟悉,若有不知道的可以网上搜索来看,这里不再回顾了。

对于台独教父李贼登辉,我一直认为应该分阶段解读,我们首先来看一下李登辉执政时期的一些重大事件,来认识一下我所说的分水岭的概念:

1988年 2月 李登辉候任“总统”表示:“中华民国的国策”就是“只有一个中国”的政策。

1988年 4月18日 台湾红十字会开始受理转递大陆信件。

1988年 7月 国民党召开“十三大”,把其政策重点从“反共复国”转变成“偏安等待”。

1988年 7月 大陆国务院正式公布《关于鼓励台湾同胞投资的规定》。

1988年 8月23日 台当局设“大陆工作会报”与“大陆工作指导小组”,以统筹、指导新的大陆政策。

1988年 9月 9日 台湾客轮开始有了从基隆出发经由那霸驶往上海的航线。

1988年11月 9日 台当局“国防部长”表示,将在5年内裁减25万人,使台湾军队维持在50万人。

1990年 4月30日 台湾当局宣布终止“动员戡乱时期”。

1990年 5月 6日 李登辉发表对两岸谈判的看法,提出所谓“一国两府”论。

1990年 6月 江泽民第一次提出在国共两党谈判时,欢迎台湾各党派、团体有代表性的人士参加。

1990年10月 6日 台公布实施了“对大陆地区从事间接投资或技术合作管理办法”。

1990年10月 7日 台湾当局成立了直辖于“总统府”的“中华民国国家统一委员会”。(就是去年被阿扁中止的国统会)

1991年 2月 李登辉主持通过《中华民国国家统一纲领》(就是去年被阿扁废止国统纲领),把两岸界定为两个“对等的政治实体”。

1991年 8月 李登辉进一步阐述对大陆定位问题提出所谓“两个对等的政治实体”。

1991年11月21日 成立了处理两岸民间交流事务的中介机构——“海峡交流基金会”。

1991年12月16日 大陆成立以发展两岸关系,实现祖国统一为宗旨的“海峡两岸关系协会”。

1992年 4月 8日 海协会主动致函台湾海基会,邀请海基会董事长、副董事长或秘书长访问大陆。

1992年 8月 1日 台“国统会”提出“中国处于暂时分裂状态,由两个政治实体,分治海峡两岸”。

1992年10月 江泽民在中共十四大报告中提出:“在一个中国前提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1993年 4月27日 “汪辜会谈”的举行。

从对1988-1994年初李登辉上台执政一直到在千岛湖事件发生之前的6年的回顾,我们可以看到,两岸从1949年起互相紧闭的大门渐渐开启,人们已经依稀看到和平统一的曙光。即便是时任“经济部长”江丙坤的“阶段性两个中国”为大陆人民所抨击,但是也要注意到“阶段性”这个定语,以及客观上当时两岸初步接触时期所处的摸石头过河的探讨性阶段。所以,总体上看,两岸的坚冰被打破,民族内部四十年敌对的双方走向和解和良性互动。这期间,大批台客登陆观光,老兵探亲,台湾歌曲台湾影视剧蜂拥而至,具有政府背景的两会开始接触谈判,更令人兴奋的是双方初步涉及到了统一议题,没有人对“一个中国”原则提出异议。甚至台湾政权放弃反共复国“国策”并承认自己的偏安割据地位,根本上维系住了对中国的认同。

在实质性条件的讨价还价开始后,全世界中国人魂牵梦萦的统一大业的完成,似乎已经到了只是时间问题的境地。

这里要说明一下的是,我们大陆当年的理念和现在完全不同,我个人认为当年有些立场太过强硬。“中央和地方”的观念根深蒂固,且丝毫不容松动,我还记得当年对李登辉“两岸现状是处于‘阶段性一国两府’阶段”的大批判,缺乏谈判智慧和宽容心态。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合法政府。”这逻辑缜密的三段论,使得台海问题似乎只有“香港模式”一条路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时期的李登辉与后来的李登辉判若两人,此时他对一个中国并无异议,分歧仅仅在于他们希望谈判过程中自己与大陆同属“对等的政治实体”,而这一点在当年,是不可能被允许的。

如果把现在平和的心态放到当年,两岸的局面要好很多。

当年的局面,远比目前“马上”之后更好。马要走的路,是“不独不统不武”,要谈统一?马说“有生之年没有可能”。为之一叹。

跑题了,我们接着回顾:

1994年 3月31日 千岛湖事件爆发

1994年 4月14日 李登辉接受台湾《自由时报》专访,首次公开否认“一个中国”原则。

1994年 7月 台湾当局召开大陆工作会议,会上“行政院陆委会”发表了《台湾两岸关系说明书》。

1995年 5月22日 美国政府宣布允许李登辉以“私人”、“非官方”身份访问美国。

1995年 5月23日 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就美允许李登辉访美向美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召回驻美大使。

1995年 6月 7日 李登辉以私人身份访美,在美散布分裂言论。

1995年 6月 8日 李登辉公开发表讲话,再三强调“中华民国在台湾”或“在台湾的中华民国”。

1995年 7月21日 人民解放军在台湾东北方向进行地对地导弹发射训练。

1995年 7月24日 《人民日报》、新华社连续发表评论员文章,深入批驳李登辉的分裂观点,揭露了李登辉上台以来的分裂活动。

1995年 8月15日 人民解放军进行导弹、火炮实弹射击演习。

1995年 9月 3日 江泽民指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决心用一切手段维护祖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任何外来的或内部的分裂中国的图谋,都注定要失败。”

1995年11月 人民解放军南京战区陆海空部队在闽南沿海地区成功举行了三军联合作战演习。

1996年 3月 8日 解放军在基隆港和高雄港近海进行地对地导弹发射训练。

1996年 3月12日 人民解放军在福建厦门以南至广东汕头一线,进行海空实弹演习。

1996年 3月18日 人民解放军在台湾海峡北部西侧,进行大规模的陆海空联合演习。

1996年 5月20日 李登辉发表所谓第九任“总统”就职演说(“5·20讲话”)

1998年 5月21日 台湾当局“行政院”通过的“国防法”草案及“国防部组织法”。

1999年 5月19日 台湾出版了李登辉的被称为“七块论”的《台湾的主张》。

1999年 7月 9日 李登辉在接受德国一家电视台采访时提出大陆与台湾的关系是“国与国关系,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的“两国论”。

1999年 8月29日 国民党十五届二次会议通过决议,企图将“两国论”法律化。

2000年 2月 1日 美国众议院通过“台湾安全加强法”。

2000年 2月25日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声明两岸仍应在“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共识下,尽早恢复双方的对话。

2000年 3月15日 朱镕基答记者问表示“不管谁上台,绝对不能搞台湾独立,任何形式的台湾独立都不能允许。”

2000年 3月18日 台大选揭晓,执政50年的国民党败选,民进党执政,陈水扁当选“总统”。

2000年 5月20日 陈水扁发表就职演说。

虽然在这期间,还有第二次汪辜会谈等事件,但都已经属于惯性操作了,除了事务性谈判之外,两岸再无实质性进展,而处处可见倒退。

台湾内部,已经是独立论调泛滥,本土化意识空前高涨。大陆在各个层面采取了各种措施,试图挽回原本对两岸交流的主导地位,然而无论是文攻武吓还是善意规劝,也完全无法控制和驾驭了。

一度被岛内民众称为“街头暴力党”的民进党,在这一段时期迅速膨胀,最终这个以“台独纲领”为标志的政党,成为台湾的“执政党”。

反观国民党,自“总统”李登辉而下在中华民国的国统问题上迷失了方向,许多政策失去延续性和严肃性,从而使自己阵脚大乱,同志相互猜忌怀疑,直至大员出走分崩离析。对原有中华民国概念的混乱,促使了本土化台独化政党的迅速成长。

千岛湖事件(94年3月31日)发生前的2月底台湾民意测验中,认为“自己是台湾人”的29.1%,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24.2%,认为“自己既是台湾人又是中国人“的43.2%,其余是不知道或拒答。

但在千岛湖事件发生后不久的4月底,同样的民意测验,认为“自己是台湾人”增加为36.9%,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减少为12.7%,认为“自己既是台湾人又是中国人“的45.4%,其余是不知道或拒答。

同样的民意测验里,千岛湖事件爆发前的2月底,“支持独立”的占12.3%;“支持统一”的27.4%“维持现状”占44.5%;其余是不知道或拒答。

千岛湖事件发生后不久的4月底,“支持独立”增加为15.5%;“支持统一”减少为17.3%;“维持现状”增加为54.5%;其余是不知道或拒答。

在台湾人的统独群体的此消彼长,因为千岛湖事件发生了大幅度的此消彼长,他的影响力甚至远远超过了历次军事演习和其他政治事件,更令人扼腕的是,这种消长在今后的日子里愈演愈烈,台湾人的意识生态中对统一的抵触开始根深蒂固。

这个趋势发展到去年(2007年)年底,海基会2007年11月28日公布的《2007年海峡两岸交流全台性意见调查结果》调查报告显示,台湾民众中,赞成台湾独立占44.9%,主张维持现状的占23%,同意两岸统一的占18.6%。

若“现状无法维持”,过半的52%主张独立,24.4%愿意统一。

62.5%民众认为自己是台湾人,14%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占17.7%

(台湾《联合报》2007年11月29日)

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分水岭会是千岛湖事件。

为什么台湾当局会因为千岛湖事件,不惜推翻近十年的和平意愿和努力,转而大肆对人民宣扬对立情绪并关闭和解交流的大门?

千岛湖事件,虽然情节和后果都十分严重,但是客观上它只是一个普通刑事案件,除了它的残忍性之外,为什么会对台湾民众造成这么重大的伤害从而影响了台湾政局以及停滞了两岸关系的良性发展?

1994年4月9日 李登辉在公开场合大骂GCD是“土匪”,随即暂停了两岸一系列交流项目,限制台湾人以旅游为目的的登陆。

对于一场刑事案件,土匪之说从何而来?

我的判断如下:

这是一场谍报大乌龙。

1、在被罪犯杀害的32名遇难者中,至少有一名台湾籍游客的真实职业是台湾当局的重要谍报人员;

2、李登辉政府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认为千岛湖案件是大陆军队进行的武装剿灭;

偶然间看到有人提及台湾《展望》月刊一九九九年八月号所刊《揭开“双面间谍”案真相,吴道明何罪之有?莫须有!》一文。从中寻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以下是台湾媒体对间谍案的部分评论,我们客观地看看,然后搜寻千岛湖事件的踪影。

——————————————————————————————

吴道明是“中国国民党澳门支部委员会前主任委员”,后被捕。文章指吴道明之所以被捕的原因之一是“岛内情治特务系统争功诿过下的牺牲品” 。而其中的一个个案,就是“千岛湖事件,国安局争功诿过”

千岛湖事件“发生后,李登辉经由“国安局”的“不实情报”,认为是中共解放军的军人“行抢杀人”,在媒体上大骂GCD“土匪”。

所谓“不实情报”的原报人是“国安局”派驻香港的“组长”余某。当时原情报资料仅提到事件发生前有身穿旧的解放军军服的人在附近走动,是作案嫌疑人,经由“国安局”的扩大解释,向李登辉提供了“不实情报” 。

事后,李登辉得知真实情况是身穿残旧军服(无领徽)的农村青年作案,就下令将余某调返台湾彻查并“追究责任”。余某见事态严重,立即搭机逃离台湾。

余某在消失一般时间后,某日深夜到吴道明在澳门的住宅说明“状况”,并要求吴为其“想办法”。由于吴道明此时已是“调查局”的“线人” ,职责所在即将此情况函报“调查局” ,“调查局”又转报“国安局”,函中含有嘲讽“国安局”无能,先是呈报假情报导致李登辉的“失言” ,后是有纵放人犯之嫌之意。由此,涉嫌指称李登辉的“失言”及“国安局”失职的吴道明,自然引起相关人士的不快,埋下了报复危机。

另外,此文还揭示了千岛湖事件之后,李登辉在媒体大骂中国人民解放军残暴,杀害在千岛湖游览的台湾民众。李登辉并说:这是他在大陆的情报人员告诉他的。该情报人员就是指“国安局”派驻香港组长余某,事实上当时情报人员只有看见身着破旧解放军服的人,让李登辉在世人面前丢脸。因此“国家安全局”于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底调余某返台,就“千岛湖事件”彻查,追究责任。十二月三十一日, “安全局”人员告诉余某:“明天元旦,我们不来了,你好好休息,元旦后我们再谈”。“安全局”人员讲完话离开,余某返回住所,立即向机场订机票,当天就离开台湾。

余某离台后,没返香港住所,去向不明,失了好多天。有一天深夜突然到澳门找到吴道明,简单介绍了他的情况。当时,由于吴道明已是“调查局”的“义工”,职责所在,所以也即将情况函报“调查局”,“调查局”又转报“国安局”,等于是掴了“安全局”一个耳光。殷宗文了解到吴道明是原提报人后,不办余某,却办起了吴道明来了,这也是吴道明被“调查局”侦办的主因。

——————————————————————————————

上一段文字看似平常,无非是狗咬狗的故事,但是仔细端详它所牵出的千岛湖事件的若干细节,不由地让人惊出一身冷汗。

疑点一:在案件发生之前,为何有台湾的情治人员在中国浙江省一个即将发生一场重大凶案的风景区内?

疑点二:我们事后分析,这起有预谋的抢劫杀人案的案犯,应该事先对被害旅游团队和船只进行了跟踪。而这个间谍为何又恰恰目睹了这一切?

这不可能只是巧合。

我的判断是2种可能

1、这个间谍余某应该是认识被害台湾游团中的至少一名成员,也许是搭档,同为台湾情报人员,也许是因身体状况或者别的什么缘故没有登船同游,幸免于难;

2、有可能是对被害台湾游团中的至少一名成员实行某种监督或跟踪任务。

从事后李登辉接受“错误情报”而歇斯底里来看,我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更大。而且,该遇难的情报人员从其拍档余某可以直接“上达天听”的身份来看,地位不俗。

我来还原一下我认为可能的整个过程:

3月31日台湾“国安局”驻香港“组长”余某等人所参加的旅行团登船进湖游览,而余某因为身体不适未登船。在送“同志”登船时,偶然发现有身穿旧军服的形迹可疑的人盯梢该团,并驾艇尾随游船出湖。虽心存疑惑,但当时没有意识到将会发生命案,遂回旅馆休息。

案件发生后,证实了余某事先的判断,但事件性质之恶劣,后果之严重,出乎余某所料。

4月初,余某向李登辉当局报告案发前所目睹的事实,但是没有提及军服没有领章,以及身穿无领章军服在当时的大陆民间是十分普遍的现象的事实,意在故弄玄虚。

李登辉因痛失爱将,并接纳了余某的“情报”,认为事件是GCD的剿灭行动,大发雷霆;

4月9日通过媒体大骂GCD土匪,并宣称消息来源于情治人员

由此,李登辉的愤慨直接影响了政局,并由其本人亲自领导,开始大肆煽动对立情绪,大肆宣扬两国论,开始或明或暗地支持台独言论和政党团体。

几年后真相大白时,一切已经无法挽救也认为无需挽回了,不久,民进党成功胜选。

李登辉去年年初突然否认自己有过台独主张,强调自己从来都不支持台湾独立,这种一百八十度的大转身,令所有人大跌眼镜。

除了其本人向来善变之外,不知道是否是有那么一点反思的意思。

最后,愿罹难者安息,愿两岸进一步和解与交流,早日和平统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1楼kkandcc

既然要说千岛湖事件,那


1990年7月22日,福建平潭县发现了一条搁浅的小渔船,船舱被钉死,里面有26个人,其中25个已经死了。幸存者介绍说,船上的人都是福建沿海的渔民,因为近海资源枯竭,为了谋生,当时有很多人尝试私渡到台湾去。 结果这二十多个人在台湾被抓,当局把他们关在船舱里遣返回大陆。船舱很小,密不透风,在7月份的海上,这25个人就活活闷死了。幸存的这个人是发现船板上有个绿豆大的小孔,他凑近呼吸,才保住性命。 可是这件事还没查清楚,8月13日,又一起惨案发生了,台湾海军派军舰押送大陆渔船,两艘船行驶到海峡中线时,军舰掉头返航,一下把渔船给撞沉了。渔船上有50个人,21人淹死在海里。

12楼sss8000

千岛湖事件时.我在部队当兵.我的部队就是情报单位.具体情况部队有传说.是间谍事件.....具体就不能说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