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4/


“恩。”一藤轻哼了一声,点头表示同意。

德川叹了一口气,笑着说:“只是,有一点让感到我不可理解!”

“什么”一藤笑着问。

“你知道吗?”德川说:“当年我们侵占东北的时候,恰恰是这个汪精卫极力抵制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主张以武力从我们手中收回东北。那可是出了名的强硬派啊!当时那些中国人还一致把他当成民族英雄一样崇拜。谁能想到,这才几年的时间,一个人就能有这么大的转变?”德川的语气中甚至有一种遗憾的感觉:“或许在现实的打击下,才能让一个人从梦想中清醒过来吧!”

“你真的这么想!”一藤淡淡的笑了笑,问道。

“怎么,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德川不解的问道。

一藤轻叹了一口气:“你觉得我们和中国之间的战争,谁会是胜利者?”

“这还用问,”德川觉得他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大声的说道:“当然是我们了”

一藤笑了笑:“但中国人不这么想,他们也肯定认为他们会赢!”

“这不可能?”德川觉得一藤说的话有些不可思意。

“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要是我们失败了会怎么办?那是因为我们现在很强大。但是,同样的问题中国人已经在考虑了。”一藤缓缓的说。

“什么意思?”德川追问道。

“这场战争对中国人来说就像是一场赌博,虽然他们很希望自己能赢,但是心里也清楚,自己很有可能会输。那怎么办呢?”一腾笑了笑:“既然已经预先想到会失败,那就不要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两边押宝,这样的话,肯定会损失掉一方,但是相对的另一方也就成了赢家,所赢的钱将好能弥补自己的损失,甚至还能加倍的赚回来。这就是处于弱势的一方,在一场博弈中立于不败之地的最好的方法。”

“你的意思是说,汪精卫投靠我们只是为了,万一中国在战争中失败,那他也能利用因为投靠我们而为战败的中国减少损失!”德川大声的叫道:“这不可能!”

“如果他真的像你们想象的那样的是一个为了权利可以出卖自己的国家的人,那他就不会和蒋介石搞什么‘宁汉合流’,把已经握在自己手中的权利,再这样轻易的交出去。”一藤一脸的苦笑:“我知道这让你感到很难理解,但这就是中国人的智慧!”

看着德川沉默的表情,一藤淡淡的笑了笑:“就好像中国的文化一样,同样一件事用不同的词语表达,就是完全相反的意思?”

“噢!?”德川有些不屑的问:“那“苟且偷生”的另一种含义是什么?”

一藤听出了德川语气中嘲笑的意思,淡淡的笑了笑,看着他,缓缓的说:“我想,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忍辱负重!”

“那你意思是,我们一直都被他们玩弄了”德川咆哮道。

一藤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看见过街上那些耍猴的人吗?”看着德川疑惑不解的表情,一藤大声的笑了出来:“猴子很聪明,它之所以会听人的话去表演,是因为他知道在人那里有它想要的东西,但是,之所以它永远只能被人使唤,是因为比猴子更加聪明的人,永远都会把鞭子握在自己的手里。”

“哦?”德川冷冷的笑了笑:“可据我所知,中国有句俗话,叫‘养虎为患’‘狗急跳墙’,你觉得我们真的有这么大的把握,到最后不被这些人反咬一口?”

“哈哈哈”一藤听了这样的话,不禁仰天大笑,“你是多虑了!”

看着德川满脸不信的表情,一藤笑了笑,说:“我给你说个人吧!”

德川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他。

“当年,明清争强,实力并不强大的清兵最终得以挥兵入关,击败明朝的军力,最终建立了统一的王朝。这其中最主要的因素固然是因为明朝统治者的无能以及清政府的励精图治,但是整个战争期间,明朝降将吴三桂对清朝的帮助却是功不可末,正是他带着自己的部队做为前锋为清兵开路,连克六十余城,才让清兵在未受到什么损失的情况下就取代了明朝,成为了中国新的统治者!清朝的统治者感其功大,甚至打破不封汉族为王的祖规,连他一起,一举封了三个前明降将为王,世袭罔替,并特许他们保留自己的军队,替大清国固守边疆。对刚刚建立的大清国来说,天下初定,但是汉族的老百姓虽然觉得前明腐败无能,却不愿意接受自己的汉族江山被满清统治的现实,不少汉族志士更是立志要推翻清朝恢复汉族江山,郑成功更是从荷兰人手中夺回台湾用以对抗清朝。而周边的国家势力也欺大清初建,立国不稳,而乘机引起边患,令大清统治者捉襟见肘,首尾难固。吴三桂自以为民意向汉,天意灭清,所以凭借自己强大的军事力量,联络其它藩王并各路反清势力,以反清复明的名义起兵叛乱。你知道这场战争最终结果如何吗?”一藤看德川听如神了,不由的笑了笑,缓缓的问。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中国人同仇敌忾,共御外敌,跟着吴三桂造了大清国的反!”

“哈哈哈!”一藤不住的大笑:“恰恰相反,中国人没有帮助吴三桂反清,反而帮着在战争初期在战场上连连溃败的大清朝,最终打败了吴三桂。你知道,为什么汉人宁可帮助和自己有亡国之恨的大清国,也不愿意助吴三桂吗?”

德川好象听明白了什么,略有所思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中华民族立世五千年,最看中的‘气节’两个字,”一藤缓缓的说:“他们可以败于强者,却绝对不容许背叛!”

德川听到这恍然大悟,不由的笑了笑:“所以陆军部才要力排众意,大肆招收中国人组建皇协军,美其名曰是要以华制华的同时弥补我军军力的不足,实际上是要把他们逼上绝路,只要他们手上沾上了自己同胞的鲜血,那他们明知自己决对不会被原谅,要想在其它中国人仇恨的目光中生存下去,唯一的选择就只有死心踏地的跟着我们,绝不背叛!”

“我们真的能征服这个民族的精神吗?”一藤的眼神突然有些迷茫。

“当然能!”德川理直气壮的说:“蒙古人可以,满洲人也做到了,难道我们大日本帝国就不行吗?”

一藤没有再和他争论,只是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堆在自己桌上的战报,回想着那些站在自己对面,明知不敌却依然前仆后继,在枪林弹雨中绝死舍生博杀的中国军人,不由的一声苦笑,喃喃的低语:“真的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