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80/

“啊?!”我听师傅在我耳边一通嘀咕,小心脏吓的扑扑乱跳,不由地皱起眉头道,“你行吗?我好怕怕!”

“没问题!”牛鼻子一脸牛气的样儿,放下茶杯又躺回床上,懒懒地打了个哈切会周公去了!

早上敲门来端茶送水的竟然是个丫鬟,这小丫头怯生生地估计也是硬着头皮进来这间要了二少爷命的房间来做事,放下东西便呆头呆脑地站在一边儿等。

我和师傅起床洗漱了,看见桌子上有两碗粥,几碟子小菜,看得我那脆弱的小心脏扑通乱跳,即便是吃过了解药先,看着毒药也有点肝儿颤!眼看着师傅大大咧咧地坐下来,一只手端起了碗送到口边,我简直大脑缺氧了!

“哇呀!呸!”听得师傅一声大吼,咣当一声把碗摔到地上,气急败坏地大叫道,“你们这是喂猪的饭麽?!本真人给你家驱邪避妖,又救得你家主人的性命,现在就给本真人吃这些喂猪的饭食?!快快快,把你们家东主给我叫过来!敢对本真人有所不敬······哼!”

“是是是······”那小丫头的脸色都变了,慌慌张张地点着头往外跑,“仙人息怒,我这就去请我家老爷!”

“请什么请?!叫他快点给我滚过来!”老牛鼻子装起蒜来还真有一套,刚才还紧张的我一下子看乐了,等小丫头出了门,佩服地朝他伸伸大拇指,那老头得以地扫了我一眼,像只斗胜的大公鸡!

“仙人啊,仙人啊!”地主老财一路小跑着奔过来,“招呼不周,失敬失敬!都怪老朽丧子心痛,实在是罪该万死,仙人勿怪!我这就准备丰富的菜肴款待仙人!以后我的家就是仙人您的家,您想要什么想吃什么直接吩咐下人做就行了!······马上就好,请两位仙人客厅稍等······恕罪,恕罪······”

地主老财抹着额头的汗珠儿,一叠声地赔礼道歉加拍马屁,我和师傅大摇大摆地在众人拥护下走到客厅,那里已经支起了大圆桌。

老牛鼻子坐了首位,神气地叫道:“大公子呢?!难道本真人救了他一命,他连道谢一声都没有吗?!把他叫过来给我坐陪!”

“是是是!管家,去叫公子过来!”地主老财陪着笑脸道,“仙人体谅,我等也是心神慌乱才慢了待客之道·······”

“爹!”一个相貌清秀身体瘦弱高挑的贵公子打扮的人进来叫了一声,然后又转向我师傅,跪下磕头道,“拜谢仙人救命之恩!”

“嗯,坐吧!”老牛鼻子挺能装,斜着眼睛撅着嘴道。

“谢仙人赐座!”大公子更会拍马屁,这是你家,谢我师傅干吗?!

“听说仙人起出了害我家人的镇物,不知能否让我看一看这是何等利器!”大公子起身鞠躬道。

“福子······”老牛鼻子哼了一声,我赶忙从袋子里拿出抹着我的鲜血的那柄匕首递给公子。

那公子小心翼翼地接过来,略显苍白的脸上肌肉微微的颤抖,目光里透出惊愕和愤愤,嘴唇也开始颤抖起来。

“唉!罢了!”公子忽然叹了口气,狠狠地把匕首拍在桌子上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这时我眼角的斜光里扫到管家的脸色刷白,眼睛甚至不敢抬头看我们。

菜很快上来,鸡鸭鱼肉燕翅鲍肚一应具全,色香味儿俱佳,若不是知道这里面搀着剧毒,我恨不得连盘子也吞下去!

“嗯!这才像话!来来来,大家别客气,一起吃!”牛鼻子倒像自己请客似的,一点也不客气,举起筷子大吃大喝,还不停地给别人夹菜,生怕人家毒药吃的不够多!

一顿饭过去,吃饭的人也没什么感觉,我和师傅有点纳闷。我们帮她把人集合起来让她下毒,难道她有所察觉?!

“爹······”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一阵环佩叮当之后,地主家的小姐端着茶盘袅袅地过来给我们上茶,“仙人有礼!请喝茶!······爹,您和哥哥身子无大碍了吧?!可吧素云吓死了!多谢仙人救命之恩!”

这小姐转头给我师傅磕头,抬起头来看她眉清目秀,大眼睛汪汪若水,小鼻子如若葱段,樱桃小口红润欲滴,古典的瓜子脸,真是一个让人见者动心的大美女!

“小姐请起!”我师傅和颜悦色道。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对人家父子装着发脾气跟真的一样,对上美女了就变了脸,哼!

“仙人请喝茶,这是我爹爹去年上京带回来的皇宫贡茶!也不知道对不对您的口味!”小姐含羞笑道,“没什么好招待的,仙人请原谅!”

“好好······好茶!”老牛鼻子看美女眼睛发光,鼻头都泛着红光,别把自己来干什么都忘了吧。

小姐走到地主老财的身后垂首侍立,时而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含羞笑笑,看得我起一身鸡皮疙瘩!总觉得她很做作,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看见比我还美的女人就不自在······我抬起眼睛不看他,端起喷香四溢的茶喝了一口,嗯,比我老爸喝的一千多一斤的茉莉花香多了!

“扑······”正喝茶,身边的地主老财和公子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啊,有毒······有毒······”

一看毒性发作,我和师傅也赶忙咬破舌尖吐出一口血,倒在座位上:“是谁?@!······下毒······”

“爹爹······他们真的······中毒了~”早上给我们送早饭的小丫头惊恐地拉着同样不知所措的管家叫道,“爹爹,你你······你下毒了······我我我说说······他们快死了·······”

那小丫头装的还挺像,难道怕我们变成了厉鬼找他算账他,都推到她管家老爹的头上!

“哦~!你们死定了!”我舌头巨疼,吸了两口冷气,起身过去指着管家父女道,“果然不出我们所料,是你们先下镇物害人,再下毒想要我们的命然后谋夺财产!我们可都中了毒,这下你们难逃法网啊!哼哼······”

“我没有······没有······我没有下毒······”管家扑通一下子跪下,面无人色。

“我知道,你女儿主使的嘛!要是判刑的话,你最多也就是从犯!”我盯着那个小丫头道。

“不是我······我没有······是她是·······”小丫头看见我活过来,几乎吓死,话都说不清楚了!

“住口!就是你!”管家拉着小丫头跪下,不让她接着说话,“就是她主使我!她说我们做一辈子奴仆,如果得了东主的家财便能一世享乐了!我也是一时糊涂,听了女儿的鬼话······”

“你······你们好狠的心······我平时待你们不薄······你怎么能害得我家破人亡啊······”地主老财吐出一口鲜血,断断续续地说,地主小姐吓得面无人色,扑在他的身上大哭:“爹爹······你怎么了爹爹······”

我师父这时已经忙活起来,他从袖口里取出一包银针,扎了地主老财一脑袋······

“仙人,先救我儿子······我······我一把老骨头了······”地主喘息道。

“放心吧!这点小毒本真人还不放在眼里!有我这手银针,你跟你儿子都能活到一百岁!”老牛鼻子笑得很轻松。他最后一针扎在地主老财的眉心,然后双手捻动,地主老财哇地一声吐出了黑乎乎的一滩东西,气息顿时平了······

“福子啊!把这两个罪大恶极的家伙给我送到官府!”老牛鼻子扎好针,低头从包里掏药丸解毒,一边吩咐道。

“得令!”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朝跪着的两人走去。忽然,我眼角的余光里看到地主小姐不知何时到了圆桌前,拿起了那匕首,被在身后朝我师傅的后背转身!

不好,我心里咯噔一下,眼见着她动作迅速地举起了刀子刺下去,想要提醒师傅已经来不及了,我三步并作两步朝她撞了过去!

我们两人同时倒在地上,可悲的是,我压在那小姐身上,还没等我动弹一下,地主小姐便举起刀子对准了我的心脏······

“福子!”我胸口一痛,地震般的痛传遍全身,听到师傅惊叫一声!

“素云!!!”地主老财不可思议地大叫一声,“你······”

“爹爹······”素云冷笑道,“你根本不是我的爹爹!他才是!可是他是一个没有用的管家,是个奴才!当年你强暴了我的娘,害得他自尽!而我这个奴才爹爹竟然还是那么认命地伺候你们!他根本不是男人,他就是一条狗!一条只会摇尾乞怜的狗!是啊,你们是待我不薄,可我毕竟是外人,你们还要把我嫁到一个那么远的地方,跟一个只有几亩薄田的农夫共度余生······我不甘心!你们根本就当我也是奴才,我不甘心!杀了你们一个······一个······一个·······哈哈,一切都了结了,我帮我娘讨回公道,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我自己的命运由我自己安排······哈哈哈哈哈······只可惜功亏一篑,那个奴才老爹竟然连毒都不敢下!窝囊!我只好亲自奉茶给你们,送你们去地狱······让你们一家团聚!······可恶你这该死的牛鼻子,我现在要了你徒弟的命,也打算是教训你多管闲事吧哈哈哈哈哈,有人陪我死,我可够本了啊哈哈哈哈哈······”

“福子······福子······师傅不会让你死的!师傅会救你的······不要怕啊福子······”在一片混乱中,我朦朦胧胧地陷入巨大的黑暗,耳边师傅的声音越来越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