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五天 倒数第五天,3: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五天,3:00之前。 老板向后堂跑去,他没有看四周,他不敢看四周,虽然最后一次看着镜面般的玻璃里,大厅已经没有那些可怕的人了,但是他也不敢看周围,自己曾经熟悉的环境,如今已经变得深不可测,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了。 当拐过最后一个弯的时候,老板顺着走廊看到了那个包间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3:00之前。


老板向后堂跑去,他没有看四周,他不敢看四周,虽然最后一次看着镜面般的玻璃里,大厅已经没有那些可怕的人了,但是他也不敢看周围,自己曾经熟悉的环境,如今已经变得深不可测,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了。

当拐过最后一个弯的时候,老板顺着走廊看到了那个包间门口站着一个人,背对着走廊,仿佛是穿着警服,老板长出了一口气,他认为那一定是刘庆。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老板喊着。

。。。。。。

那人听到叫声后转身过来了,老板兴奋的向前跑去,他认为终于见到救星了。

可是,当那个人面对着老板的时候,他再也没有向前跑去的勇气了。那个站在门口的人,没有瞳孔没有嘴唇,长相看不清楚,但是在老板的眼里,轮廓就是刘庆的样子。那个人冲着老板笑了笑,向他的方向走来了。

。。。。。。


政委在向前走,他要仔细的端详一下那幅油画。刘庆倚着门框,一半身体在门里,一半身体在门外。

忽然,刘庆听到有人再喊警察,急忙转身去看,他看到好像是酒楼的老板跑来了,急忙迎上去了。

可是当老板走近了的时候,刘庆才发现,一直低着头奔跑的老板,没有瞳孔没有嘴唇的样子,刘庆不由分说下意识的就掏出了枪。

他对准了酒楼老板。

。。。。。。


政委感觉到刘庆离开了门口,也急忙放弃了油画,跟着一起出来了,同样,他也看到了无瞳无唇的老板想刘庆这边走来,也看到了刘庆举起了枪。

“站住,别动!”刘庆大声呼喊。

而老板果然站住了,低着头,一动不动。

。。。。。。


老板站在原地,失去了挪动脚步的力量,他看到了眼前无瞳无唇的警察渐渐的放慢了速度,最终站在距离自己不到五六米的地方。

这一瞬间,走廊里的一切都凝固了。

不一会儿,从那个包间里又走出了一个警察,老板硬撑着自己想那个方向看去。他看到了,这也是一个没有瞳孔没有嘴唇的警察,老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受到的惊吓是前所未有的,而且他还辨认出来,后出来的这个警察很像刚才包间里的油画里的人。

第二个警察向前走了几步,和第一个警察并排站在原地,

“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老板的声音几乎是完全颤抖着的,也是哭啼啼的语气。

对方没有回答。

而后,从包间里又出来一个人,老板几乎要完全崩溃了,他瘫软在了地上,靠在墙上,想包间门口的方向看去。

此时,老板眼前一亮,因为他看到了最后一个出来的这个人,是一个正常的人,有瞳孔,有嘴唇,鲜活的一个人,而且是刚才和警察在一起的那个小伙子。

舒梁。

没错。

。。。。。。


老板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政委走上前和刘庆并排站在一起,示意刘庆谨慎用枪,他想起了蔡临家楼道里的无瞳怪人,是死于刘庆的子弹,即使她们当时已经是无瞳怪人了,但是许多证据证明,是刘庆的子弹致命的。

政委眼中的老板,也是没有瞳孔,没有嘴唇的。

。。。。。。

舒梁也走出了包间,他不想一个人单独呆在这个包间里。

当舒梁走出来的时候,他看到刘庆举着枪,政委和他平拍站着,而他们前面不远的地方,是酒楼的老板,他呆若木鸡的样子非常恐怖,而后,老板瘫软在了地上。

舒梁向前走着,问刘庆:

“为什么拿枪对着他?”

刘庆没有看舒梁,他的目光一直聚集在酒楼老板身上。

“你没看到吗?”刘庆反问舒梁。

“看到什么?酒楼的老板吗?”

“他是酒楼老板吗?你再好好看看!”刘庆的语气中带有埋怨的口吻。

“他的确是酒楼老板啊?你怎么了?”舒梁也十分疑惑的看着舒梁。

政委看了一眼舒梁,说道:

“他没有瞳孔,没有嘴唇啊!”

舒梁瞪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的老板,那是一张苍白的面孔,由于受到惊吓变得几乎没有什么血色了,虽然瘫软在地上,靠着墙,可是仍然能看得出他浑身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抓着地毯和墙根儿的接缝处,手指头都扣进了地毯里了似的。可是,那双大眼睛瞪得十分的硕大,闪亮的瞳孔在眼眶里紧紧的盯着这一边,嘴唇也在颤抖着,张着嘴,十分辛苦的样子。

“他有瞳孔,他有嘴唇啊!”舒梁说的很肯定。

。。。。。。


老板靠在墙上,已经放弃了对于生命的希望了,现在的他还不如尽快的结束自己,免得受到什么惊吓,肾上腺素在拼命的分泌着液体,汗水流遍了全身上下。他看到最后出来的那个小伙子在和眼前这两个没有瞳孔没有嘴唇的警察在说着什么,但是听不到他们具体说的是什么。

“小伙子,你是谁?”老板对舒梁说着,声音依旧是颤抖着的。

舒梁听到了老板的声音。

“你不认识我了吗,我们刚才和警察一起来的啊!”

“可是,可是,可是他们俩是谁?”

“他们?他是和我一起来的啊。这一位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啊。”

“可是,可是,可是他们。。。。。。。”

舒梁指着政委说:“他就是刚才在包间里留下的客人啊。”

“可是,可是,可是,他们的眼睛哪去了?”

这句话问得舒梁一下子打了一圈的冷颤,舒梁扭头看着政委和刘庆,斗大的汗珠在他们的脸颊上滑落,可是他们俩就好像听不到自己和老板之间的儿对话似的。他们的眼睛都在自己的眼眶里呢,没有什么变化啊。

舒梁一下子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政委、刘庆,还有酒楼的老板,他们之间眼中的对方都已经变成了无瞳怪人,不论因为什么,他们三个人都不敢有什么动作,可是自己为什么看着谁都是正常的人呢?难道是自己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吗?

。。。。。。

“他们是好人啊!你别害怕啊!”

“不可能,他们是怪物!他们是鬼啊!”

“不是的,你别害怕!”

“那个人就是油画上的人!”老板指向了政委。

舒梁回头看了一眼政委,说道:“什么油画上的人?”

“包间里的油画,那个人就是画上的人,他从画里出来了!他是鬼!”

“不会的,他是刑警队的政委,他不是鬼!油画里没有人啊!”

“我没有看错,他就是画里的人。”

舒梁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和老板解释了。

“小伙子,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啊!他们是鬼啊!”

“我们是好人啊!不是鬼啊!您先站起来,有什么事慢慢说啊。”

“我不想活了啊,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哈哈哈哈哈!”老板疯了似的叫骂着,大笑着,声音传遍了整个走廊,甚至走廊外的大厅。

。。。。。。

“老板,你别害怕。”舒梁继续安慰着老板。

“我不知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老板试图坐起来,或者他要站起来。

“你别害怕,我过去扶你起来。”

说罢,舒梁就要向前走,突然,刘庆从舒梁身后抓住了他的肩膀。

。。。。。。


刘庆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舒梁在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就没有了声音,只是默默的看着酒楼的老板。为什么舒梁会看不到无瞳怪人。

忽然,老板要站起来,刘庆急忙用枪指着老板喊道:

“你别动!”

刘庆看到舒梁要向前走,急忙从后面抓住了舒梁的肩膀。

“舒梁!你要干什么!”刘庆的叫声几乎已经歇斯底里了,他认为舒梁疯了!

这种情况下,老板靠在墙上已经慢慢的要站起来了,刘庆已经对准了老板的额头,右手的食指已经扣动了扳机。

“嘭!”

一声枪响。

。。。。。。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