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上海市委的两个领导互相看了一眼:“好吧,那么我们马上安排转移。”

姓孙的领导跑到外面,通知那些工人准备转移。刘部长问于效飞:“你们有可以用的隐蔽地点吗?我来给你们安排一下吧?”

“不用,我们已经有合适的地方了。在工厂区,那边的环境非常好,工人同志们非常热情。”

“太好了。”

“你们的电台安全吗?我们需要跟家里进行联系。”

刘部长说:“没问题,我们的电台现在很安全,你们有什么问题,尽可以交给我。我们跟家里的联络很畅通。”

于效飞沉思了一下说:“我需要向家里询问,保密局当时布置潜伏的人员安排,那些人现在的职务,具体位置,以及和他们有关的人的情况,你们这边要是有也请尽量告诉我。另外,如果你们这边对保密局的资料不够,把你们掌握的保密局上海站的情况尽量告诉我。比如说你们发现了军统在上海布置了那些人潜伏下来了,当时是什么人安排他们潜伏的。”

刘部长想了一下:“好,我回去马上把材料总结起来交给你。”

因为现在军统破坏非常严重,以前的联络方法全都不能用了,于效飞又和刘部长制订了一套联系方法。他们刚说到这儿,姓孙的领导跑进来,对他们说:“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先撤,其他的人马上也会撤离。”

于效飞也向刘部长告辞,带着方俊宇回到自己的新住处去了。

于效飞和方俊宇刚一进门,就看见陈达文在院子里边快步地来回地走。这个新的地点,也是于效飞找的,同样是在工厂区,不过比原来的那个隐蔽点往外了一些,房子也没有那个阔气。但是过去的房屋都比较大,也有几间屋子,可以供几个人住,而且有一个小院子,他们的汽车就在院子里边停着。

陈达文一看于效飞他们回来了,连忙上来问:“找到组织了?”

于效飞点点头,马上问道:“你怎么了,遇到事情了?”

“哎呀,你说的不错,真的有人到咱们原来的那个房子去了,是一伙便衣特务,幸好咱们早就撤离了。如果不是他们找了一些驻厂的国民党兵去帮忙,被区指挥部的人知道了,咱们还不知道敌人已经摸进来了呢!真是太危险了!”

于效飞来到屋子里,对他们说:“这件事情说明,在区指挥部里边确实有敌人的眼线,以后和他们联系要严格遵守保密原则,只和那个负责的同志联系,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其次,现在还不是解放了,大家不要过于乐观,开始麻痹大意。即使是到了解放后,也要当心敌人在一定的环境内占据优势,组织一些武装特务对咱们进行偷袭,搞暗杀活动。咱们就是要对付这样一些潜伏特务,要是咱们几个是干这个的,还吃了这样的亏,那咱们就未免太蠢了,是吧?”

陈达文连连点头。

于效飞又问:“我让你告诉那个区里领导的,那些单独联系的方法什么的都和他约定好了?”

“全都告诉他了。原来他是一个从事工运多年的老同志,是去年才派到这个区的,他对这些有经验。”

于效飞很满意:“我已经把和他们的联系通报给市委的同志了,咱们去找的两个市委的同志正好一个是搞工人运动的,一个是搞对敌工作的,这次还省了好大的事。他们很快会从他们的渠道把咱们的事情通报给你找的同志,这样他们也会对咱们放心了。刘部长已经把咱们的要求用电台发给家里了,明天中午就会有回音,今天大家都休息一下,明天下午就有活干了。”

重新找到了组织,又能开展工作了,这让大家都很高兴,陈达文提议大家喝两杯庆贺一下。于效飞笑了,他和这种直爽的人合作过多次,这种人,想什么就说什么,做事干脆利落,一高兴起来,连周围的人都会受到感染,和他们在一起,一点也不会产生失败情绪。

于效飞说:“好,不过不要上饭馆了,把酒菜买回来吃吧!开车去,把东西捎回来就行。”

方俊宇和陈达文一起开车出去,没一会,已经把庆功宴买回来了。

于效飞他们渡过了一个轻松而兴奋的晚上,在准备好了第二天的工作之后,他们安然睡去了。

就在他们熟睡的时候,在城市的另一个角落,一个地下党的密台报务员,正在发出最后一组密码,也就是为于效飞他们发出的向小开请示的密码。

而在漆黑的弄堂外面,传来了极轻的汽车滑行声,那是汽车已经完全熄火后的继续滑行,开车的人这样做,是尽量减少汽车行驶发出的声音,以免惊动弄堂里边的人。几辆汽车甚至没有开灯,就在黑暗中朝弄堂驶来。

汽车停下了,接着传来压低了嗓音的说话声,听上去有好多人。

一个声音问道:“是这儿吗?”

“没错,就是这儿。这个地方肯定是他们说过的。”

“你来听听,有信号吗?”

“刚才还有的,现在没有了。”

“可是方位可以肯定吗?”

“应当就是这儿。”

“好,全体进去,把守住弄堂两边,一定要抓活的!”

只见一群身穿深色大衣或者风衣的大汉,一个个手持手枪,其中有人背着像步话机那样的仪器,耳朵上套着耳机,一行人悄无声息地步入了弄堂。

密台报务员摘下了耳机,站了起来,长长的地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已经坐得发酸的身体,就要解放了,但是工作量却一点没有减少,有些工作反而更加急迫了,必须马上发出去。他连续工作了几天了。这时,耳机里边传来了“滴滴答答”的声音,小开那边开始回答了。

熟练的报务员一眼可以看出密码的含意:紧急,敌情有变,通知于,马上……

房门突然被人用力敲响了:“开门!上海电监科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