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5/


第七回

清理门户

“舅父大人无忧,我母尚好,此有书信一封,乃我母手书,请过目!”刘备看见卢植如此激动,迅速拿出书信,让这位内疚的哥哥好宽心宽心。

卢植颤抖的接过书信,一目十行,读完后,眼中饱含泪水,仰着头念念有词:“太好了,太好了……”

突然,卢植眼中精光一闪:“玄德,吾将毕生所学定传于你,千万不要我失望啊!”刘备也诚恳的说道:“还望舅父提携!”

在刘备的推荐下,吕布理所当然的成为卢植的学生。是夜,刘、吕二人彻夜未眠,天蒙蒙亮的时候,被一阵吵杂声惊醒。

“那老头出来,把你的女儿交出来……”、“打公子的两个人就在大公子府内,千万别放跑了他们!”、“打公子者,格杀勿论!”……

刘备二人急忙穿衣出房,只见公孙瓒脸色像泼了猪血一般,杀气腾腾,手攥的“咯咯”响,极力的克制自己。“真想和这个畜生拼了,不看在老父面子上的话!”公孙瓒恶狠狠的吼道。

卢植和刘币父女面无表情的站在公孙瓒后面,刘备仔细观察卢植,竟发现他嘴角有一丝微笑。

“轰”的一声,公孙瓒府紧闭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一群家将模样的人手持利刃包围了整个院子,一脸伤痕而又趾高气扬的公孙琨在两个人的搀扶下,晃悠悠的说:“公孙瓒,你勾结外人,企图出卖我公孙家。我奉父名,今天就来清理门户!来人哪,给我杀!”公孙琨根本不给公孙瓒辩解余地,直接命令手下人向公孙瓒等人痛下杀手。

吕布一看有架打,眼睛都小了一倍,心想:我刚拜了师,今天就打架,这种日子真他妈的爽!他大叫一声:“你们别傻站着了,一起上吧!”顺手从旁边的兵器架上摷起一把长枪,旋风般的向扑上来的人群刮了过去!

公孙瓒可能是忍了太久了,见到这种情景,把自己的狼牙槊一抖直接向公孙琨杀去。刘备护着卢植等三人,边走边退,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先避避。一个院子能有多大,杀来杀去也没有找到安全的地方,刘备有些着急了:这如何是好!

这时候,卢植推开刘备:“玄德,你去杀敌吧,这种货色尚不足以靠近我!”只见卢植手中寒芒一张,嚎叫着扑过来的两个人便仆倒在地,卢植武功也不弱!

刘备一看,知道舅父武功了得,便舞起雌雄对剑,朝人多的地方冲去!吕布杀红了眼,手中的长枪不知道从多少人的身体内拔出,也不知道又搠进了多少人的身体,只见他的周围像是有一道铁壁,碰到铁壁的人非死即伤!

公孙瓒终是武艺不敌刘、吕二人,打杀一阵后,渐现颓势。狼牙槊也越来越重,不像刚开始那样呼呼挂风。刘、吕二人也被数十人围着,一时半会也不能支援公孙瓒。一声惨叫,公孙瓒的后背被滑了一刀,围攻他的家丁们像是狼群见了肉一样,疯狂的向公孙瓒进攻。就在这个危机时刻,一声娇喝:“公孙瓒,我来助你!”

刘孜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双刀,刀光把她裹在中间,整个人像雪团一样向公孙瓒靠拢!公孙瓒一看心上人杀了过来,心中豪气顿生,大喝一声:“公孙琨,我今天也要清理门户!”狼牙槊又重新飞舞起来!

公孙琨看得呆了,心说:娘的,我几百人杀不过你们这几个人吗!于是大叫一声:“快快把他们都杀了,我重重有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剩下的人嗷嗷叫的把六人围在中间,恨不能剁成一团肉酱!突然,又是一声娇喝:“大哥,我来助你!”

一个杏黄色的身形从房顶跳下,加入战团。刘备心说:这是谁的妹妹,难道公孙瓒还有妹妹吗?

这个杏黄色身形闪、展、腾、挪,一把单剑如游龙出水,猛虎入林,锐不可当。不大一会儿,就和刘备在敌群中相会。刘备也没仔细看这个女孩,凭着余光,心里一惊:这女孩不错,很漂亮!刘备一剑挡开一把砍向女孩的刀,另一把剑瞬间抹过了那个人的脖子,嘴里还不忘说了句:“小心!”

谁知那女孩不领情,嘟囔道:“谁让你帮我的,看不起我,哼!”说时迟那时快,单剑变双剑,眨眼间要了两个人的命。刘备和这个女孩两个人、四把剑,竟在人群中挑起了双人舞,引起的不是惊呼,而是一阵阵惨叫!

阵中7人,刘备和杏黄女孩一组、公孙瓒和刘孜一组、吕布和卢植一组,将刘币围在中间,一时间和公孙琨众人势均力敌,不分胜负。终究是人多力量大,公孙琨在付出了近200人的代价后,终于将刘备等人的武器击落,家丁们正等着公孙琨的命令,好将这群人乱刃分尸!

公孙琨狞笑着,本来不成样的脸再次变得扭曲:“公孙瓒,你想和我斗,哈哈……今天,就是你的忌日!”突然,他手一指那个杏黄色女孩:“妹妹,我的亲妹妹,没想到你胳膊肘子向外拐,你竟然不帮我除掉公孙瓒,还帮他杀我的人!你无义,也就休怪我无情,今天我也要你付出代价!”

那个女孩,一脸不在乎的样子:“你个恶霸,我没有你这样的哥哥,要杀就杀,别那么多废话!”可能出于本能,身体还是微微的躲在刘备身后!

“来人,将这群狗男女给我乱刃分尸……”公孙琨发出命令。家丁们慢慢地靠向刘备七人。刘备长叹一声:“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大丈夫死则死矣,当马革裹尸,怎想死在一无耻之徒手里,可悲可叹!”卢植微微一笑:“玄德,好文采!这种小辈怎可伤我,小人得志便忘形,哈哈!”

卢植一笑,惊呆了所有人。公孙琨咬牙切齿的说道:“死到临头还嘴硬。给我杀……”

忽然,马蹄阵阵,刀枪撞击铠甲之声不绝于耳,“父亲,我搬兵来迟,还望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