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苏核战将爆发前毛主席的一着险棋


1969年8月27日,北京,中南海。

游泳池清澈的水波里,一个宽厚的身躯静止地仰浮在水面上。良久,粗壮的胳膊才高高扬起,缓缓地滑动了一下,周遭的水波兴奋地跳跃撞击一番后,渐次悄悄地归于沉寂。在水面上仰浮,是毛主席最喜欢的游泳姿势之一,也是他思索问题的最佳方式。此刻,仰浮在水面上眼睑紧闭的主席声息全无,似乎静静地睡下了。但事实上,他的脑海里正在涌动着惊涛骇浪,这位伟大的舵手在思索着如何将载着八亿人的航船避开急流险礁,驶向一个安全的港湾。

就在这一年三月,在我国北部边疆珍珠岛地区,中苏两国的边防部队发生了武装冲突,并各有数十人伤亡。此后,双方在边境地区都积极备战,增派军队驻防。一万多里的边防线上,处处都仿佛布满火药干柴,只消一粒火星子,就会爆发一场大战。近来,根据各种情报分析,苏联拟对我国打一场外科手术式的核战争--即动用小型核弹,对我导弹和原子弹发射基地进行摧毁性打击,以使我失去核还击的能力。另据可靠情报,苏联国防部副部长崔可夫已向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进行了通报,有就是说,其动手的时间表已经敲定。


毛主席心里思索着,几个原子弹并不可怕,就是对苏联我威胁最大的、装备数千辆坦克的装甲部队,如今亦不足惧。以前我们反坦克武器不过关,但自从我军大兴打坦克之风之后,这一点已经有了极大改善。中苏边境上,苏联部署有55个步兵师、12个战役火箭师、10个坦克师、4个空军军团,总计约120万人,正虎视耽耽地欲挥戈跃马,向我杀来。然区区百万之兵,实不为惧,我有五百万大军与其抗衡,即使其万两坦克突破我第一、第二道防线......但在纵深的预定战场上,他们就会陷入我重重包围之中,面临灭顶之灾。到那时,他们将食无粮,居无所,车无油,炮无弹,日子可不好过哟!八亿人民八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苏军的千里补给线,将被我处处掐断,其先头冲击部队会在我铜墙铁壁前碰个头破血流,而他们的大肚子运输机也将被我实战机群打得尸骨无存。北京不保,莫斯科也将无存。哼!若无400万军队,莫打我的主意哟,可苏军的总兵力也不过320万。而且其战略重点在欧洲,大批精锐部队都驻扎在欧洲,若只顾和我交战而丢了欧洲,他们的命根子就没了......


想到这里,毛主席挥舞了一下手臂,随着躯体的漂挪,思绪一下字子转到了另一个点上--核战争!勃列日涅夫真得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启动核战争的按钮?毛主席陷入了更深层的思索中。他记得十多年前,第二次访苏时,自己和赫鲁晓夫展开过一场关于核战争的讨论。针对赫鲁晓夫惊恐世界核战争的爆发,诺亚方舟将彻底沉没的惧美情绪,他发表了一篇震惊世界的演说:"原子弹没有什么了不起,我看它也是纸老虎--决定战争的根本因素是人,而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原子弹也是要人去掌握的......打核战争,肯定要死不少人,即便那样,我们还是能最后赢得战争......"毛主席说完,赫鲁晓夫吃惊地把张着嘴,凸起的眼珠几乎要从眼眶中蹦出来--他没有听懂毛主席的话,在多年之后,他写回忆录引用这段话时,仍认定毛主席是"疯子"和"战争狂人"。波兰的哥穆尔卡也没有听明白,抱怨道:"你们中国人多,死一些人算不了什么,可我们波兰呢?我们只有五千万人口,叫我们怎么个死法?"但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却听懂了,他叹息着对白宫办公厅主任珀森斯说:"原子弹的最大威力是在发射架上,而不是飞出去之后,毛主席是一个极难对付的人物,恐吓、威胁对他没有用。"

但毛主席在说"原子弹是纸老虎"后,并未看轻原子弹,而是调集精兵强将去占领两弹的制高点。1964年,中国便有了原子弹和运载导弹,1967年又有了氢弹。至此时,中国已成功进行了七次核试验,没有人可以再挥舞着原子弹对中国进行恫吓了。所以现在要考虑的不是准备死多少人,而是如何最大限度减少不必要的牺牲。而近几日,毛主席又重读起《二十四史》,《明史·朱升传》里的一段话给了他很大启发。


元末,天下大乱,群雄逐鹿,朱元璋所部义军兵多将广,经过屡次征战,南讨北伐,羽翼渐丰,便急于称王。但其帐下谋士朱升认为,现在天下大势未定,四面有敌,若早早称王,必成为众矢之的,不如暂时拥戴已称宋帝的韩林地,修好各方,集中打击最大的障碍陈友谅部。这就是"高筑墙,广征粮,缓称王"之策。朱元璋采纳此策,随后,灭陈友谅,沉小明王于瓜号江中,障碍尽除,遂于公元1368年即皇帝位,建立明朝。


毛主席想完这些,得到了许多启示:为减少伤亡,人楼密集的大城市,要迅速挖掘修建防空工事,万一核弹来袭,人们可躲到地下。时下美国又急于撤出越南,可以送他们一颗定心丸,表明中国无意在亚洲谋求霸权,也无意填补美军撤退后的空白,以避免两面受敌。对于苏方的战争叫嚣,也不能只单纯地组织防御,可否把即将实施的地下核试验和高爆核试验再提前一段时间,触一触勃列日涅夫的神经,看他还有没有胆量去按那个核按钮......

"主席,总理来了,正在客厅等您。"一位工作人员打断了毛主席神游太虚的思绪,他手扶攀梯上了岸,擦干身子,批上浴袍走进客厅。"恩来,坐下说话。"毛主席点燃一支烟,气定神闲道。"主席,四位老帅(即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的紧急报告,你看过了吗?"由于过度的操劳和过重的焦虑,周恩来的声音急促而暗哑。"哦,看过了,不就是要打核大战嘛,好啊!让他们打嘛,原子弹很厉害,但鄙人不怕。"毛主席淡然一笑,接着道,"勃列日涅夫怕不怕?尼克松怕不怕?我不晓得,我想摸摸他们的底哩!"毛主席虽然语声朗朗、谈笑自若,周恩来却是忧心忡忡,既为毛主席的安全担忧,也为即将到来的国庆大游行忧虑。

"恩来,你读过明史没有?我看朱升是个很有贡献的人,他为明太祖成就帝业立了头功。对了,他有个九字国策定江山,叫‘高筑墙,广征粮,缓称王',我也有九个字能不能对付核大战呀?听好,这九个字是‘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机敏而睿智的周恩来略一思忖,眼睛陡然一亮。毛主席又笑道:"有没有剽窃之嫌啊?"周恩来兴奋道:"不称霸,好!这下美国可以放心了。"毛主席摇摇头说:"只放心不够,人家是头一号,哪能袖手旁观哩!我想扯他们下河,趟趟这一遭混水哩!"周恩来激动道:"真把美国拖进来,这场戏就有热闹看了。"

"孙子曰:故上兵伐谋,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毛主席又点燃了一支香烟,沉吟着道:"勃列日涅夫是个软耳朵根子,我怕他管不住他那个国防部长哩!"周恩来始终记挂着自己的使命,趁此亮出了底牌:"主席,四位老帅都认为今年的国庆节苏军偷袭的可能性很大,我看,今年的集会怎么个搞法,是不是再研究一下?""哦。不搞集会,我看不太好吧!这不是告诉人家,我们有点怕?集会还是要搞的,我啊要上天an门,我倒想开开眼,看看这个原子弹的威力究竟有多么大?"

毛主席的脾气,周总理是知道的,说不过黄河就不过黄河,天王老子也说不转。总理的浓眉紧紧地锁在了一起。几十万人聚集在广场上,一定那出现情况,怎样疏散,怎样隐蔽?天an门城楼上的毛主席和其他领导人,怎样才能安全地进入地下通道?总理反复思量警报后的五分钟。据有关军事部门测算,苏联在离我边境的就个导弹发射点发射导弹后,最近的飞到北京只需六七分钟。如果扣除发布警报的预警时间,留给的时间恐怕只有三四分钟。总理就这样冥思苦想着万全之策。

毛主席瞟了一眼周恩来,笑了笑说:"如果不放心,咱们可不可以先放两颗原子弹吓唬吓唬他们呀?让他们也紧张两天,等明白过来,咱们的节也过完了。"周恩来心头略松,会意说道:"放完后,咱们来它个秘而不宣。""对嘛!这就叫兵不厌诈嘛!""主席,你看安排在什么时间比较好?""我看不能早,也不能晚,28日和29日两天就可以。这事还要和荣臻、爱萍商量一下......"

公元1969年9月28日、29日,美国地震监测站、苏联地震监测中心以及两国的卫星,几乎同时收到了能量巨大的震动信号。两国立即做出了判断,中国成功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与一次高爆核试验。这是有史以来中国进行的第8次、第9次核试验。世界上许多国家,尤其是美国和苏联,都在焦急地等待着中国公布核试验的消息与相关资料。然而,与前七次核试验后举国连续热烈庆祝的情况迥异,一连数日,中国的新闻媒介都悄无声息,对此保持沉默,对这两次核试验连一条简短通讯都没有发,好象此事根本就没有发生一样。外电对此议论纷纷,猜测颇多,其中美联社播发的一条评论具有广泛的认同性。该文指出:"中国最近进行的两次核试验,不是为了谋求某项具体的成果,而是临战前的一种检测手段。"


这实际上就等于警告勃列日涅夫,如果你敢按下核按钮,中国立刻就会给予还击。中国现在的核力量虽然还不很强大,但也十分可怕!果然,勃列日涅夫的手在核按钮前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悄悄地挪开了。

10月1日,国庆节。毛主席等dang和国家领导人登上天an门城楼,检阅了游行队伍。当晚,毛主席、周恩来等人来到天an门广场,在人民群众中间席地而坐,兴致勃勃地观看了节目的礼花和五彩缤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