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在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九日下午,倪邱终于做出了战斗部署。他决定,带领他所属独立团的尖刀营,全营四百四十五人,在夜间对阳明堡发起攻击。

细心的倪邱仔细地布置好了战斗中的接敌、展开、炸掉敌机和毁掉飞机过程中阻击机场卫兵以及如何快速撤退的线路和敌人可能增援的线路和时间、方位都做了很好地安排。十月十九日,正是农历的九月十五。按道理正是皓月当空。于是,倪邱算计到,这天日本兵的警惕会很大限度地下降。他们相信月亮会暴露出一切进犯机场者的身形来。

在晚上九点过一刻。月亮就按时地升起在天空中了。很多八路军战士看见这轮皎洁的月亮,早已经没有了一个月前吃中秋月饼的喜悦,二十一种满腹的幽怨。他们怨恨月色为什么这样明亮。而日本兵却对这样的月色非常满意,他们对着月亮开始哼起家乡的小夜曲来。在他们的歌中中,长野的樱花、名古屋的桔梗汤、北海道的生鱼片都充满在他们的回忆里。

但是,倪邱却一动不动,他早就算计好了,就在南山潜伏好的一片小小的乌云,会在十点半的时候准时遮挡住天上那轮皎洁的月亮。而又会在一个小时后让那月亮重新露出她的玉色的美貌。让她洁白光艳的容霞照耀八路军战士撤退的道路。

十点了!南山的那片乌云开始悄悄地把月光变得暗淡了。这是及其平常的事情。谁也没有去注意。而在那些藏在草窠里的八路军战士,耳朵边终于响起了团长下达的可以进攻的命令。命令还要求全体八路军战士不能发出一点声息,要做到衔枚不发的作战态势。

我们的战士,都装备好一支短枪、一把匕首、五枚手榴弹和三瓶燃烧瓶以及全连装备五挺轻机关枪。团长倪邱和他的战士一样的装备。他有上乘的武功,他的十个手指在一天的休息后可以连续三次发射气剑,可以轻松地杀死三十个日军。当然,他不能这样做,因为动用气剑将会使得他不能指挥接下来的战斗。他最好的选选择还是用武器与日军作战。而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动用他的看家的本事的。

按照倪邱的部署,尖刀营的一连从白水村攻击前进,消灭白水村的卫兵和阻击日军可能从白水村最快速的增援。而二连就被安排在班政铺和下班政一带,负责清除该地区游动的日军岗哨以及阻击可能的日军增援。而营部和九连,这是全团最好的一个连,就跟随团长倪邱直接夺取机场,扫除机场的全部的卫兵和炸毁机场里的全部的飞机。

倪邱百密一疏,就是忘记了派人去解决飞机场日军飞行员的问题。他甚至没有一点想法去查明飞行员的数量和住处。当然,他的运气好,飞行员就住在下班政的,而他的一道命令,要二连干净彻底地消灭下班政的全部的日军就很好地填补了这个空缺。但是,还是有几个飞行员冒死突出了二连的重围,来到了正在不断 爆炸的机场里,他们拉开飞机的起落架下的阻挡物,轻捷地攀爬上机舱,开动发动机,就要起飞。

五架这样的飞机已经发动了。而附近的五个战士也察觉日军飞机的一场动作。他们五个有四个人成功地追上了飞机。在二战的那会子,飞机的初速度上是很缓慢的,刚开始的速度人的急速飞跑是可以追得上的。四个战士追上了飞机,他们攀上飞机的翅膀,而那些飞行员都是有经验的军人,他们在陆地上也敢于做抖动机翼的战术动作。我们的战士差点被掀下来。这个时候,四个战士把心一横,空出一只手,在腰间摸出燃烧瓶,对着没有拉起飞行罩的机舱,一下子用最准确的投弹,把燃烧瓶给扔了进去。四个战士跳下了飞机。而飞机也起飞了,可是不久便机舱里一片熊熊大火,飞机统统失去控制,栽下云霄。

2.

只有一架飞机,他摆脱了一个战士的追击,很快就把速度提高到可以飞起来的速度。他的飞机勉强地飞了起来。而在这个时候,倪邱正好在这架飞机的机腹下面,说时迟、那时快。倪邱运足全身的功力,双手一举,十道气剑激射而出,只听见轰的一声,那飞机的机身断成了三截,飞行员血肉模糊地从机舱里跌落下来。而三截飞机也像一堆垃圾一样落在机场的边缘,照例燃烧起一堆大火。而倪邱在运功过度后,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他的职务立刻被政委接替了。

部队很快地安全地退出了战斗。而鬼子增援的大队只能对着倪邱他们的足迹发呆,看着还在燃烧的飞机和一地的有一般日军和他们最优秀的飞行员的尸体发傻。这样严密的守卫和这样隐秘的潜伏,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被发现,这些日本人只有郁闷和失意。其实,在以后,他们尽管得意的时候很多,而失意的时候也会更加地增多,直到八年后的日本投降,全体日本人就会失意上百年。

全面的抗日战争虽然才开始不久,但是在中国,已经是出现了三条道路的斗争了。一条是以当时中央政府的坚决的以军事斗争为主的军事抗战,而一条是以当时中央政府里的少数派为首的主张中国不是日本对手的放弃抵抗拍,而还有一派就是在陕北的共产党提出的全民的全面的抗战。中国在武力、国力是不如日本,我们就用积小成大、集腋成裘的法子,在依托正面抗日的基础上,发展敌后抗日,做到两条战线打击敌人,使侵华日军顾头不顾尾。

中国人民是一个汪洋大海,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是可以淹没一切来犯之敌的。于是,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共产党就有了利用当年长征前在南方遗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但是已经有了长足发展的南方游击队为基础,建立一支新的抗日人民武装的想法。而这想法得到了一个深得中央政府元首喜爱的黄埔军校第一期高材生叶将军的积极参与并策划。这支军队就很快成立了。政府以为这支军队会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于是给这支军队有足足七个师的编制。而八路军也才给了三个师的编制而已。只是八路军的共产党善于打破建制封锁,才有事实上八路军的几十万大军的局面。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这支新成立的军队,按照过去是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长的叶将军的要求,被冠以了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的番号,简称新四军。而这个军虽然有七个师的编制,但是南方的环境不如北方,新四军的实际力量和人数是远远不如八路军的。而主要的差距还在干部队伍上,在红据长征走后,在南方留下飞人手中,优秀的干部为数及其稀缺。而且,这个军的军长和政委在很多问题还存在严重的分歧,这些都使得这个军在抗日中的地位大大逊色于山西、陕西等北方地区的八路军。

倪邱在经过三天三夜的休息整治后,他恢复了精力。他问道:“那架敌机飞跑没有了。”在得到了他满意的答复后,这个汉子的嘴角流露出幸福的微笑。他为自己的武功可以打下敌人的已经起飞的飞机感到万分的高兴和自豪。在不久后,他的师长林师长和旅长薄一波以及过去的师长刘师长都过来看望了他。薄一波是他的直接上级,给倪邱说了很多话。这个年轻人,比倪邱还小几岁。但是他的文化和理论根基不是倪邱可以比拟的。林师长不大说话,只是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刘师长,他是倪邱的老乡,关系不同,说话就随便得多:

“小老弟啊,你立大功了,徒手也可以打下飞机,你真是太厉害了。当然,那飞机要是再飞上一点高度,我们看你也是……”

“我是侥幸,师长请坐。”

“江南成立了我们的队伍,现在叫新四军。他们那里艰苦啊,缺乏干部,你过去给他们干一个位置如何,还是当团长,你看……”

“坚决服从党的指挥和命令。坚决完成上级给予的任何任务。”

几天后,倪邱带着几个战士,穿上便衣就启程了。他们要到安徽的南部去寻找新四军的总部。

3.

倪邱去寻找新四军并且在那里担任了第四师的一个团长。这个团也就一千多人,而一个旅的人马还没有过去倪邱的一个团的人多,准装备就更不能相提并论了。八路军已经是很艰苦的了,谁知道新四军的情况更糟糕。因为这个军的编制虽然拿到了,但是他们的意图也很快暴露,他们是共产党的军队,失望的中央政府马上撤销了许诺的全部的装备和军费以及中低级的军官。这些都不提,我们再看上海的会战,再看赵铁生在上海的抗争。

在上海的会战,双方投入的兵力是越来越多。在中国,日军一共投入了十二个师团,大量的军舰、战机、战车、坦克都被投入到战场。而在中国方面,先后有八十余个师被投入到战斗的序列。但是,中国军队的武力几乎和日军不在一个层次。我们的三个师还不及日军一个师团装备的一半儿。在会战中,中国军队随时都处在高度的危险的状态。但是,这些将士视死如归,他们大义凛然,如同屈原国殇里忠贞不屈的楚军将士一样,他们虽然一个师一个师的全军覆没,也没有谁在后撤逃跑。

整个淞沪会战就是一台巨大的人肉绞肉机,投入的一个师,一万多几万人马可能在几个小时就消失得干干净净,人马损失是空前的惨烈。而在赵铁生,他没有办法挽回整个战局的败亡,但是他有自己的法子,他要尽可能地猎杀日军的中高级的军官和他们的家属,打击他们的军心和士气。

在会战的边缘地带,那些已经放松了警惕的日军军官喝得酩酊大醉,他们身边搂住一个或是日本来的姑娘,或是在高丽或是台湾征召来的女子,他们要在战争的戎马之间,体会来之不易的片刻的心情的放纵和肉体的愉悦。在日本,他们向来就没有把女性看成完整的人,女人在日本终生是受保护的弱者。而女人除开做母亲这样神圣的天职外,给男人服务,提供各种服务,包括性服务也是日本男人认为是天经地义的正经事情。他们需要女人在心灵、肉体疲劳的时候给他们安慰和服务。他们把这样的军需品叫慰安妇。

在开始的时候,赵铁生以为那些女人是战争的牺牲品,她们是美丽的和无辜的。但是,当他的枪声响过,一个上尉应声倒下后,那个在角落里被日军上尉脱掉全身衣裙肆意抚摸的女子突然变得坚毅起来。她很是缓慢地穿上自己的衣服,把那个日军上尉的尸体背在自己的背上。这个女子的神色是这样的虔诚,她好像不是在背一具尸体,二十在背一座神像。这使得赵铁生回忆起自己在河口湖的时候遇见那个日本的少女,她也是很虔诚地为自己奉献上自己的第一次,也是那样地把自己当成是一个神仙。

赵铁生感觉到一种力量了,感觉到一种一样地激动和震撼。他觉得,日本是一个很优秀的国家,而日本的人民也是很优秀的人民。只是上帝不公,把他们安置在狭小的三个岛屿。但是,那是上帝的权柄,你们也不能因为上帝虐待了你们,你们就来打我们中国的主意啊。你们不喜欢呆在那个小小的海岛上,我们也不会因此给你让地方、腾空儿给你们啊。我们也有四五亿人口呢。我们的地盘也不是很大的啊。就是很大,鹤颈虽长、断之亦悲。中国的土地不会给你们日本人的,中国的人民也不会任意杀虐和奴役的。优秀的坏蛋也是坏蛋,优秀的侵略者也是侵略者的。我们要坚决地给任何的侵略者以坚决地打击。

在那个女子走出一段时间后,赵铁生毫不犹豫地射出了一粒子弹,殷红的血液染红了中国上海的一小片土地。

“会战的战场上,我们流的血是这个是一百万倍。“赵铁生心想。他一点没有歉疚,很生硬地撕掉那个女子的乳头,他把乳头收集在一个瓶子里,现在已经收集了十五幅军阶章和十个乳头了。最低的军阶章都是少尉,而最高的居然是一个新晋升的大佐。

而在白天,赵铁生又是坚决的支持圣战的来自日本甲府的日侨,一个富商,他巧妙地周旋在日军中层的军官中。这天,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位于上海原日租界的娱乐厅的大门。这个人是谁呢?

4.

这个人是赵铁生在山梨县认识的那个叫大平正夫。这个大平正夫毕业于花旗国的西点军校的指挥系。现在,他已经是破格晋升为大佐军阶了。

看见佐佐木正雄,这个大平大佐先是一个六十度的鞠躬,然后伸出他的手来。日本人不时兴握手,而花旗国人则时兴拥抱。在花旗国呆了很多年的大平也没有习惯那里的拥抱,而是折中地采取了握手的礼仪。中国人也不流行握手,而是喜欢抱拳的。在一愣后,赵铁生的手握上了大平的手。大平的手满是伤疤,硬得跟一块坚铁相似。赵铁生也曾是国军的少将,他握过不少国军中高层军官的手,他们的手很多如同妇人一般,是绵如丝的那种。

赵铁生的心中又升腾起一种很敬佩的神情来。这神情很配合当时的环境和他的身份。其实,赵铁生的内心是真实地佩服日军的军官和日本人,但是,他们的优秀和中国的根本利益发生抵触的时候,赵铁生就会坚决地站在国家和民族的立场,要给予这些他认为很优秀的人以坚决地打击。大义和小义,在赵铁生那里是早就分得很明白的。

赵铁生尽管知道国军在上海遭遇到败仗了。但是,他不知道具体的态势。而现在,他可以询问这个刚才前线下来的部队长大平大佐了。大平也不隐讳,说了很多战局相关的非保密的事情。赵铁生询问的是淞沪会战的全局,于是这个大佐告诉他的也是关于战局的全局。

淞沪会战从1937年8月13日开始,到9月下旬至10月初,日军第101、第9、第13师等增援部队陆续在上海登陆,加入上海派遣军之作战。至此,日军总兵力达20万人。尽管日军在武器装备上占有很大优势,但至11月初仍未能获得决定性胜利,却付出了重大代价。日本统帅部急于在上海方面取得预期战果,决心采取新的措施。11月5日拂晓,日军利用大雾、大潮在杭州湾的全公亭、金山咀登陆,对淞沪实施迂回包围。中国右翼军部分沿海守备部队已抽调支援市区作战,猝不及防,阵地相继失守,战局急转直下。日军第10集团军于11月6日占领金山,已经与上海派遣军达成合围。

日军已经对上海的中国军队形成铁壁合围,这点是明眼人都看得见的军事态势,不是机密。但是,久在一隅的赵铁生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只是感觉到战局的危机,但是不知道中国军队的全军覆没已经在眼前了。他感觉到无比的忧郁。眼角都皱成一团了。而在大平看来,这个佐佐木正在忧虑日军的伤亡和物资的损耗。他说到:

“佐佐木先生不要担心,我们的人马牺牲不多。我们对支那的伤亡是一比十三。我们是大大地占便宜了。花旗军对墨西哥的战例也没有这样高的作战伤亡比的。不过,为天皇尽忠的将士也着实是值得慰念的。“说完,这个大佐的神情黯然下去。而赵铁生的脸色却一直是阴沉的,却也和环境和大佐的心情刚好可以配合。赵铁生的脸色铁青,他下决心要多多地猎杀日军和日本人。你们人本来就少,我杀你一个是一个,这是最高的最本质的爱国。赵铁生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