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战争胜利万岁 -----转帖

牛虻四号 收藏 25 1369
导读: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兵民是胜利之本”,“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这些语录广为流传,造成了一个普遍错觉,亦即人民战争是伟大领袖开创的,其实大谬不然,它是中国悠久的传统。 如所周知,中国乃是世界上内战最多的国家,而大多数内战都是所谓“农民起义”。“起义军”多是无业游民裹挟良民化作的土匪,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抢劫,荼毒百姓。民间士绅没法指望极度无能的官军保卫,便只有筹资募集乡勇,筑寨自保(也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说的“土围子”),躲在那乱世桃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兵民是胜利之本”,“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这些语录广为流传,造成了一个普遍错觉,亦即人民战争是伟大领袖开创的,其实大谬不然,它是中国悠久的传统。


如所周知,中国乃是世界上内战最多的国家,而大多数内战都是所谓“农民起义”。“起义军”多是无业游民裹挟良民化作的土匪,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抢劫,荼毒百姓。民间士绅没法指望极度无能的官军保卫,便只有筹资募集乡勇,筑寨自保(也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说的“土围子”),躲在那乱世桃源里,享受宏观乱世里的微观太平。


这种民间自我保护在冷兵器时代非常有效,常常胜过官军保护,以致民谚说:“小乱住城,大乱住乡。”那意思是说,若遇到的只是一般性的暴乱,则居住在官军保护下的城里就够了。如果天下大乱,则城池迟早要被声势浩大的土匪们攻破,真正安全的地方是乡下土围子。看过《水浒》的人应该记得,实行民间自我保护的祝家庄、曾头市比官军保卫的青州、沧州等城市要难攻打多了,让水泊梁山上的土匪吃足苦头,匪首晁盖甚至在曾头市中箭殒命,为该匪帮造反史上最惨重的损失。


因此,一部中国古代史,在很大程度上是一部人民战争史,也就是人民打人民的历史。良民在乱世无法指望官府提供保护,只好自己组织起来抵抗暴民的侵害。在很多情况下,交战双方都是自发组织的民间武装力量,宛如文革期间两大派搏斗一般。在朝廷极度虚弱,无法“除暴安良”时,民军(亦即官方史学所称“地主武装”)甚至可以变成与“义军”交战的主力,元末就是这样。当时国家完全处于失控状况,官军几乎不存在,与红巾军作战的基本是民军。


这传统一直延续到民国年间,我英勇的工农红军铁流转战两万五千里,对陕甘宁的许多土围子却奈何不得。1936年8月间,中共准备发动宁夏战役,打通与苏联的交通线。中共中央在给苏联的电报中就曾承认了这一点:


“这一地带的特殊地形条件是为黄河沙漠草地所束缚着的一个狭长地带,而且其中满布着为红军目前技术条件所不能克服的许多坚固的城池堡垒及围寨,……军事部署大致可定为:(甲)以一方面军约一万五千人攻宁夏,十二月开始渡河,现占领一部分主要的城寨,多数城寨待接取飞机大炮后再夺取之:(乙)以四方面军十二月从兰州以南渡河,首先占领青海之若干地区作为根据地,待明年春暖逐步向甘凉肃三州前进,于夏季达到肃州附近,沿途坚城置之不攻,待从外蒙新疆到来之技术兵种配合攻取之。”(《洛甫、恩来、博古、泽东关于红军行动方针给王明同志电》,1936年8月21日,《毛泽东年谱》(上)573页)


这是说,在陕北与外蒙之间“满布着为红军目前技术条件所不能克服的许多坚固的城池堡垒及围寨”,所谓“围寨”就是祝家庄、曾头市那样由民军守卫的土围子。电报反复指出,红军没有本事打下它们来,只能“待接取飞机大炮后再夺取之” 甚至还需要苏联派来 “技术兵种配合攻取之”。


土围子给伟大领袖留下了深刻印象,直到晚年他似乎都不曾忘记,以致张春桥在1975年发表的《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中还写道:


“毛主席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这篇讲话中说道,一九三六年,党中央所在地保安附近,有一个土围子,里面住着一小股反革命武装,就是死不投降,直到红军打进去才解决了问题。”


正因为此,当朝廷因极度虚弱无法保护良民时,便常常号召百姓自己保护自己,这就是曾文正公办团练剿灭发匪,以及蒋公中正办民团根除赤祸害的由来。


这种怪事也只会在中国出现。天下再没比中国统治者轻松的活儿了,权力毫无约束却毫无责任,平时对百姓为所欲为,敲骨吸髓无所不为,等到有难时却把保护人民的最起码的政府责任干脆推到百姓头上去。


根据同一思维定式,遇到外患时,朝廷当然要习惯性地把责任推给老百姓,让他们去为自己顶刀挡灾,由此形成了环球仅此一家、别无分店的中式民族主义的人民战争的伟大战略——不是国家保护人民,却反过来要求人民保护国家。政府不愿从事根本国政改革,富国强兵,加强国防,保境安民,又无道德勇气顶住“爱国清议”的毁灭性压力,顾全大局忍辱负重,更没本事折冲樽俎,通过谈判化解冲突,尽量减少国家利益损失,却为沽名钓誉轻举妄动,甚至擅启外衅,等到鬼子受不了前来“教训”之际,却把灾难无耻地转嫁到万能的人民头上去,大呼:上啊,给我顶住!鬼子没什么了不起!不是腿不能打弯,就是睡在睡袋里全身瘫痪!人民,只有人民,才是为朕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


这就是蒋延黼先生早就观察到的现象:


“顽固分子以为可以靠民众。利用民众或‘民心’或‘民气’去对外,是林则徐、徐广缙、叶名琛一直到西太后、载漪、刚毅、徐桐传统的法宝。凡是主张剿夷的,莫不觉得四万万同胞是有胜无败的。”(蒋延黼:《中国近代史》)


他没有指出的是,这种战略,竟然在后世被吹成了什么光辉思想,天才发明。中国人的耻荣观,咋就愣是与众不同?中国百姓怎么就会这么蠢?被人卖了也没关系,只要骗子们拍着肩膀赞曰:壮哉吾民!伟哉黎庶!斧头劈开新世界,镰刀斩断旧乾坤,了不起啊了不起!便乐呵呵地跑前跑后,屁颠颠地忙着帮人家数钱!


令我一生难忘的影视镜头有两个,一是70年代初放映的一部新闻片,名曰《苏修在黑龙江、乌苏里江上的挑衅》。乌苏里江还是黑龙江中,有个中国人世代居住的黑瞎子岛,苏修认为是他们的,派坦克装甲车上岛巡逻。对此武装到牙齿的侵略军,我党的应对高招是发给每个青壮年一根大木棒,待人家的坦克装甲车开上岛来便一拥而上,以木棒猛击钢甲。那龟孙子兵法的用意再明显不过:我这边全是手无寸铁的平民(civilians),你是武装到牙齿的正规军,只等你被平民的主动挑衅激怒,开枪杀人,立即就是轰动全球的战争罪行。


我当下看了只觉寒气一阵阵地从心底透上来。不料以后我又在电视上见到类似的画面。由此可见,无论是哪个时代,无论是政治上的哪极,无论是国家元首,大吏巨绅,还是民间领袖,全都无师自通地精通这龟孙子兵法,并不需要伟大领袖去专门发明出来。


如蒋延黼先生指出,两次鸦片战争以及庚子拳乱,都是这种无耻的人民战争史。但他没有详细介绍林则徐的“民本主义”思想,也忘了指出道光皇帝也同样是人民战争之父。老芦无学,还未查出人民战争之祖乃至曾祖高祖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早在战国末年,荀子便认识到人民是统治者可以利用的雄厚的政治资源,曾生动地将人民比为为统治者拉车的马,载舟之水。人民战争的思路,不过是把平时为自己拉“御女如意车”的马改为战马,把载隋炀帝的龙舟的水改为淹没外敌的祸水罢了。


(附带作点题外说明:以上典出《唐宋传奇集•隋炀帝海山记》,其中说,当时有个发明家为隋炀帝发明了“如意车”,用来御处女时,处女“纤毫不能动”,乖乖听任摆布。隋炀帝大乐,重赏了那位发明家。此事也被编入明人白话小说,评点者夹批道:“‘纤毫不能动’,有何乐趣?”令我喷饭。


过去刻卖旧小说之前,先找个文学评论家来评点,然后再刻版,把夹批和正文一道刻进去,倒很像今日之中文论坛。记得《红楼梦》上平儿摔开贾琏的手,夺门而出,站在门外和贾琏讲话。贾琏急得弯着腰骂道:小蹄子,一定要浪上人的火来,你又跑开了!我开头看的是没有评点的铅印本,多次看到这段都没觉得什么。后来见到某评点版本,夹评竟然点破贾琏为何要弯腰,这才恍然大悟,觉得不但曹雪芹刻画真实,那评点者看书也特别细心,而且专门注意这种细节。)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