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88/

星空剪出山坡上一条茕然独立的身影,部队在夜色中渐行渐远,戴安澜默然伫立。

谁又知道,这竟是永别。

“啥!?你说啥!?”段剑锋双手揪住传令兵的衣领,传令兵脚尖离了地。段剑锋从二十四日下午进的棠吉城区,打到第二天深夜还没回去,一连的弟兄现在基本都和他在一块。

“师长命令停止攻击,各部队赶到指定地点集中后撤出棠吉……”传令兵声音有点抖,段剑锋脸上层层叠叠的血痂,眼白白得瘮人。

“师长说的!?”

“师长亲口说的。”

段剑锋一松手,传令兵一溜烟跑了。

“这仗不是打得很好吗?为什么向后撤?”周简很困惑。

“三个排互相掩护,梯次撤出城区——!”段剑锋咬肌紧绷。

一连边打边撤,路上救几个散兵耽搁了时间,赶到团指的时候,已是人去屋空,一堆没烧干净的纸灰冒着余烟。

“妈了个比!等也不等我们就溜了?”田永贵瞪着眼骂。

“这些指挥官平日里张牙舞爪的,跑起来比谁都快……”队伍里有弟兄抱怨。

“都闭嘴!”段剑锋蹲下仔细看路面,新鲜碾出的车辙蜿蜒往北,如果跑快点,还能追上大部队。

“用不上的东西都扔了,全连打紧绑腿向北急行军!”

“连长,”大刀走上前说,“岳昆仑和哨牙还没有归队。”

“这两个王八蛋干啥去了?”段剑锋一班人头天在大楼里打完后,直接从大楼后门追了出去,然后是一天一夜的持续战斗。段剑锋早忘了这茬。

“你给他俩下的命令。”

“啥命令?”

“没有你的命令,死也要钉在那个塔楼上。”大刀定定地看着段剑锋。

“妈的……我这张破嘴!”段剑锋响亮地抽自己一个嘴巴子。那样的命令只是出于惯性,他并没有不让岳昆仑俩人撤退的意思。

“全连跟我冲回城里救人!”段剑锋抓过挺机枪一把扯开枪机。

“连长,城里的部队都撤空了,为他们俩就让弟兄们都去送死?”田永贵急了。

“是呀,没准人都死了……”有士兵跟着嘀咕。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一连没有抛弃兄弟的规矩!”段剑锋一抬手,一梭子弹射向夜空,“以后还想站着撒尿的,就跟老子冲回去!”段剑锋带头往城里飞跑,一连的弟兄都跟上了。

段剑锋跑在队伍前头一路冲杀,快到钟塔跟前段剑锋猛然停住。钟塔周边鬼子的尸首狼藉,钟塔在黛青色的夜空下投下黑影,塔顶已经炸没了。

“兄弟,你可不能死……”段剑锋自言自语。

几十米的铁梯,对段剑锋却像几十公里,井口越来越近,段剑锋的心里七上八下。

段剑锋慢慢从井口探出脑袋,还没待看清,后脑勺被一只手掌有力地按住,一柄冰凉的刀刃贴上了他的咽喉。

“狗日的……”段剑锋没想到自己会是这么个死法,死得窝囊。

刀刃并没有拖动,在咽喉上停一会收了回去。段剑锋在黑暗里看见一张状如鬼魅的脸。是岳昆仑!惊喜霎时涌过每一条血管,段剑锋一按井沿蹿了上去,脚下连滑几下,摔了个恶狗抢屎。后面的大刀跟着跃上,身子晃了下又站稳,楼板上弹壳密布。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段剑锋一骨碌爬起来,揉揉摔得发木的下巴。只要岳昆仑还活着,下巴摔没了他都干。

“哨牙呢?”段剑锋问。岳昆仑神情似铁,两眼直愣愣地盯着角落。段剑锋的心又沉了,角落里一团黑影靠坐。

“哨牙!”大刀手刚触上哨牙的身体,一阵冰冷传来。哨牙僵硬地倾倒,身体正面刀口密布,脸上定格着笑容。

“他……咋死的……”段剑锋问。

“炸坦克……刺刀捅死的……”岳昆仑枯硬干涩的声音像从很远处飘来。

“你俩也是,咋会在这守一天一夜,我随口一说你们就不知道变通下?”

“什么?”岳昆仑眼里有寒光闪过。

“我要一直不来,你就要在这钉到死?”

“我问你刚才说啥?”

“以后再听见我这种命令,就当我放了个响屁!”

岳昆仑赫然举枪,枪管正对段剑锋前额。边上的大刀浑身肌肉猛然绷紧,已经来不及动作。岳昆仑扣下了扳机,大刀两眼一闭。

撞针清脆一击,却没有枪药炸响。岳昆仑忘记了,他早打光了所有的子弹。

“没子弹了?”段剑锋神情平静,“用这个,我替哨牙偿命。”

驳壳枪反向递了过去,大刀死死盯住岳昆仑的手。

“你敢接,我杀了你!”字字从大刀牙缝里挤出,二十响顶上了岳昆仑的太阳穴。

岳昆仑伸手接枪。

脑侧咔嚓一响,大刀按开了枪机。

“大刀,放下枪。”段剑锋看着岳昆仑说。

岳昆仑缓缓抬手,枪管正对段剑锋眉心。

“放下枪——!”大刀面容狰狞,枪管顶偏了岳昆仑的脑袋。岳昆仑面无表情地按开枪机。

“大刀!放下枪——这是命令!”段剑锋眼珠鼓起。

大刀不动,食指扣在扳机上微微抖动。

火光闪烁三张男人的脸庞,仨人呼吸粗重,枪火一触即发。

“来世还做兄弟。”段剑锋闭上了眼睛。

岳昆仑瞳孔一缩,扳机扣下。枪口火光一舔,子弹撕裂空气。大刀的吼声里有绝望,一切都不可挽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