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失意了

国家同人一样,偶尔会郁郁不乐,这就是现在的美国;通常是世界上最自信的地方,却失意了。

十分之八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国家正在错误的方向上狂奔。不幸的布什要为此负一部分责任:他的现在支持率好比“尼克松二世”。但很多人关心的不是这个失败的总统,而是这个失控的民族。焦虑的原因之一是对美国资本主义的失望。“华盛顿共识”曾告诉世界:开放的市场和放松的管制将会自己解决问题。然而,美国房市价格却在不断下降,甚至比“大萧条”时期还要严重;汽油比20世纪70年代还要昂贵;银行倒闭;欧元正在向美元的脸蛋抛石头;信用丧失;经济衰退;通货膨胀,这些威胁着美国经济,消费者的信心是矛盾的;比利时人刚刚又买走了百威啤酒——“美国人自己的啤酒”。

不只是低迷,还造成种种不满。许多美国人觉得,他们错过了经济的蓬勃发展。2002年至2006年,99 %的人的收入仅增长了1 % 。经济“红眼病”,曾经出现在欧洲,现正正在美国流行。全球经济一体化深陷炮火之中:自由贸易在美国已是纸上谈兵;这个建立在移民基础上的国家正在建立围栏防止人员外流。

龙在肩膀上呼吸

在国外,美国已花费太多的鲜血和财富,却鲜有成果。伊拉克是勉强可以接受的一个成功;阿富汗是滑坡。美国曾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是一个自由的灯塔,然而2001年9月11日之后,世界已变成灰暗,从关塔那摩到阿布格莱布再到藐视日内瓦公约,一副制造恐慌的“单极世界”的姿态。

现在世界上似乎要多极化了。欧洲人不再恐惧美国的霸主地位。法国有人说,了解阿拉伯世界比理解新保守派要美妙。俄罗斯、海湾阿拉伯人和上升的亚洲权力公开奚落“华盛顿共识”。有美国人称:“特别是中国,还恐吓美国:在数周的奥运会金牌“围猎”中我们的“猎物”会更多。”美国人正在讨论中国的崛起和自己的相对下降;揣测中国的经济是不是会更强大,计算中国的导弹和潜艇是不是在华盛顿成为一个更受欢迎的娱乐。

亚洲的替罪羊

但美国经济焦虑往往造成自己对别国的态度改变,而非是努力寻求恢复现状的驱动,最后美国认为:美国的相对衰落是因为亚洲的崛起,尤其是中国。

《经济学家》中一篇文章认为美国和崛起的亚洲之间的经济差距,无疑是缩小了,但这种担心是错误的,它给出的理由有两个:第一,即使按照中国目前的增长速度,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还需要四分之一个世纪才能赶上美国的;中国迅速变化的经济也可能蹒跚不前;第二,如果把亚洲的崛起趋势有增无减看成是一个问题,那么这是错误的和“非美国式”的。

有的专家认为,经济增长如同贸易,不是一个零和博弈的问题。中国和印度成长的加快,反过来需要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中国和印度的迅速增长主要是因为他们汲取了美国的想法和经验。美国要把他们的成功作为一个敬意,而不是一种威胁,要学会庆祝它的成功。

不幸的是,许多美国人不愿意这样做。政客寻找替罪额羔羊,因为美国制度的原因,往往把矛头指向在实力日益增加的国家,一旦美国出现贫乏,就指责它们窃取美国的就业机会并反对他们收购美国公司。但美国的这种反应,实际上提高了本国的贸易壁垒和拒绝外国投资者进入,最后加剧了经济的苦难和自己的衰败。

美国现在正进入“恐惧”时期。但是在此之前,美国也经历过几次“恐惧”时期。20世纪50年代有苏维,20世纪70年代有越南战争和石油危机,八十年代末期日本似乎要购买美国了。然而每一次,美国都能反弹。而且每一次反弹都会引起另一位“对手”的衰败,所以我们需要警惕。现在,美国开始改革放贷、教育和卫生,在反恐上,已经基本摆脱了伊拉克战争泥潭,基地组织也被迫蜷缩到了巴基斯坦部落地区,似乎要“归隐了”;外交政策上,美国收敛了自己强硬的作风,与伊朗、朝鲜等开展和谈,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在处理与中国、印度等崛起国家关系时,既笼络又“连横”,与欧盟和日本的伙伴关系加强。

所以美国虽然处于“抑郁”期,但是鉴于美国过去“反弹”能力很强,很有可能会出现经济的再度繁荣,而日本的教训也是我们必须深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