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大明“治隆唐宋”“远迈汉唐”

《明史》大明“治隆唐宋”“远迈汉唐”

明史


赞曰:太祖以聪明神武之资,抱济世安民之志,乘时应运,豪杰景从,戡乱

摧强,十五载而成帝业。崛起布衣,奄奠海宇,西汉以后所未有也。惩元政废弛,

治尚严峻。而能礼致耆儒,考礼定乐,昭揭经义,尊崇正学,加恩胜国,澄清吏

治,修人纪,崇凤都,正后宫名义,内治肃清,禁宦竖不得干政,五府六部官职

相维,置卫屯田,兵食俱足。武定祸乱,文致太平,太祖实身兼之。至于雅尚志

节,听蔡子英北归。晚岁忧民益切,尝以一岁开支河暨塘堰数万以利农桑、备旱

潦。用此子孙承业二百余年,士重名义,闾阎充实。至今苗裔蒙泽,尚如东楼、

白马,世承先祀,有以哉。


赞曰:“文皇少长习兵,据幽燕形胜之地,乘建文孱弱,长驱内向,奄有四

海。即位以后,躬行节俭,水旱朝告夕振,无有壅蔽。知人善任,表里洞达,雄

武之略,同符高祖。六师屡出,漠北尘清。至其季年,威德遐被,四方宾服,明

命而入贡者殆三十国。幅陨之广,远迈汉、唐。成功骏烈,卓乎盛矣。


赞曰:“当靖难师起,仁宗以世子居守,全城济师。其后成祖乘舆,岁出北

征,东宫监国,朝无废事。然中遘媒孽,濒于危疑者屡矣,而终以诚敬获全。善

乎其告人曰“吾知尽子职而已,不知有谗人也”,是可为万世子臣之法矣。在位

一载。用人行政,善不胜书。使天假之年,涵濡休养,德化之盛,岂不与文、景

比隆哉。


赞曰:仁宗为太子,失爱于成谊。其危而复安,太孙盖有力焉。即位以后,

吏称其职,政得其平,纲纪修明,仓庾充羡,闾阎乐业。岁不能灾。盖明兴至是

历年六十,民气渐舒,蒸然有治平之象矣。若乃强藩猝起,旋即削平,扫荡边尘,

狡寇震慑,帝之英姿睿略,庶几克绳祖武者欤。


赞曰:景帝当倥偬之时,奉命居摄,旋王大位以系人心,事之权而得其正者

也。笃任贤能,励精政治,强寇深入而宗社乂安,再造之绩良云伟矣。而乃汲汲

易储,南内深锢,朝谒不许,恩谊恝然。终于舆疾斋宫,小人乘间窃发,事起仓

猝,不克以令名终,惜夫!


赞曰:英宗承仁、宣之业,海内富庶,朝野清晏。大臣如三杨、胡濙、张

辅,皆累朝勋旧,受遗辅政,纲纪未弛。独以王振擅权开衅,遂至乘舆播迁。乃

复辟而后,犹追念不巳,抑何其感溺之深也。前后在位二十四年,无甚稗政。至

于上恭让后谥,释建庶人之系,罢宫妃殉葬,则盛德之事可法后世者矣。


赞曰:“宪宗早正储位,中更多故,而践阼之后,上景帝尊号,恤于谦之冤,

抑黎淳而召商辂,恢恢有人君之度矣。时际休明,朝多耆彦,帝能笃于任人,谨

于天戒,蠲赋省刑,闾里日益充足,仁、宣之治于斯复见。


赞曰:明有天下,传世十六,太祖、成祖而外,可称者仁宗、宣宗、孝宗而

已。仁、宣之际,国势初张,纲纪修立,淳朴未漓。至成化以来,号为太平无事,

而晏安则易耽怠玩,富盛则渐启骄奢。孝宗独能恭俭有制,勤政爱民,兢兢于保

泰持盈之道,用使朝序清宁,民物康阜。《易》曰:“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

贞无咎。”知此道者,其惟孝宗乎!


赞曰:明自正统以来,国势浸弱。毅皇手除逆瑾,躬御边寇,奋然欲以武功

自雄。然耽乐嬉游,暱近群小,至自署官号,冠履之分荡然矣。犹幸用人之柄

躬自操持,而秉钧诸臣补苴匡救,是以朝纲紊乱,而不底于危亡。假使承孝宗之

遗泽,制节谨度,有中主之操,则国泰而名完,岂至重后人之訾议哉!


赞曰:世宗御极之初,力除一切弊政,天下翕然称治。顾迭议大礼,舆论沸

腾,幸臣假托,寻兴大狱。夫天性至情,君亲大义,追尊立庙,礼亦宜之;然升

祔太庙,而跻于武宗之上,不已过乎!若其时纷纭多故,将疲于边,贼讧于内,

而崇尚道教,享祀弗经,营建繁兴,府藏告匮,百余年富庶治平之业,因以渐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