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在南华的第对舰攻击一梯队对倭人舰队的航母进行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后,两军再次再相遇的是倭人的轰炸飞机攻击梯队和南华战斗机,倭人第2攻击梯队是180架97年式舰上轰炸机和48架96年式轰炸机带上24架护航的旧零式战斗机组成的攻击编队,在非常不情愿的情况下却有无法避免地和南华3个保卫航母舰队的战斗机航空大队的遭遇。

这一次指挥的杉杉治木犯了巨大的错误,也许也是大多数将领在这个时候会犯下的错误。

实际上倭人第2攻击梯队已经下定决心以肉弹攻击南华的航母编队,所以他们尽力避开了南华的拦截舰队,也没有阻止南华的拦截舰队救援落水的军舰官兵和落水的航空兵的行动,杉杉治木的海上作战理论虽然没有南华指挥官全面,但作为一个坚定的航母派海军军官却也知道这个时候要攻击的就是南华的航母。

但问题是早已决心不返航而拥有充足油料攻击南华舰队的倭人下意识地认为自身油料不多,所以避开南华先遣舰队的时候绕的弯并不够大,因此倭人的第2攻击梯队被南华几艘獠牙级战列舰上的雷达几乎一丝不挂地扫描着看了个精光,倭人的战术情报资料当中南华的战列舰雷达探测距离在海上被定格为60海里,但那是对水面舰艇的探测距离,实际上南华的舰载雷达对倭人飞机的探测并没有那么远。

从雷达技术的角度来说,为了使得雷达的探测距离更远,南华的舰载对舰雷达波长比较大,所以发现倭人军舰比发现体积更小的飞机容易很多,也就是说倭人认为的60海里的远距离雷达探测实际上只是南华能够在60海里外发现军舰的距离,而且对海雷达和对空雷达有很多不同。当然由于雷达波的波长比较大拥有更强的衍射能力,所以在不容易被阻挡的同时却更容易受到干扰,导致探测不准确等问题。

对空雷达由于探测目标比较小,为了让雷达对只有10米左右长宽的飞机有效探测,雷达的波长不能太大,也就是说需要更大的频率,而且对空雷达含盖的范围是整个水面之上的半球面,而对海雷达只是一个圆环,因此对空雷达需要的功率就会大很多。

所以尽管在晴空中对空雷达遇到的阻碍会更少,但是在南华对空雷达效能的主要问题出在输出功率上,这个几乎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的时候时候南华的对空雷达的探测距离实际上在50海里以内。

也就是说倭人只需要绕开60海里半径,走一个圆弧南华的雷达就比较难捕捉他们了,但是这个时候各个奋勇赴死的倭人大脑基本已经当机了,他们只是一群红着眼睛没有思考能力的禽兽了,近乎神经质地盯着下方碧蓝而深邃的海面,甚至一只喷出水柱的抹香鲸都能引起他们歇斯底里的兴奋,在对讲机里疯狂地呼喊着为自己打气埋没心中对死亡的恐惧。

其实倭人这个错误也犯得也并不冤枉,就算是倭人的舰队指挥层对雷达这种新鲜事物的认识也远远只是表面,完全不清楚雷达原理的他们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认真去想怎么样才能躲避对方的雷达,仅仅是依靠国内一些专业人员给出的死板数据来执行作战行动。

有与句话不是说得好吗?

知识就是力量!


于是倭人的轰炸机梯队仅仅是希望看到南华的拦截舰队后绕行试图避开南华的水面防空火力,却让从雷达里对倭人情况一目了然的龚少卿清晰地从对讲机里告诉南华的飞行员倭人飞机的航向、层次分布和速度。而龚少卿是一个硬派的海军指挥官可不是传声筒,南华拦截舰队的对空雷达发现倭人攻击机梯队之后,龚少卿在拦截舰队能保障救援需要小型舰船的情况下,派遣了一定数量的破空驱逐舰以接近40海里的速度奔向了拦截舰队西南面倭人想到绕行通过的航线上。

这样一来虎入羊群的140来架Z-1战斗机将倭人的第2轰炸机攻击梯队杀散之后倭人的航空部队出现了混乱,除了那两个中队的护航战斗机晕头转向地在漫天的混乱中寻找着南华的战斗机试图攻击外其他的倭人轰炸机部队队型完全被打乱,单机找不到自己的中队长,中队长只能在对讲机里得到航空大队长的指挥消息却看不到领航机,又随着不断有航空军官被击落,倭人的飞机只是照着既定航线拼命地想要摆脱南华飞机的攻击,他们逐渐失去了组织和指挥。

都说屋漏偏逢连也雨,就在这种混乱中倭人的轰炸机梯队又碰上了水面拦截火力,将航母定为目标的倭人机群,象北大西洋沿岸河流中每逆水而上产卵任由灰熊捕杀的大马哈鱼一样,硬闯过了水面上破空驱逐舰的密集阵和后羿级巡洋舰远远打来的127MM高炮火力。

当倭人的第2梯队离开南华拦截舰队的防空火力的时候,他们只有不到160架轰炸机在被追逐着,朝着半个小时前从指挥舰得到的的南华舰队位置各自为战地向南华的太平洋联合舰队飞去。

尽管倭人的指挥舰此时拼命地和想要倭人的第2攻击梯队取得联系,以便将飞艇的最新侦察结果告诉他们修正攻击方向,但是已经基本失去指挥的混乱编队想要在南华战斗机的追击下再次组成阵形步调一致的攻击梯队,然后扑向南华的舰队那可是难上加难了,更何况这种协调的努力在不到10分钟之后就立刻停止了,因为南华的第批攻击梯队已经扑到了倭人联合舰队的上空展开攻击了,自顾不暇的军舰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工夫去为200多海里外的飞机指引目标了。

就这样倭人的飞行员不得不在南华的战斗机追击下各自为战,他们零零散散地寻找并攻击南华的太平洋联合舰队,尽管他们当中的大部分都找到了南华的太平洋联合舰队航母战斗群的位置,在数量上也还相当可观,但是三三两两的旧式轰炸机在一群只有沸腾的兽血的菜鸟飞行员的操作下实在是对南华密集的舰队防空网无法构成有效威胁。

只是倭人的飞行员早就报定了为他们的天皇尽忠的决心,除非被打得凌空解体否则必定连人带飞机撞向南华的军舰。

在这种疯狂的近半个小时的攻击中,由于倭人是先扑到舰队的东南方向再重新尾追南华的太平洋联合舰队,所以速度比较慢的两艘由旧英国巡洋舰改装的航母首当其冲地受到攻击,其中一艘被两枚鱼雷击中舰尾的推进体统,损坏了两太蒸汽轮机损失了一半的动力,航速迅速下降。

另外一艘也是舰尾遭到倭人航弹的攻击,又受到倭人两架飞机的自杀性撞击,其中一架撞在了舰桥后侧的飞行甲板上造成损伤不大,另外一架则被带着航弹的倭人飞机撞塌了升降机后航弹在掉落机库后爆炸引发大火,尽管大火被迅速扑灭但还是烧断了蒸汽轮机的蒸汽传送管道,导致动力受损。

之后为了保护航速变慢的两艘中型航母,高翔特地调派了4艘后羿大型防空巡洋舰在其周围保护,并将大量的小型舰队派到两艘航母周围。

倭人接踵而来的其他轰炸机都以这两艘受伤的航母为目标拼命地攻击,结果由于缺乏统一的指挥的战术,飞行员素质也不够高,在进行了多次自杀性袭击后仅仅数次击中这两艘航母,却都是无关痛痒的飞行甲板。

当然战场总是充斥着意外,在派遣了不在少数的防空部队保护受伤航母之后,曾经有十几架的倭人飞机是从舰队前方攻击而来的,在尽管南华舰队凶猛的对空火力干掉了一半以上的倭人飞机,但最后还是被三艘倭人97年式飞机投下了鱼雷,而攻击的目标就是原南华第2攻击舰队航母孙膑号,结果其中两枚被规避另外一枚被一艘驱逐舰拦下。

只不过祸不单行,另外3架倭人轰炸机展开了集体自杀攻击,两架轰炸机撞在了前甲板,另外一架试图撞击舰桥的倭人轰炸机在舰桥上不足50米的地方孙膑号右舷的后羿巡洋舰火力凌空打成几块后大部分掉到了海里,几快带着浓烟和火焰的铁皮和木块掉在舰桥上也几乎没有伤害。

最终倭人的第2攻击梯队仅仅是造成了两艘中型航母重创,1艘孙武级航母轻伤的战果。

话分两头,倭人的攻击基本没有取得成果,而南华的攻击梯队也没有取得预想中的战果。

杉杉治木忽略了攻击机群的指挥和战术运用,但是他并非什么都没有做,他首先命令两艘受伤的鹰级航母一面灭火一面向东不带任何护航舰船地撤退。另一方面他率领旗舰大正号和3艘鬼丸级战列舰以及5艘巡洋舰中的3艘巡洋舰向着南华联合舰队所在的东南方一副寻求炮战的姿态杀将过来,另外一方面则将两艘轻微受伤的巡洋舰和其他航母编成分队带着大量的护航舰船在跟随了联合舰队主力一段时间后转向向东北航行而去,在那支离开的舰队中有两艘大型受轻伤巡洋舰跑得最远并在甲板上点燃了大量的油料和日常生活用品,远远的看去就好象是两颗滚在地上的烟雾弹。

当南华的第2攻击梯队发现杉杉治木大正号战列舰为首的舰队的时候没有停留,纷纷向追寻着烟雾向东北方向追去,在用了大量的时间干掉了所有的航母和那两艘“装B”的巡洋舰后发现失去了最主要的目标。于是掉过头愤怒地对倭人的战列舰展开攻击,一次次的俯冲投弹之后倭人水面上剩下的战列舰已经个个带着浓烟,只有倭人的大正号战列舰在挨了30来枚航弹之后居然没有大碍。

大正号是和倭人昭和号同级的天皇级战列舰,主炮采用的是3座3联装的406毫米舰炮,另外有4座4联装155毫米舰炮,其他大小火炮数量在没有倭人数据的情况下南华方面的飞行员怎么数也没数出个大概来,整个大正号战列舰远远起看起来就好象竖起毛发愤怒的豪猪。

除了少数南华1500磅的航弹能够对主要部位装甲达到406毫米,平均装甲厚度270毫米的大正号战列舰造成有限的伤害之外,南华700磅的航弹带着俯冲的动能居然无法穿透其主要部位装甲,而南华携带1500磅航弹的JH-2轰炸机并非专门设计的俯冲轰炸机,无奈之下南华的轰炸机将剩下的弹药全部洒到了其他战舰之上,又炸沉了1艘倭人鬼丸级战列舰,和两艘天城级巡洋舰。

最后南华的第2攻击梯队不得不在倭人100多架零式战斗机回援的时候恨恨地离开了战场,到此时杉杉治木二话不多就命令舰队掉转船头追随早已向西北逃窜的两艘鹰级航母去了,而其中一艘鬼丸级战列舰由于身中8条鱼雷始终无法阻止进水被下令弃舰了,在其舰长明野望的坚持下最后殉舰。

而倭人的100多架新零式飞机的飞行员在向东北飞行追上了诱饵舰队剩下了几十艘小型舰船之后开始了大规模的跳伞,最终在这300多飞行员中还是有20多人被淹死在海水里,也不知道是羞愤自杀还是那些家伙是不会游泳的海军航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