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 旧版—楔子 旧版—第二章:乱世的抉择(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距离朝鲜军政府宣布全面封锁济州岛附近海域以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了,整整40天中200万韩国难民依靠着野菜、草根以及微不足道的空中运输挣扎在死亡线上。近海捕鱼船似乎是朝鲜军政府默许唯一可以航行于济州岛海域的水面船只,但很多人还是和他们的船一起一去不返——与其在岛上等死还不如冒险偷渡去日本或者直接返回朝鲜半岛。安在石加入的那条捕鱼船也曾发生过船员暴动,但很快就被监船的韩国士兵以武力血腥镇压了。

“在石,你愿意参加近海捕鱼船队吗?”一天晚上李知恩很晚才回来,走进安在石的帐篷便问道。“我去报过名,但他们说只招收身体强壮或有工作经验的人啊!”在这个濒临绝境的孤岛上,除了军人之外渔民无疑是生活待遇最高的一种职业了。因为有所产出所以平时的配给量便可以勉强吃饱,何况每次出海都可以得到额外的蛋白质补充,所以很多人都趋之若骛。

“我有办法,明天你就去军方的海上管理部报名就可以了。”李知恩充满自信的说道。于是第二天一早,安在石便来到了设在济州岛首府济州市的韩国流亡政府特设的济州军区总部。济州市是位于济州岛北端的港口城市,战前便是韩国重要的渔业生产基地,现在港内更是樯帆林立,几乎所有的民用捕鱼船都一艘不拉的为韩国军方所征用,统一管理。

“你就是安在石吗?”在安在石填好了韩国军方统一印制的报名表,递给报名处的文员时,对方竟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望了安在石好久,然后才开口说道。

“是啊”安在石无从否认,点了点头。

“你可真是一个好命的男人。”对方轻轻的摇了摇头,直接便把他的报名表放入已通过的那一栏中,接着说道:“舷号4751的那一艘,明天你就可以去上班了。好好干,别老想着别的事情。”听着对方含糊其词的告诫,安在石也只有不知所云的连连点头。

海上作业对于一个几乎毫无经验的在校大学生而言,是充满了艰辛的。但安在石抱定了一个信念:他要好好的活下去,为爱自己的和自己所爱的人。

李知恩还是常来看他,虽然待的时间都不长,但来的时候却决不空手,即便是岛上黑市都难觅其踪的新鲜水果和蔬菜也会不时的出现在安在石的餐桌上。但这样的生活很快便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拜访所终结。在海上忙碌了三天的安在石回到自己在难民营的“家”中,打开门时却发现一个穿着着军装的男子正坐在他的床上随手翻看着他过去的教科书。

“你就是安在石吗?”那个男子抬起头,打量一下安在石,开口问道。再次听到这句话安在石的心中不禁萌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是的!我就是安在石。还没请教您是哪位?”安在石怯生生的问道。

“哦!我是大韩民国陆军第9师的李明国少校,今晚可以请你喝一杯吗?”对方的口气似乎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尽管在东国大学时闲暇之余安在石也会去酒吧小酌几杯,但在这个衣食无着的孤岛上竟然会有人邀请自己去喝酒,这就大概是安在石做梦也想不到的了。

“给我点时间,准备一下。”下意识间嗅到了自己身上混合着鱼腥和汗渍的异味,安在石说道。“我等你。”对方重新将视线转向了手中的书,安在石则马上转身奔向难民营的公共浴室。洗浴完后,安在石换上了自己已经许久没穿的东国大学的校服——这是他本人觉得唯一穿的出门的衣服。跟着李明国乘坐着他开来的韩国陆军的“悍马”型军用吉普车,一路飞驰到位于西归浦市中心的韩国陆军军官俱乐部。

幽暗的灯光下,穿着性感的服务小姐将安在石和李明国领到了他们预定的座位上,舞台上一个歌女正在深情的演唱着伤感的昔日情歌。在点了两瓶啤酒后,李明国首先开口说道:“在石君是东国大学的学生吗?”

尽管有些觉的对方是在明知故问,但安在石依旧郑重其事的答道:“不错!战争开始前我是东国大学法政学院二年级的学生。明国君应该是著名的‘白马部队’的吧”韩国陆军第9师由于在第一次朝鲜战争的出众战绩,应而拥有“白马部队”的美誉,军徽上统一印有白马标志。

“可惜啊!韩国陆军昔日的荣光和英名全让我们埋葬在大丘的废墟中了。”李明国喝着苦涩的啤酒,忧伤的眼神中仿佛又浮现出大丘防御战中中国陆军的强大攻势。“不谈这些了。在石君和知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李明国终于将话题引入了正轨。

“上济州岛之后。学姐一直都很照顾我。”听到对方直呼知恩,安在石便大体明白他和李知恩的关系了,便如实答道。“是啊!她一直就很关心别人,惟独不关心自己的身体。”

李明国依旧喝酒,继续说道:“她现在在陆军医院工作,在这个岛上她是那种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的女孩,不过如果要她再负担一个人的话,我真的怕她会累垮。”

“我明白您的意思。那么就请告诉我该怎么做吧?”安在石不是一个蠢笨的人,他完全清楚了对方的意图。而且从始至终他对一直照顾着自己的李知恩也怀有深切的愧疚,即便李明国不出现,他也决定不再拖累她了。

“自从日本首相平山冈遇刺以来,日本国对我们的态度终于出现了转机。现在在日本九州的人吉盆地我国政府已经设立了一个‘韩国光复军’的大型训练营,主要用于培训流亡海外的韩国有志青年。我希望在石君可以参加。”

日本首相平山冈遇刺之后,社民党在众议院举行大选遭遇重挫,以日本自民党为首的右翼政党在日本众议院总计480个席位中407个,占据了绝对多数。一向主张对华强硬态度的喜多义一上台组阁。而麻生内阁上台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修正此前平山内阁对朝鲜半岛局势中立的外交政策。

喜多义一内阁不仅宣布承认美国洛杉矶的韩国流亡政府,更表示愿意向金芝和提供相关的军事援助,为韩国政府其重整军备。而在第二次朝鲜战争对韩国军队失望之极的金芝和,也打算另起炉灶。于是完全由韩国难民中的适役人员组成的“韩国光复军”出现在了日本九州的人吉盆地。

李明国从上衣口袋中取出一张报名表,接着说道:“我爱知恩,你也爱她。或许我这么做有些卑鄙,但相信你也清楚,在这个乱世中有能力保护她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为知恩好,在石君去日本吧!拜托啦!”李明国说完之后,向安在石低下了他一直高昂的头颅。

“我明白。好好照顾学姐。希望在收复国土的战斗中,希望可以和你并肩作战。”收好报名表,安在石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接着说道:“您不用送我了,我可以自己走回去,谢谢你的款待。”

走出军官俱乐部,迎着略带咸味的海风。一种莫名的悲伤竟令安在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或许他应该怨恨李明国,但又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乱世之中李明国的确比他更有能力带给李知恩安全和幸福。“为什么?为什么要有这场该死的战争?”安在石在心中无助的怒吼。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五天后安在石便成为了首批5000名赴日接受培训的“韩国光复军”的一员,穿着着整齐的迷彩军装站在济州军用机场的停机坪上,等待着眼前的美国军用C-17机群卸载完货物,然后将他们带往异国的土地。

由于得以使用日本的机场,韩国流亡政府加大了空中运输的力度,每天都会有数万吨的物资被运上济州岛,饥荒已经基本上得到了缓解。“可以了”随着地勤人员一切准备就绪的手势,队列中的军官开始督促士兵们登机。

“在石”随着一声亲切的呼唤,李知恩娇弱的身影从送别的人群中飞奔而出,扑出了安在石的怀里。“保重自己”泪流满面的的她将一串佛珠戴在了安在石的手上,而远处李明国则面无表情的站着。

“学姐,你也要保重。”松开彼此紧拥的手,安在石头也不回的奔向已经开始轰鸣的军用运输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