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二卷 越南 越南 第十六章节 局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中国-南宁,联合作战指挥部,显控屏幕泛出的琥珀色荧光映射着一张张面色凝重的脸庞。压抑得几乎让人感到窒息的沉闷充斥在这间并不是很大的作战室内。军官们聚在一起围绕着那幅巨大的三维投影地图,低声谈论着最新的战况。几名参谋人员在沙盘前,借助着模拟系统,做着兵棋推演。呛人的烟草味弥散在空气之中,更是加深了压抑的沉闷。

“法国人的进展不慢啊,这么快便越过了马江防线!”看着两名参谋在模拟沙盘上标注出最新的战况,广州军区司令员-雷石上将弹了弹烟灰,沉郁着说到。

“这是两个小时之前的动态!”一名参谋切换过三维投影地图上标显的战况示意图。

俯身在一旁查看卫星图像资料的蔡兴宇将军抬起身来“看来越南政府军这些年确实是成了鱼腩草包,所谓的‘高北师’-‘新潮团’居然连一个回合也接不下来!”

“是啊,就是这样一支草包,居然也曾叫嚣着‘不惜与中国一战,誓死保卫长沙群岛(注1)’,哼,早知道事情也就不用这样麻烦了!”雷石将军吐出一团烟圈,带着嘲讽的语气说到。

“嗬,可不是吗?当初河内可是跟磕了药似的,一个个兴奋狂野的,居然叫嚣着要不惜与我国一战,嗯,真该让农德孟和阮明哲来听听他们当初的屁话!”蔡兴宇将军笑眯眯的接过了雷石递过来的香烟,继续说到“就这样的废物之流。还真让我给高估了!”

“这样一来,所谓的马江防线也就等于是崩溃了!”蔡兴宇将军点上烟,耸了耸眉头。

雷石将军微微颔首,夹着烟蒂的手在投影地图前划出一条线“马江防线一旦崩溃,也就意味着清化方向将不战而自乱,这样一来,那个方向上的‘越人阵’将会沿着清化这边涌入马江三角洲和红河三角洲之间的区域,河内的失守,剩下的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我看河内怕是再也坐不住喽!”望着手中袅绕着淡蓝烟雾的香烟,蔡兴宇将军笑着讲到。

“哼,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儿!”雷石将军哼声说到“咱们也是不到最后是不挂弦!”顿了顿话语,雷石问道“你那边的27空突怎么样了?那场大演习可算是下足了迷魂汤!”

蔡兴宇将军笑了笑“不放烟幕弹,又怎么能够使得欧洲佬和那些南越伪军产生错误判断呢?听归仁说,之前河内还在向他抱怨呢,称咱们一点表示都没有,除了近卫集团军之外,不调一兵一卒,越南人这是怕我们到时候应付不来啊!”蔡兴宇将军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所谓‘兵者诡道也!’这要是连越南那些猴子都能够明白,那我中华泱泱五千年之兵法还读个屁啊!”雷石将军很粗鲁的骂道,手中的烟蒂被他狠狠摁灭在烟灰缸内。

“还记得那首《南国山河》吗?”蔡兴宇将军带着深意说到“南国山河南帝居, 截然定分在天书。 如何逆虏来侵犯, 汝等行看取败虚。”将军念完这首诗,笑看着一众愕然的军官们。

“李常杰,越南李朝仁宗时期的名将,官至太尉,又获封以‘兼内侍判首都押衙’、‘行殿内外都知事’、‘遥授诸镇节度’、‘同中书门下上柱国’、‘天子义弟’、‘辅国上将军开国公’,死后被追赠‘入内殿都知检校太尉平章军国重事越国公’”雷石冷然的说到“熙宁8年,此贼连破钦、廉、邕三州,屠宋朝军民十余万,此等贼寇,也堪作诗!”

“廉州就是现在的北海市-合浦县所在地,至于邕州,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南宁市!”见一些年轻的参谋不是太懂,蔡兴宇将军解释说到“邕州大屠杀是宋神宗年间的有名惨案!”

雷石将军颇有些感慨的说到“哼,苏缄-苏皇城公若是在天有灵,见现今我中国之军,定也会呼之以‘汉军威武’的。今日越南几成破国之势,只怕是李常杰那等贼子是纵然是回天乏术。想来,当日邕州城破之时,苏宣甫杀自家三十六口,而后举火自焚时,曾言‘吾义不死贼手’!哼,越南人要是有这样的份骨气,也不至于现在这样!”

事实上在‘法军特遣作战群’绕道上游,直接突破越军所谓‘马江防线’之后,防守在中下游地区的‘高北师’和‘金星师’立即发生了混乱,尤其是‘新潮团’被击溃的消息传出之后,马江北岸的越南政府军是更加的失去了作战的信心,部队一度发生了动摇。

越军总参谋部除了派遣政工人员一线督战之外,剩下的也只能是早做‘保卫河内’的准备工作了。这样的情况下,越南政府不得不向中国政府再次提出请求,请求‘中国兄弟’的帮忙。

“1956年6月15日,越南外交部副部长雍文谦在会见我国驻越领事馆临时代办李志民时,曾表示‘根据越南方面的资料,从历史上看,西沙、南沙群岛应当属于中国领土’。这句话得到了在座的越南外交部亚洲司代司长黎禄的支持,后者曾说‘从历史上看,西、南沙群岛早在宋朝时就已属中国了’”雷石将军几乎是面无表情的说到。

“1958年9月4日,我国政府发表领海宽度为12海里的声明,该声明明确规定了适用于中国一切领土,包括南海诸岛。而越南《人民日报》于9月6日详细报道了这一声明。越南总理范文同于9月14日向‘先总理周文正公’表示‘承认和赞同这一声明’”

“1974年‘越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普通学校地理教科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课中写道:‘从南沙、西沙各岛到海南岛、台湾岛……构成了保卫中国大陆的一座长城’

“1960年越南人民军总参地图处编绘的《世界地图》、1972年越南总理府测量和绘图局印制的《世界地图集》都是将南海诸岛标注为中国领土的。”

雷石将军最后说到“这些史实都是越南政府所公开声明的,尤其是‘普通学校地理教科书’和1960版《世界地图》、1972版《世界地图集》更是越南人以文字的形式承认和确认了西沙、南沙的主权是属于中国的。可是偏偏正是这些当初自我声明‘南沙、西沙主权属于中国’的猴子,居然在后来强占我南沙诸岛,并高呼着‘不惜与中国一战’,哼,反复小人!”

“所以,我们必须借这个机会一劳永逸地解决南沙问题,彻底扫清这条生命之线周围的一切魑魅魍魉,借用越南猴子的一句话‘不惜与任何国家一战’!”蔡兴宇将军恶狠狠地讲到。

自从越南内战爆发以来,作为该地区最为重要的力量,‘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 East Asian Nations(ASEAN)便一直保持着令人耐以寻味的态度。

先是总部设立在雅加达的‘东盟秘书处’不疼不痒的发表了一则不知所云的声明,要求南北越双方保持克制。

这则声明被《纽约时报》讥讽为‘毫无意义的屁话,因为作为ASEAN成员国之一的越南被人为地分裂成了南北两方,而作为地区重要组织的东盟非但不支持河内政府的统一声明,反倒是要求‘南北双方保持克制!’也算是东盟的一大‘进步’了。

紧接着作为轮值秘书长的文莱外长穆罕默德-博尔基亚亲王又公然表示:“河内当局应该和‘越人阵’组织举行会谈,进行有效的沟通,双方应该坐下来对话。对于战争问题,东盟呼吁以和平谈判的方式妥善解决,而不是依靠战争手段来粗暴而行!”

博尔基亚亲王的这番话,让之前还对ASEAN保有期望的越南政府彻底失望了。正如越南国家主席-越南国家主席在会见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的时候所说的那样,“东盟用自己的事实行动证明了他们将8400万越南人民抛弃了!”

“走吧,去机场接仁罡!”转过身的雷石将军笑着说到。

“呃,怎么郑仁罡回国了?”蔡兴宇有些纳闷“他不在长崎待得好好的吗?怎么回国了?”

雷石将军笑了笑“他昨天就已经回国了,只是在丹东短暂做了停留,会见了金正哲!”

“丹东会见金正哲?”蔡兴宇有些愕然了“这个时候会见这个独裁者干嘛?哦,对了,记得当初可是仁罡将他从水深火热之中拉出来的,这个时候我们的郑大司令员召见,肯定不会简单的就放过金正哲的。定是打扫下后院吧!”蔡兴宇将军哈哈大笑着讲到。

“是啊,打扫后院。”雷石将军边走边说到“介入越南只是时间问题,所谓后院之地,当然要清扫干净了,免得着起火来,收拾起来可是麻烦了。”雷石将军扬了扬眉头。

蔡兴宇将军呵呵的笑着点点头“老头子们这是让仁罡去敲打敲打啊,不过有双十六在,我看朝鲜半岛要有个风吹草动也是立刻遭到弹压的。这个布局不可谓不妙啊。”

“老军长的第16集团军及驻朝鲜联合指挥部,可以应付38度线以北;第16空降军以及驻韩国联合指挥部则是负责38度线以南,这一南一北,相互呼应,韩国人也好,朝鲜人也罢,真要想闹点事,也没有那么容易啊。”雷石将军点点头,讲到。

“好了,好了,此刻不谈国事,走,去机场!”蔡兴宇将军挥手示意司机准备车。


注1:长沙群岛是越南人对我国南沙的称呼,而西沙则被这些猴子称为‘黄沙群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