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四卷 狂徒何事傲三公 第二零四章 琴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奇女子?”高庸涵顿时大感兴趣,能担得起风如斗一个“奇”字的评价,当然绝非寻常,于是追问道:“倒底是什么人,还请风先生细细讲来。”

“那个奇女子乃是你们人族中人,而且还是重始宗门下,她的名字,叫做琴歌!”

“琴歌?就是当年那位险些夺取大衍国大权,最后却自刎谢罪的皇后琴歌么?”

“不错,就是她!”风如斗那时刚刚出生不久,恰好看到了下葬的过程,记忆当中,琴歌躺在一张花台之上,如同睡着了一般安详。虽然风如斗是御风族人,也不禁为琴歌的美貌所打动,当下悠悠说道:“当年她的遗体被重始宗运到九重门,就埋葬在这座山下,这座山从此总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因此被称之为香魂山。”

“原来,琴歌皇后埋在了这里,真正是想不到。可是在史书上对于那一场变故,语焉不详,至今仍有许多疑问,不知风先生知道多少,能否为我解惑?”高庸涵说的这段史实,乃是大衍国历史上一段有名的悬案,由于其中牵扯的内幕太多,所以许多资料都被后世的皇帝给销毁和篡改,到如今疑雾重重。而这一段历史,恰好又是玄明盛世前的三十余年,各方势力纠结到一起,更是扑朔迷离。

“那一段历史我也不清楚,仅仅知道,当时的重始宗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尤其是在琴歌死后,还曾依附于我们天翔阁,才勉强生存下来。”风如斗回想起往事,不禁大为感慨:“任谁也不会想到,短短三、四十年后,重始宗异军突起,席卷整个北洲大陆,与玄元宗北南呼应平定了整个天下。时过境迁,如今玄元宗已然没落,重始宗一直独大,天下却再度陷入到混乱当中。世事无常,莫过于此了。”

两人边走边聊,高庸涵对于重始宗的历史,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接着问道:“风先生,修真界都知道,重始宗的总舵便设在九重门。天翔阁与重始宗的亲近世人皆知,这重始宗的来历以及过往,还望风先生有以教我。”

重始宗崛起之后,在九重门北方群山环绕的地方,划了好大一片土地,在上面大兴土木,修建了号称天下第一大殿的重元大殿。后来,又穷数十年之力,将一座山生生掏空,雕出一座重始道尊的卧像,以至于盛世期间时常有人慕名而来。以此之故,要说对重始宗最了解的,除了本门中人以外,非御风族莫属。

风如斗笑了笑,目光变得深远:“重始宗的历史非常久远,据说最早源自——”

重始宗本是蜃沙界的一个修真小门派,无论是实力还是影响力,自然远远不及茂枫台。九界坍塌之后,重始宗中的几名长老很幸运地保住了性命,安然来到厚土界,并与厚土界原有的一个修真门派合二为一,而名称仍旧用的是重始宗。

“且慢,且慢!”高庸涵摆了摆手,插嘴问道:“据我所知,自从天机门创立以来,厚土界其他的修真门派,诸如天术宗、地势门和灵诀府之流,早都烟消云散了。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个修真门派,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个门派叫什么名字?”

“这些内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到重始宗的一位朋友偶尔提起,这才了解了个大概。”高庸涵本就是大衍国名门之后,又是天机门的弟子,对于厚土界的事情,自然知道的要比风如斗详细。但是他的这个疑问,风如斗却无法回答。

“嗯,风先生,你继续。”高庸涵将这件事暗暗记在心里,打算日后回到天机峰,再向师长求证,因为这里面总透露着一丝诡异。

重始宗实力很弱,而且行事低调隐秘,所以只有很少的人才知道,修真界中还有这么一个门派。他们真正为人所知,是因为其密谋篡夺大衍国一事,大白于天下。当时险些遭到灭门之祸,要不是琴歌以死谢罪,今日也就不会有重始宗了。

其时,正是原界帝君狐晏神秘失踪,以至于天下一片混乱。琴歌是一孤女,自幼被一大臣收养,机缘巧合之下,与大衍国皇太子叶长亭成了青梅竹马的玩伴,两人当时甚至已有了婚约。可惜,叶长亭在天机门学艺期间,他的亲生父亲,也就是后来被谥为毅宗武皇帝的叶衷渔,无意中见到琴歌,一时惊为天人,竟然强行将琴歌纳入后宫,并册封为皇后。为此,叶长亭终日与酒为伴,于修行也颇多荒废。碍于他特殊的身份,天机门一众师长,苦劝无果之后也只有听之任之了。

又过了几年,突然传来叶衷渔驾崩的噩耗,接掌皇位的竟然不是皇太子叶长亭,而是叶衷渔的亲弟弟南疆王叶衷尹。虽然满腹的疑问,叶长亭还是在天机门高手的护送下,星夜赶往浮云城奔丧。可是一路上接连遇到神秘人的劫杀,历经凶险,叶长亭总算回到了浮云巅,就在浮云城外,他遇到了再次成为叶衷尹皇后的琴歌。

一别数年,再见面时已是物是人非,其中的苦楚与辛酸可想而知。可是其时的情形之危急,已经容不得两人倾诉衷肠,因为叶衷尹已经布下必杀之局,就等叶长亭回京。无奈之下,匆匆一面又要分离,叶长亭不顾身旁陪伴多日的千灵族女祭祀月颜,一力请求琴歌和自己一道出走。琴歌默然良久,终于还是没有成行,径自返回了浮云城,叶长亭伤心绝望之下,开始了逃亡之路。

再后来,叶长亭在外联络了数名统军将领,兴兵讨伐谋逆的叶衷尹,而叶衷尹也自拉拢了一批手下,双方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征战。这一战,到后来愈演愈烈,先后有千灵族、凤羽族、蕴水族、源石族和栖绵族等相继卷了进来,修真者也纷纷出手,成为了继石魂之战后,又一次波及天下的大战。直到横水血战之后,双方均实力大损,无力再战。便是在此关头,叶衷尹忽然暴毙身亡,琴歌执掌了浮云巅的大权。琴歌上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下诏止戈,然后请叶长亭回京主持大局,绵延数年之久的战乱,终于在如此离奇的情形下结束了。

叶长亭回京之后,百废待兴,正打算大展拳脚收拾残局时,再度遇到刺杀。要不是月颜从旁守护,只怕就此毙命也说不定。而随后的彻查,却得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结果,因为所有的变故,均是出自两任皇后的琴歌之手。

原来,一切都是重始宗的设计!

重始宗的野心极大,最终想得到的居然是须弥山,可是却碍于自身实力不济,于是想出了一个釜底抽薪的妙计。先是千挑万选,选中了美人胚子的琴歌,然后想方设法使琴歌成为叶长亭的玩伴,想要在十几年后,将琴歌推上皇后的宝座。不料横空杀出来一个叶衷渔,强行拆散了这对鸳鸯,照琴歌本来的意思是想以死相抗,因为她与叶长亭的的确确是两情相悦。可是重始宗的长老却不这么认为,反而认为是这是一条捷径,反复地威逼利诱,终于迫使琴歌答应成为叶衷渔的皇后。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叶衷渔自得到琴歌后,沉溺于美色之中,将朝政完全交给了弟弟,身为南疆王的叶衷尹。叶衷尹一直都是野心勃勃,对于皇位垂涎三尺。经过一番周折,寻求到异族的支持后,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将各重要衙门的首脑全部换成自己的亲信,彻底掌握朝政,然后毒杀了叶衷渔,篡改遗诏自己登上了皇位。在这个过程中,琴歌还没来得及实施计划,就被叶衷尹捷足先登。幸亏,叶衷尹对琴歌也是爱慕已久,于是,琴歌再度成为了皇后。此时的琴歌,早已心如死灰,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再见叶长亭一面。

接下来的局势瞬息万变,琴歌一方面对叶长亭即将回京而欢喜非常,一方面又察觉到叶衷尹包藏祸心。为了能救叶长亭一命,她背着重始宗几名长老,偷偷潜出浮云城与叶长亭相见。但是见面之后,叶长亭哀怨的眼神,一言不发的态度,却令她本来还算坚强的心,在瞬间破碎,继而拒绝了昔日恋人的请求,黯然回到浮云城内。为此,她受到了几名长老严厉的斥责,因为这一来,凭空多出了叶长亭这个麻烦。

到了横水血战之时,琴歌已经在皇后的位置上坐了十余年,暗中已然培植出自己的势力。趁着叶衷尹焦头烂额、疏于防范之际,琴歌一击而中,将叶衷尹鸩杀。叶衷尹用毒杀了自己的哥哥,到头来自己也是死在毒酒之下,可见报应不爽,冥冥中自有天意。杀了叶衷尹,琴歌再次违背长老的意愿,将叶长亭请回浮云城,并将大权全部还给了叶长亭。这么一来,重始宗的几位长老大为恼怒,自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于是亲自出马刺杀叶长亭,却不料被月颜识破,功亏一篑。

真相大白,无论是大衍国还是天机门,当然不会放过重始宗,必欲除之而后快。到了此时,琴歌已了无生趣,为了不至使重始宗就此覆亡,惟有以死谢罪。而叶长亭看在琴歌的面上,苦思三天三夜之后,网开一面放过了重始宗,将重始宗门下剩余的弟子,流放到北洲大陆的极北苦寒之地的冰沐原。结果在途经九重门时,天翔阁宗主沙楚,不知为何大发慈悲,将重始宗仅存的这点实力,留在了茫茫沙海之中。而琴歌的遗体,也随之安葬在了今天的这座香魂山之下。

“我倒不觉得琴歌有多‘奇’,只是觉得她可怜。”风如斗虽然知道没那么详细,但是粗粗讲来,也讲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两人不知不觉间来带了山脚下,看着已经风化的石碑,高庸涵不由得感慨万千。“你看,她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死去也才不过四五百年,这坟头上已经是一片荒芜了。”

“唉,当时在重始宗内部,许多人都没你那种想法,反而觉得琴歌一而再,再而三地违抗命令,死不足惜,又哪里有人肯打扫她的坟头?”风如斗叹道:“如今,已经没人记得琴歌了!”

高庸涵苦笑道:“想来,琴歌只是他们手中的一个工具而已!”转而又说道:“我知道,玄元道尊就是叶长亭和千灵族祭司月颜的儿子,可是重始道尊又是怎么回事?”话中的意思是说,重始宗既然已经流落到如此田地,如何又会突然崛起,这未免太不合情理了。

“这重始道尊的来历奇怪得很,他孤身一人来到九重门,而后连败重始宗十余位高手,强行将重始宗降伏,收为己用。”

“哦?此人是何方神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